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全球冰汽时代 > 第00006章、无声
    摇晃的车里,董库一手方向盘,一手饮料慢慢喝着,副驾座上还有撕开的饼干,干脆面。

    这些,他翻到十几箱完好的,散的也划拉了几箱。

    其中还有午餐肉罐头,鱼罐头,以及一些火腿肠,还有一箱二百袋小袋的涪陵榨菜。

    这些物资不生火,他吃个一俩月都问题不大。

    为了避免水被冻住,董库在驾驶室里塞了四桶水,两箱压缩饼干,以及一些饮料。

    副驾俩座位下塞的满满当当,连带上面车座也空间都不大了。

    反正那侧车门是别打开了。

    唯一不足是没有棉衣棉裤,他套上几件单衣,加上自作的毯子棉衣裤,依旧感觉寒冷。

    十层单不如一层棉不是没道理的,几件单衣屁用没有。

    车,顺着偶尔出现标志的公路稳稳前进。

    他不敢离开公路,因为不知道雪下什么地形,一旦陷车就傻了。

    喝着饮料,他慢慢捋顺今天天发生的诡异事情。

    从地震开始到下雪,再到异兽昆虫袭击驻地,直到这会。

    他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到底怎么了。

    路上的皮卡,经过的小镇级别村落,显然都被异兽昆虫袭击过,一具尸体没留下。

    手机、电台没有信号,天降大雪,热带变成雪原,巨大昆虫野兽,这些,都透露着诡异。

    但他想不出这些是怎么回事。

    琢磨着,他突然一个激灵,浑浊的脑袋立时清醒,困意全消。

    他突然想起一个可怕的画面。

    驻地被袭击,进出驻地的防御豁口是异兽昆虫主攻的位置,这可以理解,它们是顺着路上的气味追来的。

    可驻地内部中心开花是怎么回事?

    这些昆虫异兽难道拥有智慧,知道用最小代价获得胜利?

    最关键的是地下挖掘显然是在他们回驻地之前就开始了,而进攻豁口的兽群明显不是他们吸引来的……

    董库越想越觉得这些昆虫异兽就跟有智慧,或者军队一样,知道正面吸引火力,主力盗洞偷袭,从地下突入内部。

    这太可怕了!

    人类之所以站在食物链顶端,就是拥有足够高的智慧。

    有些动物也有智慧,但也就几岁孩子的智力,跟人类无法相比,更无法抗衡。

    一旦野兽昆虫也有了智慧,且凶残噬杀,那……

    董库心脏砰砰跳动,气息都有些不稳。

    他是大学生,可不是啥也不懂。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不知道这一切怎么来的,怎么就突然冒出这么多个体强大,体型巨大的异兽昆虫的。

    那些外观可以确认的老鼠,鬣狗,猎豹,狮子,螳螂这些,怎么看都是熟悉的动物和昆虫,只是体型过大。

    真是火山喷发造成的吗……

    董库脑海里掠过这个念头。

    但这些他无法求证。

    紧张过后他再次确认,他必须尽快赶到卡达尔港口,那里,是目前唯一有把握回国的地方,起码,有人在那接待。

    达成这一要求的前提是必须保证活着赶到那里。

    而眼前最关键的是自己不能被困在大雪中。

    想到这他有点后悔了,后悔没有在超市店主的房间里多找一找,肯定能找到地图。

    而他现在就需要地图,最起码能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该向哪里走。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一闪,并没有返回的想法。

    不值当。

    他锁定目标,油门加大少许,努力集中精神加快赶路的速度。

    不论是不是找对方向,他都必须尽快赶路,避免被大雪困住。

    他可是松江人,对于大雪相当了解,知道大雪封路的后果,也知道那不是自己能承受的。

    就算这辆四轮驱动的军用卡车越野能力强悍,拉十五吨物资在泥泞道路上都不会陷车,也扛不住一米多深的积雪。

    速度五十公里左右,稳稳前进两个小时后,他下车确认,车,一直在公路上。

    确认车在公路上,估摸再次开出百公里多,董库看了眼灯光尽头,上车继续前奔。

    刚开出几百米,前方一个鼓包让他减速,随着站住,抱着AK下车查看。

    果然,这是一辆车,是一辆面包,是一辆长城面包。

    只是车玻璃尽碎,车门车顶,风挡都一个个大洞。

    车内雪不少,但也没能掩盖住里面的血迹。

    这显然是一辆被袭击过的面包。

    董库拔下钥匙,打开油箱看了眼,确认这的确是一辆可以开动的车,只是憋灭了。

    这里也有野兽昆虫?!

    确认后董库肌肉紧绷,头灯光柱扫动,跟着返回车内起步就走。

    慢慢撞开面包,董库迅速离开这里,加速赶路。

    没走出二百米,前方连续几个鼓包再次让他减速。

    下车一看,他确认这附近也有曾经有虫子和野兽的大军。

    这几辆小车皮卡都是被野兽袭击过的,车内血浆横飞,玻璃碎裂,但没有尸体。

    一辆轿车里,董库在后座发现一个枪盒,以及一个军用背包和一个精致的手提箱。

    拿过枪盒一看,里面是一支大口径狙击枪。

    麦克米兰-50……

    董库略一扫视,念叨了句就合上枪盒,拽过背包检查了下。

    里面没翻,上面是一捆十个弹夹,还有一些电池类的东西。

    这车上有军人?

    董库知道麦克米兰-50是啥意思,这是一款很有名的重狙。

    而背包里,显然都是辅助的物资。

    琢磨着,打开那个看着很精致的箱子。

    箱子里,一套枪用夜视仪规整摆放,还有几个东西自己不认识。

    董库军训时听老兵说过,知道这枪的主人是一个专业军人,是雇佣兵还是军人就不得而知了。

    这些东西董库当然不会放过,回身放进车斗,再次返回搜查。

    再次回来,在一辆皮卡驾驶室里,董库发现两把带血的AK,以及一个大背包,和满地弹壳,几个弹夹。

    董库拽过背包,拽过枪,捡起那几个空的满的弹夹没有检查掉头就走。

    至少六辆车被袭击,这里的异兽和昆虫数量不小,保不齐跟袭击驻地的一样,是大军。

    这地方不宜久留。

    将背包和枪放在副驾的一堆物资上,董库挂挡起步,稳稳推开拦路的气车,顺着公路痕迹慢慢加速。

    前方,可能有城市,只是不知道城市大小。

    太小的话,他不准备停留了。

    大的话,还可以找到需要的物资,最起码可能找到棉衣棉鞋。

    不过他并不抱太大希望,这是热带,哪有热带商家备棉衣棉裤的?商场肯定不会有卖的,都穿衬衣短袖,棉衣棉裤卖给谁?

    但没有棉衣棉裤,他真没办法在外面行走。

    这会后半夜,外面温度预估零下十五左右,很冷了。

    他那点简单御寒的毯子单衣裤根本挡不住寒冷。

    随着前进,沿途、道边,道边稍远一点,一个个鼓包在灯光里闪现。

    董库没有下车,而是一手把着方向一手拽过那个随手拎回来的背包,打开,开始检查里面都有啥。

    没用的,他不会留着占地方。

    背包一拉开,先摸到的是一卷卷的东西。

    拿起一个一看,眉头挑了下。

    这是一捆卷起来的美刀。

    现如今美刀虽然大不如以前,但也算流通货币,一卷一万,这包里怕是有几十万刀了,也算一笔财富。

    董库扒拉着,将美刀全部翻出扔在副驾座位上的空挡,继续翻找。

    怨不这么沉……

    一样样东西拿出,董库眉毛再次挑了挑。

    包里金砖金条,金币怕是有二三十斤,还有一些红的蓝的绿的宝石钻石啥的,包括一些精美首饰,项链。

    一包,全是财富。

    发了……

    董库兴奋的手有点发抖,快速将这些重新装包。

    长这么大头一次见到这么多财富,冲击还是蛮大的。

    这要是带回家的,妥妥变土豪啊!

    收拾好包,连续撞开几辆挡路的轿车,光柱里,一个更大的雪包露出身影。

    这是?

    董库慢慢减速,停在雪包旁,抄起AK下车,靠近雪包。

    靠近一看,原来是一辆歪倒在边沟的客车,豪华的那种,里面都是太空躺椅,很宽敞的那种客车。

    此时,客车里没有尸体,到处逇血迹,破碎的车座椅车玻璃都说明,这是同样遭到袭击了,车上的人尽没。

    董库仔细扫视了下车里,犹豫了下钻进去,拽起一个大行李箱,没啥害臊,直接打开。

    一打开,里面各种首饰,钞票猛地露出,半箱子都是。

    “我去……”

    董库小声欢呼了声,抓起那些闪光的首饰兴奋的手有点抖。

    随之大致翻看,箱子里除了金银首饰再就是钞票,几种颜色的钞票。

    他认识的就有软妹币,欧元,英镑,美刀,数额怎么滴也有大几十万,或者更多。

    发财了……

    这是他脑海里翻滚最多的词汇。

    扔下行李箱,拽过身边另一个打开,眼前一亮。

    里面同样是财富,不同的是全是钞票,成捆的,红色票子居多。

    不会都是吧!

    董库兴奋的拽过又一个带血的行李箱,打开。

    里面光泽璀璨,色泽绚丽,各种光泽刺的他眯起眼睛,挪开头灯的光柱才敢再次看去。

    里面各种宝石,各种项链,各种钻戒数不胜数,大部分都是,怕是有几百件。

    真的发财了!

    董库兴奋的抓起一把首饰,再任由这些价值不菲的宝贝顺指缝滑落。

    可滑落着,董库眼中的兴奋却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兔死狐悲的悲伤,还有淡淡的恐慌。

    这是死者留下的,他倒不是介意发死人财,而是想起这一路到这,他没见到一个人,哪怕尸体。

    小镇上,他要是愿意,那些留下的财富还不都是他的?他甚至可以挑挑拣拣。

    这里,又何尝不是。

    如果这前面的城市也被袭击了,那,财富还不是天文数字?

    可他能带走吗?

    他到目前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能不能跟家里联系上等待撤侨都是未知,生死不知,这些身外之物又有什用?

    董库慢慢站起,扫视了下破败的大巴内部,视线没有在那些财宝上停留,略微停顿哈腰钻出车外,上了卡车驱车就走。

    这无声的世界里,财富都是他的,可他要来何用,连一套棉衣棉裤都抵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