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守尸人笔记 > 第6章:太平风流
    冯大郎见胡老道忽然沉默不语,顿时便忍不住慌了神。

    他不明白不过是打碎了一个破碗,为何自家老父就落到这个地步了?

    只见胡老道叹息了一声道:“横死之人本就多有不平之气,因此有极大的可能会化作厉鬼。

    因你先前之言,我本以为幼娘乃是溺死在蔡府的池塘之中。故此即便是化作厉鬼,当也离不得那处水域。

    可是,却没想到……唉!”

    冯大郎听见胡老道这么一说,顿时急得直跺脚的哀求道:“道长,你就别瞒我了,还请直说吧!”

    胡老道的怜悯的看了他一眼,而后无奈的轻声道:“你妹妹不是溺死的,而是……被活活饿死的!”

    看着冯大郎那呆滞的眼神,胡老道便索性一次性说个明白了。

    “横死之法中,以饿死最凶。

    其他横死之法,最多不过煎熬一时三刻,便会一命归西。

    可是唯独饿死,却是最残忍、最折磨的刑罚。

    因饿死之人需要在痛苦之中苦苦煎熬数日、乃至于十数日,最后方才得满怀不甘的死去。

    而在这是段时日之中,其积蓄的怨气非是一般厉鬼可比。

    唉,这也是为何厉鬼之中,以饿死鬼最凶的缘由所在!”

    说罢看着冯大郎那满是血丝的双目,胡老道微微摇了摇头道:

    “常言道:十字路口通阴阳。

    故此在十字路口弄出碗筷的动静后,极易引来饿死鬼!

    幼娘本就是生生饿死的,如今再听到碗筷的动静,便是想要往生轮回,恐怕都要被引回来了。

    若不是你父亲与她有血脉关系,早就被幼娘生生吸成枯骨了,哪里还能熬到现在!”

    听完胡老道的解释之后,冯大郎顿时便忍不住一个踉跄的瘫坐在地,满脸的痛不欲生之色。

    只见他瘫软在地涕泗横流的痛哭道:“都怪我……都是我没用,养不活幼娘……都是我没用!”

    冯大郎还记得去年旱灾之时,当幼娘将她卖身为奴得来的粮食带回家后,她明明那么饿,可是却硬是强忍着一口没吃。

    “大哥真笨,我马上就要进蔡府了,还能没吃得么!”

    当时幼娘还一脸笑眯眯的昂着小脑袋算计道:“我现在少吃一口,待会儿去蔡府就能多吃一口,家里不就能多一口粮食了么!”

    可是冯大郎没想到,他们吃的居然是幼娘用命换来的粮食,而幼娘……最后竟活活饿死了!

    看着冯大郎那痛不欲生的模样,胡老道无声的摇了摇头,但是最后还是对他说道: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你妹妹走了厉鬼道,老朽是没有办法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罢他便要起身离去。

    那冯大郎见状顿时连忙跪在他身前哀求道:“道长,请您发发善心,救救我父亲吧!”

    胡老道闻言顿时眼神深邃的看了他一眼,而后方才缓缓道:

    “要想救你父亲,便要解决缠在他身上的饿死鬼……你,当真决定要如此?”

    胡老道话音一落,冯大郎脑中便好似响起了一声晴天霹雳一般,顿时便呆立当场!

    良久之后,在胡老道那复杂莫名的神色之中,只见冯大郎终究面色惨白的点了点头!

    ……

    就在冯大郎点头之时,姜宅之中,姜渊终于在那青石地砖上缓缓醒来。

    只见他面色惨白的缓缓支起了身子,而后茫然的环视了一圈后,忍不住晃了晃脑袋,好半晌方才回过神来。

    看着掌心处那到已经泛白的伤口,姜渊的脑袋隐隐得又感到一阵眩晕。

    只见他面色无奈的苦笑道:“别人不都是滴血认主么?怎么一到我这,就好像成了放血杀猪了呢!”

    姜渊现在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埋怨。

    现在他算是明白了,这空白画轴是件异宝没错。但是方才它也没少吸血,差点就把姜渊再次送走了!

    算上先前那次,他可算是让这空白画轴坑两回了!

    于是在沉吟了片刻之后,只见他无奈的将这画轴塞入麻袍之中,将之遮掩的严严实实不露丝毫。

    不过当他准备离开之时,却忽然感到脚下一软,当即便忍不住一个踉跄。

    “得嘞!准是失血过多!”

    姜渊苦笑了一声之后,便强打着精神来到茅房外。

    只见他屏住呼吸在那茅房横梁之上摸索了一阵,而后方才面色一喜的将一个锦囊取了下来。

    “老爷子,谢了!下次我多烧点纸给你!”

    看着锦囊中的那点碎银子,姜渊忍不由神情复杂的低语道,说完他便忙不迭的离开了茅房。

    当姜渊再次悄然的从姜宅出来之后,已经过了两个多时辰。

    正是斜阳独倚,金风细细之时。

    正所谓:太平坊里太平楼,道不尽的太平风流!

    此刻却正是那些欢场风流客出来活动之时。

    看着坊街上那高矮不一,老少咸急的人群,姜渊忍不住嘴角微翘的轻轻笑了笑,随即便哼着小曲绕进了一处小巷。

    看着巷尾处的那个熟悉的羊肉馆,姜渊忍不住抽了抽鼻子,“嗯,不错,还是那个味儿!”

    虽然姜渊浑身酸臭令人作呕,但是那阎老汉还是一脸憨笑的将他迎了进去。

    正所谓进门便是客!

    这羊肉馆之所以能在小巷之中开了这么多年,除了因为阎老汉的手艺硬是要得之外,便是因为他从来不狗眼看人低。

    故此这太平坊里的龟奴、小厮之流,都喜欢没事儿便来这里吃上一口羊肉面。

    看着那热气腾腾的面上铺着的一块块厚实的羊肉,姜渊顿时忍不住想起了兰州拉面一年只用一头牛的传说来,想到这里姜渊不由轻轻摇头一笑。

    不过话又说回来,羊肉本就性温热,有着补气滋阴、暖中补虚的功效。

    可以说,这碗羊肉面,已经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的一个补元阳、益血气的温热补品了。

    人参倒是比羊肉面好,可是他那点碎银子,恐怕连一根参须都买不起。

    于是在将香菜、葱花、姜末与面食搅拌均匀后,姜渊便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那幅饥渴难耐的架势,倒是令一旁的食客忍不住有种再来一碗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