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守尸人笔记 > 第3章:守灵
    荒野古林两盏灯,且听犬吠伴鸟声!

    ——————

    在得了那本守尸笔记后,姜渊几乎是在废寝忘食的看着。胡老道见他这般有兴趣,便也就随他。

    于是当次日姜渊被胡老道唤起时,便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看着就好像随时要睡过去似得。

    在无力打扫完院子后,姜渊不由无奈的对胡老道说道:

    “胡伯,明明咱们庄中十天半月都不见有人来,你又何必每日这么早起来呢?”

    胡老道闻言却是瞪了他一眼,怒其不争道:“昨夜的书白看了?”

    看着姜渊那副迷迷糊糊的模样,胡老道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方道:

    “咱们这义庄虽然做的是死人生意,但是其中规矩与寻常客栈没什么不同。

    凡入义庄,无论生死都是客!这早晚三炷香便好似饭菜一般,少一次都不行的!”

    姜渊听完顿时想起来昨夜好像确实看到了相关内容,于是只能尴尬的朝胡老道笑了笑。

    胡老道见状也没有再说些什么,而是耐心的叮嘱道:

    “二郎呐,这点你千万要记住了。

    咱们求的就是一个安安稳稳,千万不要因为一时惫懒而坏了庄里的安宁!”

    胡老道也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故此如今他只能尽量将一生经验都告诉姜渊。

    否则他担心留下姜渊在此,最后反倒是害了他。

    姜渊感受到胡老道那担忧与关切的眼神后,心中不由一暖,于是郑重的向胡老道一稽道:“胡伯放心,此言我一定记住!”

    于是接下来姜渊便随着胡老道来到那阴森的正堂之中,跟着胡老道身后,看着他是如何行礼上香的。

    ……

    如今在义庄正堂之中,正齐刷刷的摆放着四五十个棺材。其下都是用两个长凳支着,看着倒是颇为简陋。

    不过姜渊发现并不是每个棺材面前都有香炉,于是不由心生疑惑。

    或许是胡老道看出了姜渊心中所想,于是便带着他来到那几乎棺材前,朝他示意道:“打开!”

    姜渊闻言当即便吓了一跳,他虽然胆子要比寻常人大一些,但是还不至于虎到这地步。

    无奈胡老道就那般沉着脸瞪着他,姜渊僵持了片刻之后,只能深吸一口气,而后连忙闭上双眼用力将那棺盖推开。

    见他这幅模样,胡老道不由好笑的拍了拍他的脑袋道:“看清楚了,这是个空棺!”

    姜渊闻言这才敢小心翼翼的睁开双眼,果然发现眼前的棺材中是空荡荡的一片。

    “死人有什么好怕的!”

    看着姜渊那如释重负的模样,胡老道不由无奈的撇了撇嘴道:“啧啧,你这胆子~,还得练啊!”

    姜渊闻言不由苦笑道:“是是是,谁能和您比呢!您见过的死人比我见过的活人都多!”这点他还真是比不了。

    果然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听姜渊这么一说,胡老道也不由眯着眼矜持的笑了笑。

    或许是姜渊的马屁拍到点子上了,只见胡老道一边在棺材间走着,一边还谈兴正浓的为他介绍道:

    “这是城北王太公的,那老头怕儿子不孝,所以早早的便给自家寻摸了一口柏木棺材送了来。”

    “可惜,那老头身子骨忒好了些,倒是让他儿子走在前头。”

    说着他不由感慨的摇了摇头道:“这老子的棺材,倒是让儿子用上了!”

    只见胡老道如数家珍一般,将那一口口棺材的来历都悉数说了一遍。

    尤其是那几口他人寄放的空棺,更是再三与姜渊说清楚了,以免日后他弄错了。

    看着姜渊那在一旁聚精会神的暗暗记着,胡老道不由欣慰的点了点头。

    而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只见他背着手轻叹道:“棺木之中虽然楠木为贵,但是能寻常富贵人家最多也就能寻到一些柏木、松木,故此这些都不打紧。

    不过二郎,你千万记住了,若是遇到柳木棺时,一定要千万小心,能不接的便不接为妙。”

    姜渊闻言顿时不由愕然道:“胡伯,咱……还有权利不接棺的吗?”

    要知道义庄本就是周边士绅聚资修建,暂停棺木的所在,他们只能算是义庄的管事的罢了。

    虽然因为义庄的特殊,倒是一般人无事绝不会前来,但是若有遇上扶灵回乡队伍,按理他们却是必须招待的。

    见他这般诧异的模样,胡老道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就不会说客满了么!”

    “……”

    看着胡老道那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姜渊只能默默一稽。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

    可惜,打脸的事情来得太快!

    待到日暮之时,当姜渊看着胡老道将那两个衣着寒酸的汉子引进义庄后,便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算是明白了,胡老道嘴上道理虽然一套一套,但就是心肠软,常常言行不一。

    当初在乱葬岗救自己是因为这个缘故,今日明知那口棺材不妥却依旧迎了进来,也是如此。

    一旁的胡老道见状顿时便明白他心里再想什么,当即便瞪了他一眼,低声道:“还不赶紧过来搭把手!”

    姜渊闻言还能说什么,只能乖乖的走上前来,与那两个汉子一道将那棺材稳稳的抬放到长凳之上。

    趁着抬棺的机会,姜渊再次细细的打量了一遍。

    “细密直纹,轻微柳香。得,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待胡老道郑重的上完三炷香后,那对看似好像父子的两个汉子,不由感激的朝胡老道一稽道:“麻烦道长了!我们父子就歇歇脚,明日一早就走!”

    看着那老汉满脸褶皱、眼窝深陷,一脸憔悴的模样,胡老道不由轻轻摇了摇头道:

    “唉!还是多歇一会儿吧!人死不能复生,老哥还是看开点吧!”

    那老汉闻言却是无奈的一叹,似有无尽心酸无奈,但是却无能为力。

    那一旁的中年汉子虽然也是眼圈通红,但是眼中的愤怒与不甘却实在无法掩饰。

    姜渊闻言不由心中一动,看来棺中的这位也是属于‘凶死’了。

    ……

    因见这二人神色憔悴,故此胡老道便让姜渊多准备了些饭食给两人送了过去。

    待两人用完餐过来道谢之后,或许是心中的愤懑继续依旧,那中年汉子终于忍不住说起了其中缘故来。

    原来他们本是西陵城外的青山村人,本来靠着几亩薄田,冯家四口虽然过得寒酸了些,但是勉强尚能饱腹。

    可惜去岁的一场旱灾,使得江北十八府几乎颗粒无收,那青山村自然也不例外。

    若不是后来那冯老汉幼女将自家卖身与蔡府为奴,冯家上下几乎就要活活饿死。

    在熬过了那场饥荒之后,冯老汉便拼命做着农活想着能早日将女儿赎回来。

    “可是没想到蔡白虎那个畜生,竟然说我妹妹偷了他府中的银子,在被他发现后就投水自尽了。”

    只见冯大郎双目通红道:“他们竟然还有脸说什么蔡府宽宏大量,不计较那丢失的银子了!

    我妹妹明明就是被他们凌虐至死的,这些丧尽天良的竟然如此无耻!”

    看着冯大郎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冯老汉只能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旁。一时间,两个七尺男儿竟然忍不住泪如雨下。

    “唉~”

    无论是胡老道还是姜渊都没有问为什么不报官,因为他们心中都清楚,草民是没有资格让那些官老爷操心的。

    甚至在姜渊的记忆中,那位蔡白虎也早已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故此西陵城中百姓虽然都知道蔡家的佣钱高,但是除非走投无路,否则没有谁会愿意去蔡府为奴。

    见冯老汉父子如此伤心,胡老道也不忍心再说些什么。

    只见他带着姜渊回到义庄正堂,又绕着冯幼娘的棺木转了一圈,而后面色忍不住眉头紧皱道:“你去休息吧,今晚我来守夜!”

    姜渊闻言不由诧异的看了那胡老道一眼,担忧道:“胡伯,您这身体能撑的住么?还是让我来吧!”

    却不料那胡老道固执的摇了摇头,面色凝重道:“我还不至于到那地步!这口棺材不是你能应付的,你先下去吧!”

    见胡老道这么执拗,姜渊也只能作罢,便直接转身离开。

    于是凄冷的秋夜之中,灵堂之上只见一面色凝重的老者缓缓的靠着柱子上,双目虚眯的假寐着。

    霎时间,灵堂之中便只剩下一点油灯在微微闪烁着,四下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