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318章:遇袭(9,10)
    顾相思没再开口,他自己的情况医生应该没有隐瞒坦白告诉了他。

    他在知道后续即将要面临的是什么的情况下选择拒绝便是拒绝。

    她不劝说,不强求。

    “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刘叔叔他们,我已经和他们打了招呼,他们都答应我会用心帮你。”

    “相思,如果真的撑不住,就早些退出来,你妈妈泉下有知,也只会希望你过的好。”

    最后,顾青山说完,见顾相思并没有回应,也不再多说了,就推着轮椅离开了。

    顾相思目光并未多做停留,和白芷上车,一起离开。

    ********

    顾家的事情到此算是落幕了,顾相思请了晚自习的假,准备放学去祭拜秦芸。

    从回顾家后,她还没有去祭拜过她。

    中午吃饭时,她给凌北寒打了电话,说好他陪她一起去。

    但下午第一节课开始前,她接到凌北寒的电话,说是他有很重要的事情不能陪她去。

    “没关系,我今天只是临时想着去看看妈妈,下次,我再带你去见她。”

    凌北寒之前的语气就挺看重这一次的祭拜。

    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会议,他是不会临时改变行程。

    她自然理解。

    凌北寒语气急的交代了几句后便挂了电话。

    *******

    傍晚,放学后,顾相思让司机送自己去买了妈妈最喜欢的百合,去了墓地。

    秦芸葬在京都挺有名的墓地,依山傍水,风水很好。

    她是重生之人,自然不会畏惧鬼神。

    没让司机陪,一个人抱着一大束百合,慢慢往上走。

    顺着记忆,很快就找到了秦芸的墓碑。

    隔着一段距离,她在秦芸的墓碑前看到一个背影,已经苍老的大手正抚着墓碑上那张小照片。

    “芸儿。”

    拇指轻轻的摩挲着,一遍又一遍。

    顾相思并未转身离开,而是继续往上。

    正在和秦芸说话的秦震天太投入,直到顾相思到了他身后,他才察觉到有人靠近。

    闻声转头,一双通红的双眼映入顾相思眼中,他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相思?”

    秦震天在看到顾相思后,第一时间赶紧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匆忙的起身。

    “我只是来看看你妈妈……我现在就走。”

    他知道顾相思不想见到他。

    他是周一到周五会每天过来,避开双休,怕撞上顾相思,让她不高兴。

    可没想到,还是撞上了。

    秦震天坐在地上太久,起来的又太急,一时没站稳,差点跌倒。

    顾相思动作很快,伸手扣住他的手臂,稳住他,对上他红着的眼眶,淡声道:“妈妈也是你的女儿。”

    言下之意,她虽没想过与秦家有牵扯,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但秦芸不管如何也是秦震天的女儿,只要他不要来扰乱她的生活。

    他来看他的女儿,她还没有那么不讲道理。

    “妈妈,我来看你了。”

    顾相思稳住秦震天后,也没去在意她说的话他听后的态度和表情。

    松开手,弯身,单膝跪地,把手中的百合放在另一边,与秦震天带来的另一束百合相对放着。

    墓地周围都被打扫的很干净,顾相思只说了一句话,就没再说话了。

    很多话,她没办法当着秦震天的面说。

    如今,她活在了顾相思的身体里,也就把自己当成了顾相思在活。

    她就是她的妈妈。

    她没说话,秦震天站在一边,只是静静的看着。

    夜风徐徐在吹,眼见,天色要暗下来,周围安静之极。

    就在顾相思准备起身时,周遭突然有了变化。

    顾相思听到声响的瞬间,便要起身。

    站在她身边的秦震天也听到了,第一时间扑向她,阻止了她的起身。

    顾相思双膝突然跪地,整个人被身后的重量压的趴下。

    她再想起身只会把秦震天掀翻滚下去,她只能被迫的被秦震天护在了怀里。

    他也是京都叱诧风云的人物,只是年纪到了,又是病痛缠身,身体各方面机能都有所下降。

    刚刚在察觉到有危险,第一时间现有人拿枪对着顾相思,要向她射击。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扑向顾相思,帮她挡。

    没考虑过生死。

    在成功挡住的瞬间,秦震天已经开口吩咐:“杜魁,上来。”

    话音刚落便中了一枪,预期中的疼痛没有,他才现这是麻醉枪。

    秦震天现自己没办法再动弹,瞳孔里闪过紧张。

    此时,很后悔没有让杜魁随他一起上来。不是怕死,而是怕相思受到伤害。

    他全身都僵住,双臂呈保护的姿态把顾相思锁在了她的怀里,有些吃力的从口中又挤出几个字:“相思,有外公在,别怕。”

    秦震天人高马大,重量全都加在她身上,双臂死死扣在墓碑之上,她动弹不得。

    立刻抬手,扣住他的一只手臂,果断的尝试着用不伤到他的方式,把他扶坐下,她好应对。

    可没想到,一招失败,来的四人对视一眼,靠近之时,利索的从怀里掏出匕,直接刺向秦震天。

    听到声响,顾相思只来得及帮秦震天把位置移动,避开了匕刺中的要害。

    但却来不及阻止对方一脚踹向秦震天,把碍事的他往一边踢开。

    顾相思立刻翻身,在他滚下两个阶梯后,抓住了他,护住,阻止他继续往下,把他放靠在一边。

    身后四人跟了上来,“不想吃苦头,乖乖跟我们走。”

    来人脸上都戴着面具,身形不一。

    顾相思低头看了一眼秦震天的情况,面色凝重。

    这四个人,她可以解决,但眼下,秦震天的情况并不乐观。

    刚刚秦震天的话她是听到的,只要拖一拖,杜魁就会上来。

    大脑快运转后,在几人靠近时,顾相思突然起身,直攻向其中一人。

    手中的银针以快的不可思议的度扎进男人的穴位里,让他失去行动力,手借着一边墓碑的支撑力,身体突然腾空,一脚踹向一米八几的壮汉。

    壮汉竟被她一脚踹飞了出去,砰的一声落地。

    她这一招先声夺人,明显让几人怔了怔。互看了一眼,再看顾相思目光带了几分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