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怎敌她随手一曲 > 第二章 大魔王澹台归
    翌日一早

    言渡之早早便来了天下居。

    “渡之昨日赠我好琴,我今日请渡之去个好地方,不知渡之可否赏脸?”

    “渡之之幸。”

    临城虽远离京都,但却是个繁华之地。

    走在街头,人来人往,叫卖热闹,店铺良多。房屋建筑设计精良,豪华大气而不失格调。

    两人一路走走谈谈,很快来到了“秦环河”。

    言渡之望着河面上来往船只,疑惑:“澹台兄,莫非是想游湖?”

    澹台归摇了摇头,“非也,渡之只管跟着我走便是。”

    一直顺着秦环河往下,进入一片小竹林,渐渐的,随着视野越来越开阔,两人走出竹林。言渡之终于清楚澹台归要带他去的地方——观花台。

    观花台,顾名思义,站在台上望去,必然能看到繁花似锦,是个赏花的好去出。

    言渡之先时只当澹台归是要去赏花,只是去了才知,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观花台,言渡之在临城求学两年,自然来过,但是,这么多的人,却是少有。且花团锦簇的台上,不知怎么的,依水建了个极大的莲花台,更有轻纱飞扬,又衬着繁华,不得不说,其设计搭配的巧妙。

    台下,人多,且桌案有序排放,人们落座案旁,美酒佳肴,谈笑风声。

    “渡之,你怎么来了?”这时,一声问话由远及近。

    言渡之看向来人,“顾兄。”

    澹台归顺着言渡之的目光看向来人。

    “好你个言渡之,我昨日约你来这观花台,你说你有要事,这就是你说的有要事?”很明显,两人关系熟稔。

    言渡之一本正经道:“确有要事。”

    说到这,他笑着对澹台归介绍道:“见笑了,这是和我一起同窗的顾兄,顾子封。”

    顾子封,长得颇为清秀,然而一对粗犷的眉毛又为这份清秀平添了几分侠气。

    “子封,这位是澹台兄。”

    顾子封这才将注意力放到一盘的澹台归身上。

    好一个玉树兰芝的翩翩公子,君子风华,气度不凡。

    顾子封想到自己之前的失态,忍不住行礼道:“澹台兄,方才多有冒昧,还请见谅。”

    澹台归轻笑一声,大大方方道:“怎会,若不是顾公子一言,我竟不知渡之对我如此重视。有友如此,我高兴还来不及。”

    言渡之闻言,心中竟有几分难言羞涩,又听到他竟然说他是他的朋友,虽说在言渡之心中,他早已将澹台归视为朋友知己,但是现下听到他这般说,心中早已炸开了花,欣喜不已。

    “哈哈,是也是也。”顾子封听到澹台归的回答,整个人也少了几分拘谨。

    三人边说话,边找了地方落座。

    一落座,边听到了旁桌几人的闲谈——

    “你们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听说澹台归被人刺杀重伤......”

    “澹台归心狠手辣,奸恶无比,早已树敌无数,被人刺杀有何奇怪。”

    回话之人声音压低了些,“这是没什么奇怪的,但是你知道这刺杀之人是谁吗?是去年的探花,李落。”

    “什么!李落!”

    “这是为何,这李探花仕途正好,何故对上澹台奸相?”

    “你是不知道,早些年,澹台老贼将李探花一家灭了门,李探花这是报仇来了,只可惜,最终还是被澹台老贼抓住了,如今听说被挑断手筋关在了牢里......”

    “竟是如此......”

    澹台归倒是从不介意这些市井小民在她背后说什么,总归,被她听到了,杀了便是。

    可像如今这般,听说别人口中一口一个“奸相”、“老贼”的,她只能默默听着的时候,还真是,稀奇。

    顾子封先开口道:“这事我也听说了,你们说这李落也是,好好的一个探花,跑去做什么行刺,你们说,这澹台归是那么好行刺的吗。”

    那自然不是。

    澹台归在心中默默回道。

    “那澹台归多精明狡诈的一个人,你知道我爹时常怎么说的他吗?”顾子封目光移向两人,一脸“你们快问”的表情再明显不过。

    澹台归难得的捧了场,“怎么说?”

    “他说那澹台归就是个黑心千年老狐狸,心思歹毒,手段狠绝,狡诈无比。叫我遇上了,只管先躲着,有多远躲多远,免得沾了祸端。”

    澹台归挑了挑眉,她倒是不知道这京兆尹是这样教育他儿子的,不过倒也符合他老子那墙头草的作风。

    “顾兄,这恕我不能赞同。澹台归凶名在外不错,可若是我们遇上他便躲着,以后我们同在朝为官,还如何为民请命,为朝廷效力。”

    “如今澹台归便一手遮天,若我们再怕惹祸端,岂非助长他的恶行?”

    哟,看来这小世子觉悟还挺高,就是不知道,到时候入了官场,还记不记得他这话。

    顾子封也知晓言渡之的话在理,只是说实话,他听他爹说多了,难免受到些影响,他支吾道:“话是这样没错,可渡之,你真的一点不怕澹台归吗?他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我们这样的书生,哪是大魔头的对手。”

    言渡之一脸坚定:“不惧。”

    顾子封又将目光移向澹台归。澹台归本不想回答这种无聊问题,可看到言渡之那一双明亮如光的眼睛,鬼使神差的回了句:“我当然......”

    她笑道:“不惧。”

    笑话,她自己会怕她自己?

    言渡之提着心终是落到了肚子里,后又心中懊悔,他到底在紧张什么,澹台兄那般大气豪迈,胸有千壑的琴音,再有他的谈吐行事,又怎会是贪生之辈。

    “你们,好吧,那日后我也不惧他,不就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又何惧。”少年轻狂,无所畏惧,有了同伴,更得以彰显。

    “你不怕他杀你全家?”澹台归嘴角一抹恶意一瞬而逝,只有风知道。

    这话一出,顾子封想到自家那老头子,心中一寒。

    脑中的澹台归立马变成了一个满脸煞气,凶神恶煞的恶鬼形象,手中还拿着一把刀。

    言渡之看了眼澹台归,知晓她是在玩笑,无奈道:“澹台兄。”

    “我开玩笑的,顾兄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