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女人只会影响我做游戏的速度 > 第七章 打包带走
    杨小雨沉默了半晌,总想说点什么来反驳,可她想不出来。

    毕竟那是王隐亲身经历了将近四十年的人生才总结出来的经验,杨小雨一个连大学都还没上的小丫头当然无法反驳。

    但是有一点,自己一定要上大学,这件事情不论王隐怎么忽悠都不能改变。

    十二年的努力,为的就是即将到来的四年,哪怕现在对未来充满了迷茫。可如果不上的话,那就是对不起自己十二年来的努力。

    所以杨小雨到现在也都还没完全被王隐说服。

    不知道怎么反驳,不代表真心赞同。

    最后杨小雨只能不甘心的对王隐说一句:“那希望你不要后悔,放弃了这十二年的努力。”

    “嗯……”王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也没努力,但凡努力一点也不至于233分不是?”

    “…………”

    杨小雨彻底不想说话了。

    空气一度凝固,场面十分尴尬。

    幸好这个时候上菜的来了,一个明显在打假期工的年轻小伙,在桌子上放了一个小铁盘,然后抓着一大把串放在铁盘上面。

    王隐主动拿起一个,自顾自的就开吃,也没说先让让杨小雨。

    江楠自然是不客气的,跟着王隐一块吃。好在他比王隐靠谱一点,知道吃的时候也让让杨小雨,“你也跟着吃点呗,这么多呢。”

    不等杨小雨开口,她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我说小雨过来干嘛来了,原来是你俩。”

    说话的男生看着王隐和江楠,语气十分热情:“王隐你想好报哪个学校了吗?233分应该也能念个职高吧?其实职高也挺好了,总比上不了学在家里混日子强。

    要不到我那边一块吃点?我请客,没准还能帮你参考参考,233分能去哪上学呢。”

    他叫陆俊浩,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家里比较富裕,受父母熏陶也算见多识广,在班里一直都是存在感比较高的那波人之一。

    还有一件事,这货喜欢杨小雨。

    搁以前的王隐肯定对陆俊浩充满了敌意,但现在的话…………

    “真请啊?”他问道。

    陆俊浩微微一愣,心里想着,自己跟王隐关系好像没那么好吧,客气话听不出来么?

    但话已经出口,总不能半路收回来,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当然了,请顿饭算什么,这毕业了大家马上分别了。要不是叫不来那么多人,我都想请全班吃一顿。”

    “那我们两就不客气了。”说完,王隐竟然真的站起来,端着盘子就往陆俊浩那一桌走,路过服务员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了一句:“我这边并桌了,账算一起就行了。”

    剩下的三个人都懵了,连带着陆俊浩那一桌人看到王隐过来,也都懵了。

    王隐大大方方的拽了把椅子坐下来,回头看了眼江楠:“愣着干啥呢?哥帮你省了一顿烧烤钱,你记住了啊。”

    江楠转头看了看陆俊浩,陆俊浩迷茫的指着自己问道:“难道请客的不是我么?”

    “是你啊。”江楠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要感谢他?”陆俊浩问道。

    江楠思考了片刻,然后气急败坏的说了一句:“你问我我哪知道?你过去不?你不过去我可过去了,都饿不行了。”

    说完江楠也走过去,坐在了王隐的边上。

    这下杨小雨跟陆俊浩算是彻底无语了。

    奈何他们还年轻,不明白什么叫“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这个道理。

    也幸好大家都是年轻人,虽然并不全是王隐的同班同学,哪怕刚开始尴尬了点,但一起撸两个串,随便聊两句气氛也就开始缓和了。

    陆俊浩终于摆脱了不自在的感觉,主动挑起关于王隐的话题:“你们说,233分能考什么学校?咱们都帮王隐出出主意。”

    “啥?233分?”一个脸挺长的男生大笑道:“哥们,你闭着眼睛答的卷吧?你不是十中的么,咋还能考这么点分。”

    “张鑫,你怎么说话呢!”杨小雨呵斥道。

    叫张鑫的男生嘿嘿两声,说道:“大家都这么熟了,开个玩笑。再说了,我这不也是好奇,为啥十中也有233分的选手么。”

    “行了,王隐同学考这么点分,本来心情就不好,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该报哪个学校呢,都积点口德。”

    陆俊浩开口从中调解,语气认真的对王隐说道:“如果你的分再高点,能达到四百多分,我反倒建议你复读一年,提升一下就能进一本了。

    但你现在这个分数,就算再复读一年,也未必能考超过三百,没什么意义,不如直接念职高了。

    学点技术,还能涨点见识,总比窝在这里混日子强。

    虽然跟其他同学的本科学历比不了,那也比一点学历都没有好,不至于被落下太远。

    不然以后同学聚会,你没见识别人聊天你都跟不上。”

    “嗯,我觉得也是。”

    王隐一边听,一边点头,嘴也一直在吃没闲着。

    江楠听了这话,总觉得话里有话,但他没什么城府,细想就想不出来了。

    反倒是看着天真烂漫的杨小雨,一下子就听懂了陆俊浩的意思。

    这段话的核心点只有一个,未来没学历的王隐会跟其他人拉开差距,跟不上大家的脚步。

    其实这是个实话,但是要分人说。

    如果是江楠,或者王隐的爸妈说,那就是中肯的劝告。但外人的话……还是算了吧。

    特定的话只有特定关系的人才能说,哪怕是实话,就算是好心,那也是一种僭越。

    更何况当下这种场景…………

    不过王隐几十岁的人了,肯定不会跟个小屁孩计较。他该吃吃该呵呵,几句话的功夫桌上本来就没多少的东西差不多都空了。

    陆俊浩还想说两句,却被王隐抢先了一步。

    “那个……不好意思啊,没太吃饱,但我感觉我在这你们喝的也不进行,要不这样,我点几个菜打包带走,随了你请客的心愿,也不耽误你们继续喝。”

    说完,他还真叫来了服务员点菜打包。

    陆俊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