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和死对头结婚了 > 第015章:兔崽子,欠削呢,敢
    “砰。”子弹射出,从纹丝不动一脸专注的顾相思头顶飞过射进她身后的墙壁。

    凌北寒在程熊开枪的瞬间以常人无法比拟的速度闪到他面前,扣住他的手改变了子弹方向。

    “七爷!!!”程熊忍无可忍的低吼一声,要把枪夺回去。

    一北方大老爷们,憋的青筋都爆出来了,“那个女人害死的可是老首长,疼你的亲爷爷!”

    凌北寒神色冷然,不为所动,手腕翻转,利落的夺下他手中的枪卸掉子弹一起丢在地上。

    一气呵成!

    一招被秒的程熊“啊”的一声,发狂的赤手攻向凌北寒。

    七爷一定是被那个女人下将头了!

    否则怎会老首长都被害死了,还护着她!

    “兔崽子,欠削呢,敢咒我死!!”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响起,程熊抬起的拳头咻的停下,越过凌北寒扑向已经被扶坐起来擦干净嘴角鲜血,气色红润的凌枭,“老首长。”

    “您没事了?您真没事了?!!!!”程熊跪在凌枭面前,喜极而泣,平时流血不流泪的糙老爷们哭的眼泪鼻涕糊一脸!

    白牧尘匆匆赶来,在外就听到里面的嚎哭声,大步冲进去,看着跪哭的程熊,手一松,急救箱砸在落地。

    他来晚了!喃喃低语,“老首长……”

    “滚犊子的,哭丧呢,给老子闭嘴!”凌枭抬手在程熊脑袋上抽了一下!

    “老首长,您没事?”白牧尘看着好端端坐在地上的凌枭,声如宏钟,面色红润,哪像有病的样子。

    “没事没事,好着呢,一拳能打死一只老虎。”

    凌枭说话间还抬手握拳在空中比划了几下,被顾相思用手按住手臂,“老爷子,你现在不宜剧烈活动。”

    “好好好,小思思,爷爷都听你的。”凌枭一秒乖顺下来,手放下落在腿上,特别配合。

    白牧尘略心塞!

    这么配合的人一定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史上最不听话、最不让人省心的老首长!

    几个大步,人走到凌枭面前,单膝跪地。

    “去去去,老白头,干嘛,干嘛,把你那破听诊器从我身上拿开,我都没事你在我身上瞎按啥呢。”凌枭一脸嫌弃的推开白牧尘的手。

    白牧尘其实只比凌北寒大两岁,但平日总严肃着脸,为人处事也是一板一眼的,像个不懂变通的小老头,被凌枭坏坏的取了个老白头的外号。

    “老白头”:“……”

    顾相思能感觉到那道熟悉的目光一直落在她头顶,眼底探究从未淡去,反而越来越越深。

    真是,她造了什么孽!

    忍不住瞪了一眼在凌枭怀里欢快唧唧唧唧的那团小肉球,再转向凌枭,“老爷子。”

    凌枭大手摸着小肉球毛茸茸的毛,孩子气的瘪瘪嘴,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挺了挺胸脯,“我这是看在小思思的面子,你快点。”

    在检查前,白牧尘看了一眼顾相思。他很快给凌枭做完检查,给了凌北寒一个肯定眼神。

    顾相思对凌北寒等人的不信任并不放心上!

    说起来,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她要说她拿上针,就跟她天生会一样,手有自主意识的自己动,和她无关,有人信吗?

    “小思思出手怎么会还有问题,你真是脱裤子放屁。”

    凌枭故意怼白牧尘。

    一家三代都是这么严肃,一点也不好玩。

    他就特别想看白家的人被他惹炸毛是什么样子,一定很好玩。

    白牧尘不接招,目光再次看向顾相思,最后落在她手边已合上的银针以及药瓶,如玉的手伸向她,彬彬有礼的询问,“介意我看一下吗?”

    顾相思:“……”她说介意有用吗?他都拿手上了!

    白牧尘从瓶里倒出一颗散发着淡香的药丸,凑在鼻前闻了闻,突然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