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守尸人笔记 > 第8章:意外之得
    看着那饿死鬼口中的断手,胡老道顿时忍不住心中一惊,随即便立刻朝床榻之上的冯老汉看去。

    只见冯老汉虽然依旧面色晦暗,但是四肢却是好好的,并未受到什么外伤。

    忽然胡老道不由的面色一变,顿时不由的心生退意。

    他不由暗叹自己大意了,早知道他应该将城中的消息打探清楚之后再来的。

    因为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那只断手当是蔡白虎的。不过以冯幼娘生前的怨气,胡老道可不会认为冯幼娘只会吃那蔡白虎一只胳膊。

    难怪他先前的布置收效甚微,若是知道这只饿死鬼已经开了杀劫,他哪里还有胆子掺和,早就有多远便跑多远了。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截蒲为剑、割蓬作鞭、以桃梗、蒜头,悬於床户布置下的简易驱鬼阵法,在那饿死鬼的尖啸之下顿时俱都化作飞灰。

    反倒是最后冯大郎泼下的那盆黑狗血,还起到了些许作用,使得那饿死鬼身上到现在还是青烟不断。

    不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只见冯幼娘在将口中断手三两口吞下之后,便立刻面色贪婪的看向冯大郎,显然是彻底盯上他了。

    看着曾经乖巧的妹妹变成了这般恐怖的模样,冯大郎顿时吓得面色惨白、肝胆俱裂。

    眼见冯幼娘大有盯上他的意思,冯大郎顿时吓得连滚带爬的向后退着,还连声惊呼道:“幼娘,幼娘,我是你大兄啊,你不能吃我!”

    听到此言冯幼娘那青灰色的鬼体顿时一阵颤,只见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当即面目呆滞的喃喃自语道:“大兄?大兄……”

    冯大郎见状还以为逃过一劫,可是正当他心中庆幸之时,却见冯幼娘却忽得面色一变。

    只见她面色狰狞的仰天嘶吼了一声,而后忽然的面色诡异一笑的看着冯大郎道:“大兄,用我血肉换回来的粮食好吃么?”

    不待那快要吓傻了的冯大郎回答,冯幼娘便一脸怨毒的低声嘶吼道:“既然吃了我的血肉,那么今日便还给我吧!”

    说罢便化作一阵黑雾向着冯大郎扑去。

    其实趁着那饿死鬼进攻冯大郎的机会,胡老道还有一线生机脱身离去。

    但是一想到这饿死鬼在无人制约的情况下,必定会将整个青山村屠戮一空,胡老道便直感到脚下有着千斤重。

    毕竟他若是能心肠硬一些,不那么爱管闲事,今日本就不应该来这青山村,甚至连姜渊他都不该救!

    可惜,自幼在义庄之中长大的胡老道,虽然终日与死尸为伴,但是却养成了一副赤子心肠。

    在纠结片刻之后,只见他终究还是不忍离去。

    不过他虽然放弃了逃走的机会,但是却也没有拦着那饿死鬼扑向冯大郎。

    因为到了眼下这个地步,胡老道心中清楚胡,冯家父子已然是必死无疑了。他现在能做到,便是尽力保下青山村中的数百村民。

    当冯大郎被那团鬼雾笼罩进去之后,随着一阵咀嚼之声传出,冯大郎那凄厉的哀嚎很快便低沉了下去。

    而趁此机会,胡老道果断的拿出自己保存了一甲子的底牌。

    只见他当即便解开腰带,释放了一瓶六十年份的童子尿,而后猛然洒向那团鬼雾之中。

    “啊~”

    只见一阵凄厉的鬼啸之后,那团鬼雾猛然散开,只留下一个半截身子的冯大郎来。

    或许是童子尿的年份太久了,这次胡老道给那饿死鬼造成的伤害,竟然更胜过先前的那盆黑狗血。

    只见本来就鬼躯受损的饿死鬼,此刻身上顿时便被灼烧出了一个个坑洞。

    那冯幼娘似乎被胡老道彻底激怒了,只见她当即就双目赤红的癫狂尖啸道:“死~,都给我去死!”

    说罢竟然直接不管不顾的朝着胡老道扑来。

    胡老道见状却是不怒反喜,毕竟这饿死鬼太过凶悍,若是她要一行逃窜他也只能干看着。

    就在那冯幼娘那青灰的鬼爪就要将胡老道撕开之时,只见他猛然咬破舌尖,顿时便是一口舌尖血喷出。

    紧接着便大喝道:“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鬼,保命护身。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灭!”

    顿时只见胡老道的那口舌尖精血,在“驱邪缚鬼咒”的作用之下,立刻化作一张血网瞬间便将那饿死鬼缚住。

    这便是不通修行的坏处,就像守尸人一脉传承下的秘法,无一不是要以个人精血为代价,方才能够施展出来的。

    在一口精血喷出之后,胡老道的重伤之躯顿时便不由的一晃,但是他却硬是面色惨白的稳住了脚步,

    只见他抽出藏在袖中的桃木锥,当即便奋力的向那血网之中的饿死鬼刺了过去。

    可是让胡老道没想到的是,那饿死鬼虽然暂时被困在,但是却也被他刺激的凶性大发。

    故此当见胡老道以那百年桃木锥刺来之时,她竟然反倒迎了上来……而后一口咬下。

    胡老道也没想到那饿死鬼竟然有此出人意料之举,疏忽之下差点便让她咬断了手臂。

    看着那饿死鬼竟然顶着桃木中的驱邪之力,硬是将那桃木锥嚼的粉碎,胡老道终于忍不住绝望的瘫软在地。

    虽然桃木五行属金具有辟邪、驱邪之用,但是眼下这饿死鬼邪力太盛,他便有再多秘法也不过是无源之水罢了。

    就在胡老道心灰意冷准备等死之际,却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匆匆赶来。

    他顿时便忍不住咳嗽连连的阻拦道:“咳咳……二郎…快跑!带着他们……跑的越远越好!”

    可惜他此刻已经没有什么说话的力气了,当姜渊看到那血网之中的饿死鬼时,这才听清了胡老道口中的话。

    眼看着血网已经破开了道道口中,马上就无法困住那饿死鬼,胡老道心中终于彻底绝望了。

    他没想到,这一遭不仅害了自己,还将姜渊这个好后生也拖下水了。

    就在胡老道心灰意冷的瘫软在泥泞之中时,姜渊此刻只想骂脏话。

    难怪刚才带路的青山村村民,带他走到一半便直接溜了,原来这里是胡老道翻车了。

    故此当听见胡老道的喃喃自语后,姜渊忍不住脸色一黑的吐槽道:“胡伯,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那些村民可精着呢!”

    眼见这那血网即将破开,姜渊心中顿时大急。

    毕竟眼前这厉鬼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若是等它脱困了他和胡老道恐怕就要一起扑街了。

    就在姜渊心念电转之际,脑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于是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当即便抽出袍中的画轴朝着那血网之中的鬼物抡了过去。

    胡老道见状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便不忍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可是没想刹那之后,他却听见一声不甘的嘶吼之声。

    当他胡老道诧异的睁眼望去之时,这才愕然发现先前那凶残无比的饿死鬼,竟然在化作一阵青烟缓缓的飘入了姜渊手中的画轴之中。

    虽然胡老道心中不解,但是眼前这厉鬼终于被除去了,心中硬撑着的那口气一松,顿时便昏了过去。

    与此同时,姜渊也不由的呆立当场。

    因为当他误打误撞的用阴阳录本体灭了那厉鬼之后,随着饿死鬼的碎片被阴阳录吞噬,他的脑海之中也立刻浮现出一篇道文来。

    “《饿鬼吞吸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