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116章:头迅速低下(推荐票
    楚旭尧只觉又中了一箭!

    说好的他是他们之中除了七爷之外最机智的呢?

    “那你们一定不知道,那晚顾小姐她……”强了七爷。

    为了挽尊,楚旭尧一秒满血复活,得意洋洋的要炫耀。

    但话说一半,想到凌北寒当时看他的眼神和话语。

    “咳……”楚旭尧话说一半硬生生把后面几个字咽了回去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什么?”白牧尘和萧言目光同时被他吸引,等待他透露他们不知道的秘密。

    “没什么!”在说与不说中剧烈挣扎了好几秒,楚旭尧一口白牙都要咬碎了,不情不愿的从齿缝里挤出三个字。

    “切!”萧言给了他一个白眼,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白牧尘不言不语,但透露出来的讯息也是这样。

    楚旭尧:“……”

    他感到全世界都在对他释放着恶意!

    ******

    凌北寒卧室的大牀上,这次不用顾相思撕扯,他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內ku。

    她坐在他腰际,双手按压在他的肩上。

    凌北寒不似上次被骑压时的愤怒,黑暗中的他唇角勾着一抹迷人的弧度,眼底满溢着浓浓的期待。

    这笑容并未入顾相思的眼。

    空洞的眼神,在骑坐到他腰上后,头迅速低下。

    熟门熟路,这次少了第一次还摸索找寻,顾相思埋头在凌北寒的颈侧,张开嘴,牙齿没入他的肌肤,深见血。

    长发披散铺开,馨香扑鼻。

    她咬在他颈侧,有点疼,但更多的是酥麻。

    凌北寒小腹一紧,不受控制的突然起了反应。

    在她吸口允时,全身像是通了电般,一阵阵战栗感从她唇落的位置席卷全身。

    他抬手扣住她的腰身,一手穿进她的黑发,让她的身体更加紧的贴合在他的身上。

    顾相思很渴,她寻了许久才寻到这甘甜的水。

    沿路,很多香味往鼻尖窜,但都不是她想要的。她吸过更甘甜的,她尝过最好的,其他的都不想碰。

    她一路看似没有目的地,但双腿却有自主意识的往前奔,直到香味越来越近,再到她寻到。

    她趴在上面,像是婴儿一样,不停的口允吸着。

    ……

    凌北寒躺着,没有抗拒,耐心的让她吸。

    印象深刻的第一次,从确定那一晚是顾相思后,那晚每一幕都在脑海中重温过无数次。

    他记得的很清楚当时顾相思不过吸了一会他俩便双双有了生理上强烈的变化。

    但这次,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他虽然生理变化越来越明显,可凌北寒很清楚,这渴望是来自于她,而不是第一次的最初,是突然被下了药才会让他反应强烈。

    怎么回事?

    凌北寒充满期待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困惑!

    ……

    顾相思趴在他的颈侧,吸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

    她的气息更是没有半分变化。

    只是单纯的吸食着他的鲜血。

    好似他的鲜血比他这个人对她来说诱惑力更大!

    ……

    明明一切都按着他和牧尘预计中在进行,顾相思体内的病毒被激发,从她离开蜀熙苑他便已收到消息,沿路暗卫汇报更是如他们预期一样向他的方向直奔而来。

    可他猜中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