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守尸人笔记 > 第2章:鬼心不如人心毒
    “胡伯,这世上真的有鬼么?”

    看着胡老道在义庄正堂之中,为那一口口棺材上香,姜渊在犹豫的片刻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从后世那个不敬鬼神的年代成长起来的姜渊,本来以为鬼神之说不过只是虚妄。

    但是在经历了一番生死,又从原身的记忆中看见那幅美人图的诡异之后,姜渊心中的信念却忍不住动摇起来。

    胡老道闻言却是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在站在那一排排棺材前轻声念道:

    “人鬼殊途,各有归路。

    诸位若是心有牵挂,尽管向家人托梦便是,千万莫要来找我!”

    说完他还微微一稽,不忘颂念几句驱邪咒语。

    待将这些仪轨完成之后,胡老道这才缓缓的出了一口气。

    看着他郑重其事的模样,姜渊哪里不明白胡老道的意思,不知为何忽然之间他却是感觉心底有些毛毛的。

    见姜渊面色忽然一白,胡老道便明白他被吓到了,于是轻笑道:

    “不用担心,人有善恶之别,鬼亦分善鬼、恶鬼,并不是所有鬼物都会害人的。”

    胡老道一边与姜渊说着,一边背着手慢慢的在院中踱步,看到倒是与寻常的老头一般无二。

    姜渊见状不由心中一动道:“胡伯,您这义庄里还缺人手么?”

    本来正准备浇花的胡老道听他这么一说,手中当即便忍不住一僵,那浑浊的眼中先是闪过一丝喜色,随后不知为何却又忽然失落起来。

    只见胡老道神情复杂的摇了摇头,而后轻叹道:“守尸人可不是什么好行当,你年纪轻轻的,日后前途光明,又何必走上这条路!”

    姜渊闻言却忍不住苦笑道:“胡伯过奖了,你又不是不清楚我如今的处境……哪里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姜渊此言一出,倒是让胡老道愣住了。

    他细细思量了一番,这才发现姜渊眼下除非一辈子隐姓埋名、或者是落草为寇,否则他还当真没有什么好去处。

    要知道虽然姜家满门是被冤死狱中的,但是除非那位司礼监太监暴毙而亡,否则姜家的案子不会有谁敢去触碰的。

    并且如今在大陈的户籍上,姜渊已然是个死人了。如此一来别说科举、从军,即便他从事那商贾贱业都是做梦。

    甚至若是让那李家人得知姜渊的下落,想必他们也不会吝啬再出手一次,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想到这里胡老道终究忍不住轻叹道:“唉!又是一个命苦的……”

    不过姜渊听罢却是洒然一笑道:“用你老的话来说,这不正合了咱守尸人的命格么!”

    见姜渊遭此大难却仍有这般气度,胡老道少不得又在心中感叹连连。

    ……

    义庄西侧的厢房之中,当姜渊在上一任守尸人画像前郑重上了三炷香后,胡老道面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之意。

    其实他也曾想过像自家养父一般收养一个孩子,日后为他养老送终。

    但是在思量再三之后,胡老道还是不忍再让那些孩子与他一样自幼与死尸为伴,故此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本来他以为自家必然要孤独终老了,但是没想到临了竟然还能遇上姜渊,这让他心中不由泛起了久违的温暖。

    曾经好似木石一般稳重的双手,此刻也忍不住有些颤抖起来。

    在喝了一口姜渊奉上的热茶之后,胡老道不由眼圈微红的连连道:“好,好孩子!”

    姜渊知道他为何这般反应,故此只是轻轻一笑,并没有再说些什么。

    自从姜渊醒来之后,胡老道可以说是对他恩情最重的一位。

    故此无论是出于报恩,还是生存的角度考虑,姜渊都不后悔这个决定。

    当然,姜渊之所以没有选择隐姓埋名的离开西陵城,其中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便是他发现每当他升起离开的念头时,便会感到头痛欲裂。

    胡老道只以为他是旧伤未好,但是姜渊自己心中清楚,这应该是原身残留的执念在作祟。

    这让姜渊隐隐意识到,若是他无法化解这段执念,那么别说离开此处逍遥自在了,说不得哪一日他便无疾而终了!

    就在姜渊心事重重的在那默默深思时,只见胡老道忽然缓缓的从袖中掏出一本色泽泛黄的古书来。

    看着胡老道忽然递过来的这本旧书,姜渊不由面色愕然的接了过来。

    因为那旧书封面上完全是一片空白,并未留下任何字迹,故此姜渊便疑惑的看着胡老道。

    见他这幅神色,胡老道不由矜持的抚着花白的胡须,轻轻一笑道:

    “此物乃是我当初从先父手中接过来的,其中有历代守尸人留下的随笔,也算是我守尸人一脉的传承了。”

    “守尸人一脉的传承?”

    姜渊闻言顿时便忍不住眼前一亮的问道:“胡伯,难道咱们这一脉是隐于世俗的修仙门派么?”

    想到这里姜渊不由心中窃喜不已。

    果然,主角的待遇虽然会迟到,但终究还是不会缺席的!

    可惜还没等他开心一会儿,这个美梦便被胡老道无情的打破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

    只见胡老道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要是老头子会修行,还能在这里窝着?这里面是能让你保命的东西!”

    在随手将那本守尸人笔记塞给他之后,胡老道便懒得再理会他,一转眼便又去院中晒太阳了。

    用胡老道的话来说,守尸人做久了必然阴气重,若是不多晒晒太阳,死后必然会尸变。

    当然,像这种奇奇怪怪的常识,在守尸人笔记中比比皆是。

    于是当姜渊翻开那有些卷边的书封后,首先便有一行字映入眼帘……

    “人死曰鬼,器老为怪,兽老成精。

    凡此三类,化作人形祸乱世间者,即为【妖】!

    故此妖鬼、妖怪、妖精者,皆乃大凶大恶之物,凡人遇之大多十死无生。

    后来者若是见之,当立即望风而逃,或可活命!

    ……

    鬼分善鬼、恶鬼,善恶难辨之情鬼。

    故此后来者若能见此随笔,当以此中秘法分别应对,切勿一概而论,否则容易做个枉死鬼矣!”

    看到这里姜渊不由一阵恍然,原来守尸人一脉的传承,竟然真的只是用来保命的。

    不过想来也是,若是没有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各种古怪秘法,恐怕胡老道也不能在这义庄之中过了一辈子。

    虽然在明白真相之后姜渊心中有些失落,但是那书中所言的‘山鬼、蛇鬼、无头鬼’之类的幽冥秘事,还是令他心中好奇心顿起。

    于是他很快便平复了心情,津津有味的捧起那本守尸笔记看起来。

    ……

    “生死殡葬多禁忌,我辈行事切勿轻忽。若是遇此十不葬之局,当千万小心。

    一不葬粗顽块石,二不葬急水滩头,

    三不葬沟源绝境,四不葬孤独山头,

    五不葬神前庙后,六不葬左右休囚,

    七不葬山冈撩乱,八不葬风水悲愁,

    九不葬坐下低小,十不葬龙虎尖头。

    ……

    人有善终、凶死之别,凡凶死者常心含不平之气,此类尸体最易尸变。后来者遇之,当能避则避!”

    当看到这里姜渊忍不住心中一动,他却是想起了原身那冤死狱中的父母来。

    于是姜渊想了想,不由面色复杂缓缓来到胡老道面前,轻声道:“胡伯,我……父母会化作冤死鬼么?”

    姜渊的内心此刻可谓是五味杂陈。

    他既希望姜老汉夫妇魂魄尚在,能看着自己为他们伸冤从而了无牵挂的离去。又担心原身的鬼魂忽然冒了出来,将他心中最大的隐秘戳破。

    就在姜渊心中忐忑纠结之时,胡老道终于缓缓睁开了浑浊的双眼,而后有些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只见他神色无奈的轻叹道:“西陵乃是大陈陪都,城中的府衙、牢狱都有钦天监的高人布下阵法。

    你父母死后若是能安心往生那倒还好,若是他们欲要化作鬼物伸冤,恐怕此刻……已然魂飞魄散了!”

    当胡老道说完之后,他便看见姜渊就那般默然的呆立一旁,久久都没有动弹。

    这让他心中不由又是一阵感慨。

    “人言鬼恐怖,鬼道人心毒!”

    越是见识了这世间的肮脏算计,胡老道便越发觉得这义庄是一处净土。

    或许年轻的时候他还曾想着离开,但是随着年岁渐长,胡老道这离开的心思倒是越发淡了。

    在他看来这义庄虽然时不时的会出现小乱子,但是在这里他至少能活得痛快一些。

    他宁愿与这些冷冰冰的尸体作伴,也不想在那黑白不分、善恶难辨的世俗中打转。

    这一点他相信随着时间流逝,姜渊迟早也会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