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361章:
    不可能。

    不可能。

    听着顾相思的话,秦蜜儿脑海中不停的重复着‘不可能’这三个字。

    绝对不可能的!

    她双拳紧握,目光一瞬不瞬紧盯着凌北寒,等待着他开口狠狠打顾相思的脸。

    真是蹬鼻子上脸。

    就算她仗着自己那张脸使尽手段踩着秦家勾上了七爷,但七爷是什么人物,他的眼界多高,要配也是她这个秦家大小姐才能般配。

    顾相思也只会是被他随便玩玩,玩腻了就会丢弃,不可能会在这样的场合承认她的身份。

    顾相思只是一个野种,顾家那种上不了台面的小豪门出来,在这样的场合公开勾引男人,和男人调情,如此没有教养的东西,凌大哥怎么可能会娶她!

    在这众人面前认可她的身份,随着她叫爷爷外公。

    ……

    他开口了。

    他的嗓音还是那样好听,声音有着别于和其他人说话时的疏离淡漠,带着几分温和,对秦震天开口道:“外公。”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让在场人各种心情都有。

    秦蜜儿是直接被打击的跄踉后退了一步,再也承受不住捂住脸哭着跑离现场,也管不了这是秦震天的寿宴。

    沈菱一见宝贝女儿跑开,立刻要跟上去,但碍于冷秋霜,只能把目光看向她,在她同意后,这才快步追了出去。

    冷秋霜心底情绪惊涛骇浪的翻涌,面上却未表露出来,只是挂着一脸温和的笑意看着不远处的如同一对璧人的俊男美女。

    其他来参加寿宴的众人,都是跌破了眼镜。

    都说七爷不近女色,靠近他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可今天这一幕真是颠覆了他们的认知,大开眼界。

    谁能想到,七爷竟然也有这样一面。

    今天这场寿宴,参加的太值得了。

    虽然他们都很识趣不敢出去随意传七爷的话,但能够亲眼看这一场,此生无憾啊。

    这一声外公代表的意思,在场还有谁不明白。

    七爷可不是少男少女们,他这一声外公,可就是公开场合认定了这个叫顾相思的女孩为他的七夫人。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自秦家这位孙小姐公开了七爷是她男朋友后,七爷嘴角和眼神里的笑容就没有消散过。”

    任谁都能感觉到此时的凌北寒心情有多愉悦。

    不得不说,这个开口的人,真相了。

    “对对对,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我脑补了一下从七爷出现到此刻,莫名有一种,七爷是来讨名份的。”

    不得不说,这位再次开口的人,又真相了。

    众人也是脑补了一下刚刚生的一切,现这位说的很有道理。

    一时间,看向顾相思的眼神除了佩服还是佩服了。

    能够让凌北寒这样的人物死心塌地真是了不得!

    顾相思听力好,后面众人说话她不是刻意听,但也飘进她的耳朵里。

    下意识看向身边的凌北寒。

    见他后耳根明显慢慢变红了。

    显然,他也听到了。

    听到后耳红,也就是说,是真的。

    顾相思笑的更甜了。

    忍不住用手指在他掌心挠了挠。

    秦震天看着面前站着的两人,那一声外公,他是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不应,凌北寒叫他外公,这太不给脸了。

    但应!

    都还没怎么样,就已经要叫他外公了,他可是刚把外孙女认回来。

    “嗯。”

    最后,秦震天只能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不太想继续在这个话题上。

    今天这寿宴,真是惊喜连连。

    还好有相思给的药让他心脏能撑的住,否则,这一波对他来说惊多于喜的操作,可真是承受不住。

    ……

    秦蜜儿虽然没有大哭着离开,但她刚刚也是主角之一,一离开也让目光本落在站在一起宛若璧人般的两人身上移开,气氛有几分尴尬。

    但秦震天却像是没看到秦蜜儿一脸委屈,在应了凌北寒之后,这个外界一直传言最受秦老爷子宠的秦大小姐,他问都没问一句,就像什么也没生一样。

    他这态度,在场的众人自然也当作什么也没生。

    秦傲南本是心底得意之极,自家女儿攀上了凌家七爷,可没想到,七爷变成了顾相思的男朋友,还如此当众打了他宝贝女儿的脸。

    对顾相思本就意见颇多,此时更是心底厌恶之极,但毕竟是帮着秦震天管理许久秦家,面上不见流露半分,也是同样如什么也没生过般,继续和身边的人应酬着。

    在场唯一面色从头到尾没变的人就属冷秋霜。

    她从一开始别人误会七爷和秦蜜儿的关系,她就模棱两可,现在,看着顾相思亲昵的挽着凌北寒宣誓主权也能笑着走上前,“相思这孩子,和北寒在一起还瞒着我和你外公,差点闹出了误会。”

    看着顾相思,并未因她下了她亲孙女的面子而有半分不悦或是冷淡,反而越的热络。

    也没有刻意讨好,只是言语顺着秦震天,自然的拉近与凌北寒的关系。

    一声北寒,听的顾相思眉头微不可闻的挑了挑,眼底多了一抹似笑非笑,就这样看着冷秋霜。

    冷秋霜就像没看到顾相思眼底的情绪般,这样的场合,从刚刚顾相思处理的方式就能看出来,还是有点脑子的,不会在这样的场合闹的太难看。

    这些年来,为了坐稳这个位置,她从来不是走一步看一步,而是还未走,已经向前多看好些步,就是不允许自己走错。

    这才有了今天。

    冷秋霜对着顾相思笑的一脸和蔼可亲:“相思,之前你一直忙,都没机会正式和你见到面,今天借着你外公的寿宴,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儿给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很自然的拿出一个红包递到顾相思的面前,一副完全没把之前她派人去请她,闹的不愉快的事情放在心上。

    “我本想着给你买礼物,但也不知道你的喜好,随便买怕你不中意,就索性俗气一些。”

    至始至终,言语都是挑不出错处的。

    顾相思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红包。

    在这样的场合,当众给自己红包。

    这意思已是再明显不过。

    就是要认亲。

    当初她派着身边的人来‘请’她,端的可就是秦家老夫人的架子。

    但她也明确的说过,秦家的老夫人也只有外婆一人,她根本就没把夏阁以及其他的人看在眼里,如今,这个冷秋霜可真是不简单。

    吃准了她在外公的寿宴上不可能像之前一样,不留一点情面。

    呵。

    顾相思松开挽着凌北寒的手臂,礼貌的双手接过。

    这一接,冷秋霜唇角笑容弧度更大了,一看就很高兴。

    但,下一秒。

    接过红包的顾相思又把红包反手重新递了回去,同样笑的一脸明媚:“冷老太太你太客气了,今天是外公的寿宴,理应是我这个做晚辈的给外公送礼物,怎么能无端的收冷老太太你的礼,这太不合适了。”

    顾相思是笑着说的。

    但称呼上,却是明显拉开了距离。

    冷秋霜被这样软刀子的拒绝,心底越不悦,但面上不显,并未把红包收回来,依然笑着说道:“都是一家人,相思不用这样客气。”

    顾相思话里话外的想要否认她的身份,冷秋霜便装听不懂,又把自己和秦震天的关系拉在一起,坚持要做她的长辈。

    “和外公我自然不会客气,但这红包,真的不合适。”

    顾相思又一次开口,红包还是举着,就这样笑容满面的看着冷秋霜。

    “别让相思重复第三遍。”

    凌北寒突然开了口,声音很淡,但任谁都能听得出来他语气里的不悦。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就她还要硬要当他家女人的长辈。

    被拒绝两次,还不识相。

    “北寒,这真是我做长辈的……”

    冷秋霜听到凌北寒开口,下意识的想要开口。

    “凌老是相思的外公叫我北寒,你,是谁?”

    凌北寒没有顾相思那么多顾及,知晓她不喜欢冷秋霜。

    外界总是传他很少把人看在眼里,他本就不把除他在乎的人之外其他人看在眼里。

    对冷秋霜,一点情面都没留。

    冷秋霜脸上的笑容僵住,面对凌北寒,她哪还敢倚老卖老。

    再不情愿也还是把红包给收了回来。

    强撑着把笑脸挂在脸上。

    顾相思重新挽上凌北寒的手臂,笑容更灿烂几分。

    ……

    冷秋霜眼见着他俩转身离开,站在他们身后,紧咬着牙。

    这个给脸不要脸的野种。

    心底怒气翻涌,但装了这些年,在这样的场合还是无法一朝毁掉她多年的伪装。

    站在一边的秦震天,竟然眼睁睁看着她如此明显的认亲被拒,看着凌北寒和顾相思一唱一和的对着她如此无礼竟没打算为她说一句话。

    红包握在手,紧紧的捏着。

    顾相思不稀罕,秦家太多稀罕冷秋霜的晚辈。

    见顾相思不识相,他们这些年可都是想要入冷秋霜的眼的,但碍于她身边总是有一个秦蜜儿,她们是没有机会表现的。

    眼下,如此好的机会,立刻贴心的上前。

    冷秋霜也顺着台阶下了。

    但垂下的眼睑,眼底一片冷色。

    这个顾相思,很好,真的很好。

    *******

    寿宴结束后,客人都离开了秦家,秦震天转头看着凌北寒,一脸凝重的开口道:“北寒。”

    “在这等我。”

    凌北寒已懂了秦震天的意思,他是想要和他单独谈谈。

    松开顾相思的手,大手在她顶上揉了揉,便随秦震天往楼上书房走。

    顾相思:“……”

    ……

    “相思小姐,寿宴上你没吃什么东西,七爷和老爷子吩咐我们给你准备的。”

    杜魁身后跟着佣人,佣人手上端着的都是她爱吃的。

    “谢谢杜叔。”

    顾相思看着美食,眼睛一亮,道了谢,一点也不担心的坐在餐桌上吃。

    一边吃,一边等。

    楼上的谈话并没有进行太久,很快,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她刚填饱肚子,转头看向走向他的男人。

    “回家。”

    凌北寒伸手牵起她的手。

    “外公,我们先走了。”

    顾相思对秦震天打了个招呼,与凌北寒十指相扣的一起往外走。

    上了车,车从秦家离开。

    “外公特意撇下我偷偷把你带进书房和你说了什么悄悄话?”

    顾相思一上车就趴进凌北寒怀里,寻到一个舒服的位置,跟个连体婴一样。

    “你猜?”

    凌北寒自然的搂着她,头抵着她的额头,在她唇上温柔的亲了亲。

    顾相思用鼻尖蹭了他一下,“一定是说,我家相思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女孩,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既然和她在一起了就要一辈子疼她爱她宠她,绝对不能伤害她,辜负她,否则,我就算搭上整个秦家,我也不会放过你。”

    凌北寒看着顾相思把秦震天的话大差不差的从口中说出来,满眼宠溺的看着她,忍不住又亲了亲她。

    他的女孩真是很聪明。

    “怕不怕?”

    “怕。”

    “知道怕就好,以后可要好好的宠我。”

    “嗯。”

    凌北寒配合着顾相思。

    逗的顾相思笑弯了眉眼,忍不住捧住他的脸,亲了又亲。

    “你外公是真的疼你。”

    凌北寒轻轻亲昵抚着她柔软的丝。

    “我知道。”

    顾相思因为知道,所以才没有阻拦他作为疼爱她的人,对她和凌北寒在一起的担忧。

    “我有点好奇,外公不是那么容易能够信一个人的,你是怎么说服他相信的?”

    他们要谈的内容,她大概是知道的。从她说凌北寒是她男朋友后,外公整个寿宴都沉浸在一种很复杂的氛围中。

    他是在担心她。

    所以,寿宴后会找凌北寒单独说话,她也不是很意外。

    但她真有些好奇凌北寒说什么能让外公一脸凝重的进书房,出来已是满面春风。

    “不许让我猜,快说!”

    一见凌北寒要开口,一看唇型就知道他是要说什么,立刻伸手捂住他的嘴,鼓起双颊,凶巴巴的用眼神瞪着他。

    凌北寒亲了亲她的手心,顾相思痒的往回缩,被他用大手握住,与之十指交扣。

    四目相对,凌北寒看着顾相思,刚要开口,神色突变,伸手一把推开她,“停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