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375章 道法神通
    李公甫顿时一脸尴尬,道:“李真人说的是哪里话,封道长是冲和真人的师弟,法力高强,还是有些本事的。”

    “看来你还不知道对手是什么人啊。”李荣摇了摇头,不屑道:“修道之人降妖除魔,乃是本分,但道家法术深奥艰涩,极难修炼,需要持之以恒的水磨工夫,若是冲和真人在此,贫道也不说什么,但是封道长这般年轻,最多和我弟子一般年纪,能练出什么法术神通来?

    “法术也和练武一样?也需要水磨功夫?不是念头一起,神通自成吗?”李公甫奇怪道。

    他世代小吏,有一身家传的功夫,也曾拜人为师学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才练出这般水准,但是遇到会隐身的妖怪,却是无能为力。所以在他心里,以为这些道术全凭天赋。

    封舟笑了笑,也不反驳,看着这位李真人表演。

    他和太一宫的道士沟通过,知道临安乃是天子脚下,能人辈出,这无敌道长李荣也颇有几分名气,但是在诺大的临安城实在算不得什么。

    不过这也是钱塘县衙门所能请的最厉害的道士了。

    毕竟其钱塘县衙,常言道: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恶贯满盈,附郭京城。

    临安城的所有资源,都落入了那些高官显贵手中,临安县衙门可以算小的不能再小的衙署,根本请不起更厉害的道士。

    其他本领高强的道士和尚,都是为达官贵人服务。

    至于那个灵隐寺的济公和尚,也不知道他现在在那里云游呢。

    此时李真人也不把自己当外人,径直坐下,看都不看封舟,喝了口茶润嗓,才徐徐道:“李捕头可知道这妖怪能隐身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李公甫皱了皱眉,思索道:“难道还有妖怪不能隐身的?”

    “当然有!”李荣点点头,看了眼他道:“那些妖人能练成本领,哪一个不是吸天地之灵气,收日月之精华?天赋惊人者,一百年能练成人形,两百年练成法力,三百年才能练出隐身之能。”

    他看向不以为然的众人,冷笑道:“我们常说千年大妖,万年魔王,可是一直灵兽能开启灵智,已经殊为不易,在若能修炼百年,更是艰难险阻,若能能抗到三百年方才练出隐身,这得要躲过多少劫数?”

    “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开启灵智的灵兽能捱过这三百年岁月?我们人类尚且难活百岁呢!”

    “嘶……”

    说到这里,众捕快心中不由得生出阵阵寒意。

    三百年的妖怪,看似年岁少,可是我们人类才活几年?过了四十岁只怕便已经精力衰退了。

    李公甫叹道:“李真人说的没错,当年我学了家传武功后,又拜在威武馆学艺,曾听师父说过,据说我们武功练到极点,内外合一,可以生成内功,可以和修炼数百年的妖怪相抗衡,本来以为不过是趣谈,现在想想,和李真人说的有几分相似之处啊!”

    “你师父说的没错,当今之世修成内功的屈指可数,万中无一。”李荣额道:“但妖怪能捱过三百年的,更是万中无一,练成那个地步,只要不随便惹到什么高手,天下之大也大可去得。”

    众捕快仿佛在听童话一般,有人不信道:“真有李真人说的这么夸张?要有这么厉害的人,那不早就该全天下都知道了?”

    “呵呵。”李荣傲然一笑。

    他伸出一只手在桌子上的茶杯轻轻一按,等他将手收回来时,顿时整个刑房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只见那个茶杯直接被压到桌子里面,杯口与桌面齐平。

    他竟然轻轻一按,便把那瓷杯按入木桌之中。

    “这.....这...就是内功?”好几个捕快双眼瞪大,不可置信。

    李公甫心中冷汗直冒:“这样一只手要是按在我身上,我李公甫岂不是当即一命呜呼?”

    “这不是内功,这是道家法术。”李荣傲然道。

    他后退几步,一手指向茶杯,口中念念有词,一声叱道:“起!”

    那杯子猛然跳了起来,落到桌子上。

    他再指向那个刚才被杯子压出来的洞,喝道:“复!”桌面便迅抹平。

    “厉害啊!”包括李公甫在内,所有的捕快全都惊呆了。

    “师尊神通广大!”他两个弟子也在一旁惊叹不已。

    这一张桌子,一个杯子,在李荣道长手里给玩成了花活,而且直若等闲的样子,实在令人震惊不已。

    封舟在旁边看着,微微摇头。

    这种道家法术,是筑基期顶阶的实力体现,这李荣修道多年,能练到这个地步已经实属不易,但在封舟眼里,比一个玩戏法的强不了多少。

    一手把杯子按进桌面,他早八百年就会了。如今修炼了道家仙术,比李荣这一手高不知道哪去了。

    但面对这种本领,李公甫已经惊为天人,连道:“久闻李真人道法神通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有李真人在,看那些妖人还敢嚣张不。”

    他恨恨道:“这群妖怪不仅仅是嚣张,更是无耻之尤,这些库银是上交国库的税银,用来修桥铺路,安抚民生之上,这些妖人盗取税银,只是我县衙无法完成任务,只怕全县百姓都要遭殃了!所以李某这些天那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今天见到李真人,心底才算定下来。”

    说完之后,他让一个捕快捧来一个小盒子,交到李荣手中,说道:“李真人,这是县尊大人给您的订金,事成之后,另有谢仪,此外县尊大人是户部侍郎王大人的学生,王大人有慕道之心,以他的性格,肯定把您当座上宾。”

    这时李荣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此次来捉妖,钱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结识官场贵人。

    他在行在待了好几年,捉过妖,打过鬼,收拾过地痞流氓,一向很有名声,但是却只是在底层晃荡,好不容易结交个有钱的士绅,还被那个灵隐寺的疯和尚抢了生意。

    如今有机会接了官府的生意,结交贵人,他当然想攀上高枝。

    封舟冷眼旁观。

    这里是行在临安,能人异士层出不穷,简直如过江之鲫一样多,哪个达官显贵府中没有几个得道高人?还会用他这个炼精化气初期的修道之人?

    很快晚饭时间到了,李公甫用了公家的银子,请来酒楼厨师,在县衙刑房当中置办了一桌酒席,这顿饭李荣自然而然成了全场的焦点,无论是李公甫还是那几个捕快,都恨不得拜在李荣门下。

    可以说李荣那一手是真的把他们惊住了,让他们大开眼界。

    吃完后,李荣当仁不让的点了几个人,李公甫、三个身后搜不错,嘴皮子也利索的捕快。和他一个徒弟,也修习了道法,但只是刚入门。加起来一共六个人去,就在库房外面安顿,准备降妖诛魔。

    一见封舟被他刨除在外,李公甫赶忙道:

    “李真人,这位封道长也是我请来帮忙的,不让他留下也不太好吧。”

    “我都说了,他年纪轻轻,不过是一个寻常道人,到时候我们还得分神照顾她。那不是一个累赘吗?”李荣皱眉道。

    李公甫不由露出为难之色,看向封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