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守尸人笔记 > 第7章:阴阳录
    第7章:

    在一碗羊肉面下肚之后,姜渊顿时便觉得胃里一阵暖洋洋的,于是便奢侈了一把……足足吃了三碗。

    终于在姜渊的面上多了一丝血色之后,他方才心满意足的迈着八字步,缓缓的走出了三羊馆。

    倒不是姜渊真的想要这么高调,而是肚子实在撑得慌,不这么走他怕吐出来。

    于是姜渊就这般一边遛食,一边思量其先前的变故来。

    一想到那副画轴的底细,姜渊便忍不住无奈的吐槽着:“留个鬼的传家宝啊!祖宗,你也太有才了!”

    也不知姜家先祖从哪里得到的这幅美人图,反正因为那画中女鬼相助,姜家先祖便就此大富大贵起来,否则也买不起西陵城内的宅子。

    在尝到了这个甜头之后,姜家先祖便将这画中女鬼当做传家宝一般传了下来。

    可是也不知是那一代出了问题,使得姜家断了传承,于是那幅美人图便就此被困在画中、无人问津。

    而当姜老汉因为修葺祖宅,无意中将那幅美人图挖出来时,那画中女鬼早已熬得油尽灯枯、魂飞魄散了。

    至于后来众人所见到的美人像,不过是些许鬼气留下的残影罢了。当那鬼气散尽,画中美人自然也就没了。

    想到这里姜渊便不禁无语的在金水河畔坐下,看着那河上往来不断的小船不由的轻轻叹息了一声。

    不过在感慨了一番姜家的遭遇之后,姜渊便不由眉头紧皱的思量起来。

    “阴阳录?……好古怪的名字!”

    在姜渊以精血勉强让这幅画认主之后,他总算是知道此物的名讳。

    这卷阴阳录到底是从何而来已经无从得知,但是根据姜渊先前吸收的信息,他发现姜家先祖可能做了一件买椟还珠的蠢事。

    因为与这阴阳录的神异相比,那画中的女鬼简直就是个添头。

    姜渊猜想着,可能姜家先祖当初无意中为这画中美人上了一炷香,这才将那画中女鬼唤了出来。

    而后或许便被那画中鬼虚言欺骗了,故此才只以为这幅画轴不过是一个载体,真正神异的是那画中女鬼。

    不过姜家先祖虽然干了捡起芝麻丢了西瓜的蠢事,但是那画中鬼为了独占姜家香火而说得鬼话,虽然骗的姜家团团转,可最后她自己却也因此作茧自缚、油尽灯枯了。

    可以说一饮一啄,报应不爽。

    不过让姜渊发愁的是,他现在却是空有宝贝而用不得,简直就像一个抱着金饭碗的乞丐一般。

    毕竟他现在既无功法、又没法力,便想要烧香叫帮手,这阴阳录里也都是空空荡荡的。

    看着金虹桥上那些衣着光鲜的行人,姜渊无奈的发现了一个残酷真相:“唉!没想到换个世界我也还是个穷人!”

    在认清了现状之后,姜渊终于息了兴风作浪的心思,准备继续回到义庄中苟着。

    什么时候他没那么穷了,什么时候再报仇也不迟!

    ……

    于是姜渊便趁着落日的余晖,赶在城门关闭的之前终于出了西陵城。

    不过当他赶回义庄之后,却发现义庄之中竟然空无一人……额,空无一个活人!

    这让姜渊眉头不由疑惑的在义庄之中转了一圈,最后方才在灵堂前的香炉下发现了一张纸条。

    在看完那纸条上的内容后,姜渊来不及多想,便连忙为灵堂之中的几位‘贵客’上好晚香。

    待灵堂之中青烟袅袅之时,姜渊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一想起那纸条上的留言,姜渊便不由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先前胡老道还告诫过自己,要小心谨慎,切勿轻忽。按照他的习惯,应该不会错过这一日三香之事才对。

    可是义庄到青山村的路程,也不过就几里地。便是胡老道腿脚再慢,他也该能赶的回来才是?

    思量再三之后,姜渊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于是连忙出了义庄,向着青山走去。

    ……

    就在姜渊匆匆忙忙向青山村赶来之时,青山村冯家土屋之中,胡老道的状态却是十分不妙。

    先前他以守尸一脉代代相传的秘法,截蒲为剑、割蓬作鞭、副以桃梗、蒜头,悬於床户。

    随即他便令冯大郎找来了一只公鸡、一只黑狗,而后取鸡血为墨,准备在冯老汉的身上画伏鬼驱邪符。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胡老道还是让冯大郎捧着一盆黑狗血在门口备着。

    可是正当胡老道方才在冯老汉的脑袋画到一半,便看见本来笑容诡异的冯老汉,忽然面目狰狞的朝他张开了大嘴。

    随即他便听到一阵暴戾的鬼啸声在耳边响起,顿时胡老道便像纸片一般被掀得向后撞去。

    看着胡老道那副口吐鲜血的惨状,冯大郎似乎是被吓傻了一般,竟然就捧着木盆在那呆呆的一动不动。

    胡老道见状顿时气得爆喝道:“你还等什么?快把狗血泼在你爹身上,快啊!”

    说罢胡老道便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发现饶是他做了诸多准备,但还是低估了冯幼娘心中的怨气。

    如今以那饿死鬼的威力,恐怕他的伏鬼驱邪符是画不成了,只能勉强用那至阳气血将它逼出冯老汉体外了。

    另一边,冯大郎在挨了一顿怒骂之后,终于回过神来。

    只见他当即便神情惶恐的将木盆之中的黑狗血朝着冯老汉奋力泼去。因为太过慌忙,他甚至连手中的木盆也一起扔了出去。

    不过还好,那盆中的狗血绝大部分都落在冯老汉身上。

    于是随着一阵鬼哭之声响起,冯老汉身上顿时便冒起了一阵阵黑烟。

    随后胡老道与冯大郎便眼睁睁的看见一个瘦弱的身影飘荡在床榻之上。

    看着那像草一样细弱的四肢与干瘪的躯体,冯大郎顿时不由悲呼道:

    “幼娘,我是大兄啊!

    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大兄啊!”

    见此情形胡老道只得连声制止道:“她如今化做厉鬼,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冯幼娘了,你千万莫要靠近!”

    看着那如枯草一般的头发下那惨白的面容,冯大郎终究忍不住瘫倒在地。

    因为他看着冯幼娘竟然在啃噬着一直断手,而后似乎感应到冯大郎的呼喊一般,她竟然缓缓抬起头来,双目猩红、饥渴难耐的看着他。

    那赤裸裸的贪婪眼神,顿时吓得冯大郎一个激灵,竟然当场失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