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重生之王的毒妃 > 第四章 逃生
    整个皇宫都在歌舞升平,坐在中承殿的主位上,皇后端庄贤淑的坐在后位。

    这时一个年约大概四十岁左右,穿着一套深蓝色的锦缎,头上梳着一个妇人的发髻,眉眼之间带着一股狠厉之色,来到了皇后身边,附耳上去。

    不知道说了什么,皇后一张保持完美的脸颊有了那么一丝丝的裂缝。

    皇后眼神示意身边的的刘嬷嬷。

    “你先退下!”

    刘嬷嬷低着头往后退了三步,转个身就离开了!

    皇后如今已经三十有八了,但是还是美的动人,完美的没有一丝丝瑕疵的鹅蛋脸,一双眯人的桃花丹凤眼,让她有种与生俱来的尊贵,好似天生就是为了皇后而生的。

    嫁给当朝的皇上萧炎御,育有两子一女,更让她得皇上的宠爱,这些年来后位更加稳固。

    皇后突然朝皇上身边靠了一下。

    双眼含情脉脉的看着身边的皇上,说道:“皇上你瞧瞧,臣妾,今日有些喝多了,头有些眩晕,在大臣们面前,差一点失礼了!”

    皇上萧炎御乃大京国的皇上,英明睿智,在大京国是一位难的明君。

    对身边的掌事宫女唤道:“来人,扶皇后下去歇歇!”

    “喏!”

    皇后站了起来,跟身边的皇上行了一个虚礼,在宫女的搀扶下退了下去。

    坐在皇上左边的修贵妃,轻捧着一杯酒,在嘴边轻轻抿一口,一双明媚没有一丝丝涟漪的眼神,看了坐在下边的恒王。

    皇上瞧着皇后退了下去,一只宽厚有力的手握着修贵妃那白皙修长的柔软的手,眼里宠笑道:“桢儿,今晚这中秋夜恐怕朕和你一起赏月了!”

    这大京国人人都知道,这修贵妃那可是风情万种,美貌天仙,而且修家在大京国地处的边疆乃修魏王之女。

    而且这修贵妃在大京皇宫如同副后一般的存在,在皇宫里更是和中宫皇后明里暗里斗,在加上这修贵妃的儿子恒王殿下,更是足智多谋,聪明过人。

    如今这大京皇上正直不惑之年,太子之位久久没有立,如今这皇宫暗潮涌动越来越严重。

    修贵妃凑到皇上耳边,对皇上浅浅一笑,柔声道:“皇上,臣妾怕皇后姐姐吃醋,这宫中历来的规矩十五这一天皇上定留在中宫过夜的!”

    “臣妾这些道理还是知晓的!”

    皇上大笑了起来,拍了拍修贵妃的素手道:“真的是拿你没办法!”

    底下坐着的还有其她的妃子,大家看着眼前的皇上还有修贵妃,好不容易皇后走了,身边却还有一个修贵妃,让底下的妃子们气的都快把那如玉一般留着的指甲都快要捏碎。

    锦瑟躺在地上,身体瑟瑟发抖,虽说现在正值初秋,可是那晚上的寒气还是让人冷的不行,在加上她刚刚跳掉了荷花池,浑身上下湿透了。

    锦瑟被一阵风吹过,冷不伶仃的打了一个喷嚏。

    锦瑟艰难的爬了起来,靠在了墙上,这漆黑的一片,连一盏宫灯都没有。

    锦瑟有些疑惑,这里是哪里?

    她原本是在三等宫女的院子,做一些粗活,如今这里好像离那里还有一段距离。

    锦瑟靠在墙上,休息一下,心里想着:“必须要早点回去,要不然被她们发现了,就完了!”

    突然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锦瑟屏住呼吸,一颗颗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滴了下来!

    门咯吱的一声推开了,突然冒出一个小身影。

    锦瑟趁着月色看清了眼前这个身影,心里紧绷的神经突然松了一口气。

    话还没有说出来,就晕了过去!

    皇后怒气冲冲的来到李太后的偏殿,看着房间里空无一人,还有那打开的窗户,心里瞬间明了。

    此时此刻那一双好看的凤眼变得冷漠,对着身边的刘嬷嬷冷声道:“今晚把那些参与其中的人给了结了,就当今晚什么没有发生,不要让有心之人查出任何蛛丝马迹!”

    “奴婢遵命!”

    皇后看着窗户外边的荷花池冷笑了一声。

    “本宫还真是小看了你这奴婢!”

    躲在不远处的一个黑影也随之消失了!

    宫宴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皇后换了一身花开富贵的织云锦端庄大气的朝着皇上走了过来,眉眼之间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还没有靠近皇上,皇上就伸出了手把皇后牵了过来。

    “皇后,现在感觉如何?”

    “回皇上,臣妾已无大碍,刚刚刘嬷嬷煮了一壶解酒茶,好似好了许多!”

    “对了,皇上,臣妾还让刘嬷嬷准备了一些!”

    皇上拍着皇后的手道:“还是皇后想的周到!”

    修贵妃坐在一旁,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心里想着:“这后宫恐怕没有人比这皇后想得周到了!”

    修贵妃冷笑道:“姐姐不愧是一国之母,这些事情,妹妹们都没有姐姐想的周到!”

    皇后轻笑了一声,“皇上,你看看,贵妃妹妹在吃醋了!这殿上飘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哈哈哈哈!”

    “皇后,桢儿耍一下小脾气,就原谅她了,不要与她计较!”

    皇上握着修贵妃的手眼神都是对修贵妃宠溺之色。

    “那下一次桢儿替朕煮解酒茶如何?”

    “还是算了吧!臣妾可没有皇后姐姐那么贤惠!”

    皇上看着修贵妃那嘟起的嘴,忍不住的用力的捏了一下她的素手,声音小声的道:“整个后宫,朕唯独拿你没办法!”

    说完!手里握着酒杯,对着底下的大臣气势凌人,眼神充满了王者之魄。

    朕敬各位大臣!

    修贵妃和皇后也站了起来,举起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

    殿前的一些命妇们看着皇后这么多年来,帝后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羡煞了京城的命妇们!

    皇上看了一眼修贵妃,一双炯炯有神眼神里好似透露出不一样的情绪在里面。

    转过身对皇后道:“时辰也差不多了!”

    对着身边的掌事太监,兰公公道:“你去看看外面的烟花准备好了没有?”

    兰公公回道:“禀皇上,火药司早已准备妥当,就等着皇上一声令下!”

    皇上牵着修贵妃和皇后走出了中承殿,来到皇宫云月阁,大臣们还有命妇和皇子公主们都跟随在身后。

    云月阁是皇宫最高之处,位于中承殿正前方,这是历代大京国放烟花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