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349章:
    来人因为冲的太急,在进门时,没注意阶梯,狼狈的面朝地,跌了个五体投地。

    一张最在意的脸蹭破了皮也顾不得,动作迅的爬起来。

    顾相思闻声,不是刻意避开凌北寒,但一转头,也就让他只落在颊边,一扫而过,注意力被冲进来的人吸引住。

    凌北寒:“……”

    目光森冷的落到急急从地上爬起来直直往这边冲的楚旭尧身上。

    平时,这样的眼神会让识相的楚旭尧怂的立刻有多远滚多远。

    但此时……

    周身就像竖起了一道屏障,把凌北寒隔绝在外,目光只看得到顾相思。

    三步化作两步,度极快的迅扑向她。

    楚旭尧急的智商急剧下降,无暇多想,双手就去拉顾相思。

    伸出的手还没碰到,就被一只大手扣住。

    手腕上剧烈的疼痛让楚旭尧总算找回了几分理智,反应过来自己爪子要抓的人是谁。

    楚旭尧欲哭无泪的看着凌北寒,“七爷,我不是故意的。”

    立刻把自己的爪子收回来,识趣的往后退两步,把自己的爪子举起来,以示自己不是要非礼顾相思。

    “这么急,怎么了?”

    顾相思主动开口询问,伸手拉住凌北寒的手,对他的占有欲并没觉得什么。

    只是还真是挺难见楚旭尧失态成这样,又生了什么大事了?

    “相思小姐,小东西在你这里吗?”

    楚旭尧一冲进来,见他们正在吃早饭,爱吃的小肉球如果在这里,这个时间点一定会在。

    可他没见着,确定不在后,更慌了。

    “小东西它突然不见了,我找遍了我的住处,都不见它。给它打电话,也关机了,我联系不上它。”

    楚旭尧是真急。

    之前一段时间,小肉球都是和他住在一起。

    吃一起,睡一起。

    后来要随在顾相思身边,但每天还是可以找到它。

    这还是这段时间来的第一次,他找不到它。

    关键是,它还受那么重的伤。

    “七爷,小东西该不会被k组织的人抓走了吧!”

    小东西和普通的小动物不一样,他是知道的。

    该不会这次它去试验基地被k组织的人现,所以派人过来把它带走研究了?

    楚旭尧从找不到小肉球已经在脑中脑补了各种可能。

    ……

    顾相思看着真着急的楚旭尧,因为担心,正常的思考都没有了。

    余光落在刚刚小肉球坐着的椅子,刚刚还在上面香喷喷啃鸡腿,此时已经空空的,上面只剩下鸡腿。

    这度,跑的还真够快的。

    楚旭尧的角度看不到。

    “熊孩子,你在哪?”

    顾相思在脑中叫着小肉球,没有回应。

    “它没事。”

    凌北寒开了口。

    他看到了刚刚小肉球以肉眼很难捕捉的度在楚旭尧爬起来的之前就咻的跳下椅子消失在实现里。

    躲谁?

    再清楚不过了。

    被打扰了早餐,看了一眼楚旭尧,意思很明显,知道小肉球没事了,他可以滚了。

    “七爷,小东西是不是来过这里?它现在在哪里?”

    楚旭尧一听凌北寒说没事,一颗悬在嗓子眼的心总算是落下了。

    探着脑袋,四处找着。

    “小东西,是我,小白脸,我来了,你在哪?快出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顾相思:“……”

    真是第一次听自己叫自己小白脸叫的这么自然的。

    “臭女人,我不想见到他!”

    顾相思正在和小肉球沟通,小家伙也不知道藏哪儿去了,表着态。

    “嗯?为什么不想见他?他怎么得罪你了,让你这么不高兴?”

    顾相思倒有些奇怪。

    从最初颜控凌北寒,再到开始和楚旭尧走的近,除了她之外,它还真挺喜欢和楚旭尧一起的。

    他总是带它很多好吃的,小吃货属性的小肉球,还是挺喜欢和楚旭尧混在一起的,一边欺负他,一边压榨他。

    熊孩子嘴里总嫌弃楚旭尧弱,但实际上还是很入它的眼的,否则,它也不会呆他身边,给他机会让他带它四处浪。

    “他没有得罪我,我就是不想见到他,臭女人,你让他走。”

    小肉球没说原因,又重复了一句,很坚定。

    “熊孩子说了暂时不想见到你。”

    顾相思还是帮小肉球转达了它的意思,看着楚旭尧一脸备受打击又不敢置信的样子,“不想见到我?为什么?”

    顾相思耸耸肩,看着楚旭尧,满脸写着,爱莫能助。

    她问了,但熊孩子不说。

    “它真的说不想见到我?”

    楚旭尧觉得自己要怀疑人生了。

    他对小东西真的很好。

    好到,恨不得把它捧在手心里宠。

    他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对一只宠物这么的宠。

    凌北寒又是一个眼神递过去。

    表达的意思很明显。

    你这是在怀疑我女人的话?

    楚旭尧:“……”

    他看看凌北寒又看看顾相思,一个满脸写着还不滚,一个脸上写着它真的不想见你。

    不死心的四处寻了一下小肉球,想要想到它的身影,“小东西?”

    再次试探的喊了几次得不到回应,备受打击的离开了。

    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百思不得其解,小东西怎么突然就不愿意见他,也不和他一起去吃好吃的了?

    这爆炸把小脑袋瓜子炸出问题了?

    ……

    “人走了,可以出来了。”

    顾相思在楚旭尧离开后,对小肉球说。

    小肉球从藏身之处跳出来,很快又跳回原位置。

    低着小脑袋,伸出爪子又去拿鸡腿。

    两只爪子抱着,往嘴里塞。

    虽然外面很多网红店做的鸡腿味道也不错,但秦妈做的鸡腿也是一绝。

    刚刚还吃的香喷喷的,这会儿塞进嘴里一点味也没了。

    小肉球很难得体会到什么叫如同嚼蜡。

    “没味口?”

    顾相思把小肉球捧到自己手上,没嫌弃它油腻腻的爪子,低头看着不怎么开心的小家伙,伸手揉揉它的小脑袋。

    凌北寒已经习惯了顾相思常常会和小肉球两人双眼对视。

    有时候是一个人说话,一个人唧唧,有时候两人就是对视着,看起来像是在交流一样。

    他没问过,她也没主动提过。

    目光只是落在一人一宠身上,便自然的负责喂顾相思。

    “嗯。”

    小肉球点点小脑袋。

    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这鸡腿不怎么好吃了。

    “为什么不想见楚旭尧,他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

    顾相思见小肉球因为楚旭尧来一趟,突然情绪就荡到谷底,试探性的问着。

    “没有。”

    小肉球又摇头。

    他哪敢欺负它,天天把它当成小祖宗一样的伺候着。

    “既然没有惹你不高兴,那就是……你不想让它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顾相思从刚刚小肉球躲避的态度,又联想到一早,小家伙因为没毛变丑的事情哭自己一脸眼泪。

    “臭女人,你……你怎么知道?”

    正低落的小肉球一听顾相思这样说,小脑袋突然就抬了起来,一脸震惊的看着它家臭女人,“你现在还会读心术了?”

    顾相思忍不住抬手在它还黑乎乎的额头上弹了一下,好笑的说道:“这还需要读心术?”

    小肉球鼓起双颊,傲娇的用鼻孔出声:“哼╭(╯^╰)╮。”

    小肉球不想搭理顾相思了,它觉得自己刚刚一定是被臭女人鄙视了智商。

    从她手上跳下去,用后背对着她,小脑袋再次耷拉着。

    盯着自己露出来的爪子。

    真的,好丑。

    在小肉球背过身之后,顾相思盯着小肉球的背影,唇角的笑容也慢慢隐去,神情变得凝重。

    脑海中不禁又想起之前救小肉球时闪过的那些画面。

    她好像看到,小肉球是从一个人体里剖出来的。

    ……

    “七爷,他要见相思小姐。”

    顾相思和凌北寒对视了一眼,比自己想象中坚持的时间短了很多。

    暂时把小肉球的事情放在一边,带着它一起和凌北寒再次过去见王博士。

    在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王博士身上的肉一点点烂掉之后,又长了出来。

    刚长出来,还没喘口气,又从脚指头开始烂。

    承受过一次,是硬撑过来的。

    当身体的肉长好后再重复一次,又要经历一次痛苦。

    心底在知道过程和究竟有多疼时,那是精神和身体双重折磨。

    王博士最终受不了,只能妥协见顾相思。

    “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快给我解药。”

    王博士一见到顾相思的身影出现,已经受不了的对着她喊出声。

    顾相思并未急,慢悠悠走过去。

    对上王博士的眼神,听着他催促,眼见着他在崩溃的边缘,面无表情。

    过了好一会,这才把早就配好的解药递过去。

    萧言接过,给他喂下。

    在他吃下松了一口气之时,顾相思懒洋洋开口。

    “这只是一半,会暂时控制你身体里的药性,等会回答我的问题你最好是想清楚了再回答。”

    “一半解药的确会控制,但如果在一个小时之内没有服下另外一半,你会知道,刚刚的折磨不算什么。”

    顾相思说的轻飘飘,王博士脸色却变得更加白!

    “你!”

    他没想到有一天,他手中的试验品竟然会拿出这样可怕的药用在他身上。

    更让他震惊的是,他手中的试验品看到他竟然不是恐惧,还能如此冷静的和他对话。

    一副高高在上没把他看在眼底的模样。

    有凌北寒撑腰真是胆子变肥了!

    “抓相思是为了什么?”

    特意临时建一个基地,抓走相思,立刻带了过去。

    “她是之前试验品里仅存的完好试验品,所以组织才会把她带回去继续做研究。”

    这是他知道的讯息。

    他也是负责把第三阶段的药注射,记录,出结果后,送上去。

    其他的不是他负责的范围。

    顾相思忍不住看向凌北寒,眉眼温柔。

    他最先关心的是她。

    “寒毒怎么解?”

    顾相思瞬间神情变得严肃,目光落在王博士身上。

    经历了刚刚的折磨,王博士是不太敢说假话。

    “无解。”

    王博士摇头。

    “你说什么?!!”

    顾相思眼神瞬间变冷。

    直到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敢隐瞒。

    “是真的没有办法,当时研制出寒毒根本就没有研制解的方法。”

    “当时寒毒的研制是很多人参与的,每个人都只知道一小部分,他们也并不知道其他参与者的身份。”

    “他们只负责自己负责的部分,只知道自己负责的用量,其他先后顺序还有别人负责的没人知道。”

    白牧尘是站在后面的。

    他对寒毒也是研究了许久。

    他知道,这个王博士并没有说假话。

    目前为止,说的都是事实。

    只是,那句没人可解。

    七爷岂不是一直要终身被寒毒折磨?

    一时间,白牧尘面色也是煞白的。

    他自己无力,希望都寄于在他们身上,希望能找到突破点。

    可现在……

    “无解?是毒就有解法,怎么会无解?”

    顾相思突然起身,逼近王博士,向他施压。

    眼神赤果果的在威胁!警告他最好实话实说!

    “是真的无解……这个世上唯一知道当时参与研制人所有人名单只有k和q……”

    王博士怕拿不到剩下的一半解药,没半点隐瞒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

    k顾相思知道,从萧言口中提过。

    就k和凌北寒的关系……

    不管如何,也不会从他口中说出来。

    唯一可能的只有q。

    “q捏?她现在在哪?”

    “她已经死了。”

    这话是凌北寒说的。

    死了?

    顾相思腿一软。

    凌北寒拦腰抱起她,低头安抚的亲了亲她额头。

    “我知道的已经全部都说了,剩下的一半解药捏?”

    王博士见顾相思被抱着离开,急急在后面喊。

    顾相思冷冷看了他一眼。

    打一开始就没打算给解药。

    这个以虐人为乐的变态。

    那一眼让王博士明白了什么,立刻在后面口不择言的骂了起来。

    凌北寒一个眼神,心情极度低迷的萧言把王博士的下巴卸了个彻底。

    安静了。

    但每个人心中更沉重了。

    ……

    小肉球一直趴在顾相思口袋里。

    一直埋着的小脑袋,缩成一团。

    两只小爪子抱着头,抿着嘴,小脑袋乱成一团,一脸纠结。

    说,还是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