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326章:求订阅
    顾相思捞过手机,赶紧找楚旭尧。

    楚旭尧的度已经很快了,但……

    “监控已经被姓邱的人拷走。”

    顾相思:“……”

    心里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该讲!

    想一巴掌拍死自己肿么办!!

    ********

    邱子冲去金碧辉煌的事瞒不住,只能交待。

    叶海神色严肃的对他们做出了处罚。

    污蔑狼牙的被记了严重警告,并向狼牙所有人道歉。

    邱子冲晋升也竹篮打水一场空。

    原本看好他的凌老司令,也是一脸失望的离开。

    本是最大的赢家,此时一败涂地。

    叶海送凌枭离开,凌枭一上车,就笑出了声。

    程熊看着高兴的凌枭,也弯了唇角。

    最高兴的莫过于狼牙的兄弟,在送凌北寒离开后,立刻去了医务室,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养伤的三人。

    ……

    凌北寒刚上车,电话就响了。

    顾相思从凌枭那里知道,基地已经结束了,她想不到办法处理,只能赶紧给凌北寒打电话。

    视频电话一接通,顾相思立刻开口道:“宝贝儿,我要和你坦白一件事情。”

    “昨晚你睡着后,我偷偷出去把那个叫什么邱子冲的揍了一顿,他今天丢脸的事情也是我干的!”

    “宝贝儿,你这表情,看起来一点也不意外啊,昨晚你没睡着?”

    “睡着了,你不在只睡不到一小时就醒了。”

    顾相思:“……”

    “宝贝儿,你这么淡定,该不会知道我找你是为什么吧?”

    “嗯。”

    凌北寒眉眼温柔的看着顾相思!

    “是不是已经处理了?”

    一脸愁容的顾相思,此时双眼明亮。

    “是。”

    “宝贝儿,你太靠谱了!”

    就在两人腻歪之时,邱子冲正冷着脸回到住处,一回到住处,脸色就变了。

    打开电脑,把收到的拷贝监控内容打开。

    那个时间段附近的监控都汇总在此。

    双手灵活的在键盘上敲着,很快,上面便出现了他的身影。

    但是,全程除了他自己之外,就像见鬼了一样,只见他自己一个人往墙上撞,又一个人单膝跪地。

    “确定没人动过手脚吗?”

    他自己对电脑这方面不是特别精通,但他手下也有电脑高手。

    “老大,没有。”

    真是他、妈的见鬼了!

    邱子冲气极的拿起电脑狠狠的砸在地上。

    *******

    顾相思亲自下了厨,等凌枭和凌北寒一起回来吃了饭后准时来到秦家别苑。

    上次在秦家见过的那位很有权威的医生也在,他是秦家家庭医生,姓宁,人称宁老。

    在看到顾相思时,宁老不由多看了她几眼。

    昨晚的伤口处理以及包扎,都不输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医生。

    像秦震天这样的年龄和身体,如果处理的不及时,很可能会出大问题。

    想着当初在秦家,她那一番言论,不由对她多了几分注目。

    ……

    “相思,你来了。”

    秦震天昨晚醒来从杜魁口中知道是相思帮他处理的伤口,并且还允诺隔天中午还会过来,兴奋的双眼都在亮。

    就连自己余下的日子需要坐轮椅带来的负面冲击情绪都立刻消散。

    杜魁看多了秦震天眼中的冰冷疏离,这样浓烈的情感,让他既心酸又开心。

    “嗯。”

    顾相思应了一声,对秦震天的热情并未回应。

    昨天秦震天的医生已经过来看过,顾相思处理的非常完美。

    “相思,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医术。”

    “略懂。”

    顾相思淡淡的回应着。

    这样的态度,秦震天瞬间明白了什么。

    她只是不想欠他的人情。

    几度,秦震天唇瓣一张一合,想要说,他当时只是想护着她,并没觉得她欠了他,让她不用放心上。

    可这样的话说出口,这样相处的时光就没了。

    于是秦震天最终什么都没再说。

    “这是我问朋友拿的药,这是外敷的,一日三次,会加伤口的愈合。这是内服的,一日两餐,一次一粒,能强身健体。”

    顾相思把从白牧尘那里拿来的药递给了杜魁。

    “是,相思小姐,我记下了。”

    他立刻接下,而站在一边的医生看着瓶子,急急的想要伸手拿着看,这药,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当初在秦震天要把顾无忧介绍给秦家人的那场宴会,他收到了一瓶药,竟出自白牧尘的手。

    当时,药的瓶子也是由这种瓶子装的,瓶子底下有一个白字。

    “相思小姐,我可以看看吗?”

    “嗯。”

    顾相思没想太多,他是秦震天的医生,负责的是他的安全,就算自己是秦震天的外孙女,他看一看也无可厚非。

    “老宁!”

    “老宁,你干嘛!”

    秦震天和杜魁同时开口。

    都以为宁老是怀疑顾相思。

    宁老也没解释,而是伸手就拿过药,没打开,而是看了一下瓶底,在上面看到一个白字之后,一脸震惊的看着顾相思。

    “顾小姐,冒昧问一句,你的朋友是白医生?”

    对白牧尘,虽然宁老年龄大白牧尘许多,算得上长辈,但因为医术的关系,提到白牧尘,言语间难掩尊敬。

    顾相思:“……”

    她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

    转头对上宁老的目光,顾相思还未开口,宁老已经迫不及待的又开始说道:“上次的药,也是你让白医生的送来的吗?”

    这话吸引了秦震天和杜魁两人的注意力。

    他们是知道之前秦震天的身体状况,和现在是很有察觉的。

    但后来,宁老给秦震天换了药,才会让他的身体有了好转。

    这药,宁老也说了是一位很有名的医生姓白制作的。

    但没想到,竟然和相思有关。

    “相思,真的吗?”

    秦震天本来因顾相思冷淡而黯下来的目光咻的一下亮了。

    眼底的亮光,刺顾相思的眼。

    “是。”

    顾相思也没再否认。

    但却很干脆的把真实原因表明,并没打算让秦震天因此而多想:“当初我需要在秦家解决程霜,秦老的身体不适合连番刺激,才会让白医生给秦老送药。”

    “嗯。”

    秦震天点头,似乎是接受了顾相思这种说法。

    但是顾相思看他的眼神,里面的光亮并没有黯去。

    这等于,没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