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全球冰汽时代 > 第00001章、兽潮
    某年6月25日清晨非洲某地,天空阴沉沉的,气压极低,似乎要下暴雨。

    突然,阴沉的天空中,一个耀眼的巨大光团在云层之上飞速穿过。

    “什么东西?”卡车旁枯坐的董库盯着极速掠过的光团眉头微邹。

    “导弹吧。”

    “不可能,导弹哪来那么大光团,应该是助推火箭……”

    身边的人纷纷议论着。

    董库今年22岁,一米八二的身高,体重72公斤,偏瘦,是松江省人,大学刚毕业,毕业后选择来非洲开矿的二叔这里工作。

    经过两个月的军事训练,他已经熟练掌握格斗技巧和武器操作,有那么点当兵的味道了。

    大家纷纷议论呢,忽然,一阵隆隆声由远及近,追赶着光团声音迅速变大,呼吸间就震耳欲聋。

    突破音障的东西好大!

    董库腾的一下就站起,紧盯着光团飞去的方向,很是震惊。

    数秒后,远去的隆隆声近乎消失时,阴沉沉的天空骤然明亮,血红光泽透过云层照亮每一寸大地,入目到处红彤彤的,比夕阳要惊艳十分。

    同一时间,荒野里之前结伴狂奔的各种飞禽走兽,昆虫家畜都匍匐在地,身体沐浴在那血红色的光晕之中,瑟瑟发抖,虔诚无比。

    这奇异现象让一早就待在空地的工人们再次议论。

    董库也头一次见到这种异象,但并不同意其他人说的什么血日,什么祥云只说。

    天空阴沉沉的太阳都看不到,血什么日……

    沐浴血红光辉数秒,大地忽然如筛糠一般抖动起来。

    董库被骤然袭来的抖动震倒,大骇中抱头蜷缩保护自己。

    其他人也和他情况差不多,能站住的寥寥无几,大多都瘫倒在地,神情惊恐。

    剧烈抖动中地面突兀扩散出几公分到半尺宽不等的裂缝,数个地方甚至喷砂冒水,一幅世界末日般的场景

    而驻地以及不远处矿山那里,所见之处房倒屋塌,矿洞的入口也在剧烈摇晃中不断喷出数米高灰尘柱,短短时间矿区就灰尘弥漫。

    山坡上更是巨石不断滚落,发出隆隆巨响,呼吸间便形成滑坡。

    这恐怖的破坏性,震级怕是最低都要有八级!

    地震持续数秒,大地刚刚结束抖动,一阵隆隆巨响从光团消失方向传来,呼吸间就震耳发聩。

    不等巨响消失,匍匐的兽群开始躁动,随之互相攻击,鲜血飚飞中撕咬吞咽,头顶脚踢。

    往常温顺的家禽和食草动物也都加入杀戮和被杀戮之列,飞鸟也变成走地鸡,扑棱着翅膀,蹦跳加入这场杀戮盛宴。

    战团之中,活着的动物昆虫体型肉眼逐渐变大,獠牙血口极为狰狞。

    不出半小时,厮杀态势逐渐明朗。

    野牛大小的狮子,狮子大小的金毛,猞猁大小的家猫,大腿一样长的老鼠,小臂一般大小的螳螂相互拥挤着,目光都看向距离最近的城市。

    那里,散发着浓郁的食物味道,两条腿的食物……

    短短停顿片刻,存活的野兽昆虫似乎达成约定,只数秒,潮水一样的野兽昆虫就四面八方奔涌向城市……

    “老张,带人清理倒塌的房屋,老杜,抓紧搭建简易住处避免下雨淋着,李广全,带着车队去矿区拉回所有物资,训练组都跟着去。”

    二叔在驻地转了一圈后,在大家崇拜的目光中下达指令。

    董库是训练组的组长,闻言喊了一嗓子一边上车,心里一边暗暗佩服二叔。

    二叔居然未卜先知,今天凌晨就让所有人在空地枯坐,要不,房屋倒塌还不知道多少人受伤呢。

    董库正琢磨呢,眼前突然一阵恍惚,不等他有所动作,视线里,一行字迹突然浮现。

    突然的变故让刚坐稳的董库下意识使劲眨巴了眨巴眼睛。

    而那行字迹也并没消失,字迹很清晰,却又不遮挡任何物体,很是神奇。

    按耐住砰砰的心跳,董库努力让自己镇定看向那行字迹。

    “星魂觉醒,目前魂力等级星尘初期。”

    这是啥意思?

    董库眨巴了下眼睛,“看”着那行字迹慢慢淡化消失不见。

    “董库,觉醒星魂啥意思?”

    字迹刚消失,坐旁边的董金柱就问道。

    “啊?啊……不知道啥意思……”

    董库一下没回过神来。

    吱……

    李哥这时也一脚刹车站住,盯着前方满眼的惊奇,跟着问道:“你俩都觉醒了什么星魂?”

    “是啊。”

    “我也刚看到字迹不知道什么意思……”

    董库俩人有点迷糊。

    “不知道干嘛用的……”

    片刻,李哥没琢磨明白什么觉醒,松开离合起步,离开驻地直奔矿区。

    都觉醒,那也没啥特殊的了……

    董库患得患失中来到驻地,带着二十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同伴,在倒塌的废墟里寻找物资装车……

    两个多小时后,第二车物资正装车,董库脸上一凉,随即抬头看向天空。

    下雨了……

    念头还没转过,目光一凝,惊咦道:“大家看,下雪了。”

    “还真是……”

    “热带下雪,真新鲜……”

    众人闻言仰脸看天,纷纷看到飘荡而下的雪花,大是惊奇。

    正看着呢,一阵扑腾腾的声音由远及近。

    董库一扭身,后背的AK就到了手里,咔嚓上膛,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随之下令道:“全员戒备!”

    “那是一群什么东西?”

    堂弟董金柱一边顺下枪一边问道。

    “管他什么呢,敢过来就打死吃肉。”李哥没当回事,抄起AK随之上膛。

    “这么大老鼠!开火!”

    董库说话间枪一下举起,在那些奔来的动物呲出獠牙锁定他们时,毫不迟疑扣动扳机。

    哒哒……

    密集杂乱的枪声骤然响起,几十米外立时血花飞溅。

    奔来的动物惨叫怒吼,翻滚挣扎相互撕咬竟然停止了前进,浑然不顾罩来的弹雨。

    十几把AK可不是小火力,一梭子子弹打没,十几个大小野兽全部倒在血泊里。

    “补枪,别过去。”董库换上弹夹说着单发点射,射杀那些还没死透的动物。

    他知道,临死的野兽最可怕,临死一击准能要了靠近人的命。

    “花纹像狸猫,个头怎么比猞猁还大?”李哥看着几十米外,很是诧异。

    “是啊,这老鼠怕是有猪大了吧,一二百斤了,这还是老鼠吗?”

    柱子一边寻找还动的尸体一边说了句。

    的确,这十几只巨大老鼠和像猎豹的猫,还有跟狮子差不多大小的巨狼,让人看着都瘆的慌……

    “重机枪固定好就走,再检查下别落下东西,这里短时间开不了工。”董库一边说着一边上螺丝。

    突然爆发的短暂事件没影响工作,大家在雪花慢慢变大中加速忙碌。

    “组长,你说这地震有几级?”

    一个同伴放下弹盒问道。

    “看样子最低八级,搞不好九级都有。”

    董库手不停的回了句。

    “你说地震就地震呗,怎么还冒出红彤彤的光芒呢?”又一个扛着弹盒的同伴接了句。

    “我感觉这地震像是火山喷发引起的。”董库直起腰,放下扳手说道。

    “你怎么确定是火山喷发呢,火山喷发还地震吗?”

    董金柱一边码放弹盒一边说了句。

    董库知道大家会有疑问,活动了下肩膀说道:“火山喷发有的会在喷发之初发出巨响产生巨震,会冒出火光,喷发时多数会出现电磁紊乱影响通讯,手机现在都没信号,卡车的收音机都是滋啦的电磁干扰声,到现在都搜不到一个台,所以我判断是附近的火山喷发了。”

    “那手机都没信号俩小时了,电磁干扰这么久?”

    “干扰没过去呗,我觉的董库说的有道理,没准就是火山喷发。”

    “要是火山喷发那可太吓人了,那隆隆声,震的腿都发软……”

    同伴们议论着,手脚不停,在大雪飘落中快速收拾。

    董库虽然感觉像是火山喷发引发的一系列奇怪现象,但心里一直隐隐不安,让他很不舒服,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不过直到坐着四轮驱动,八米六车斗的重卡返回驻地,除了雪片变大视线只有五六十米外,再没发生什么特殊事情。

    下车,跟柱子还有李哥没管不远处一大堆人研究那些带回来的野兽,先后钻进归他们的简易棚子里,快速换下湿漉漉的衣裤。

    董库一身干爽迷彩服正擦着头发呢,桌子上水杯里的水突然出现一圈圈的波纹,并迅速加重。

    余震?

    董库一惊,刚要冲出房门,外面突然传来大喊示警,紧接着枪声爆豆响起。

    武装袭击?!

    董库扔掉毛巾跟李哥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扑到木架边,在柱子扑来时,一家抄起一把AK先一步冲向门口。

    三人前后脚冲出房门时,周围所有房子里都冲出人影,且不少抱着枪奔向防御矮墙。

    矮墙进出车辆的豁口位置,十几个人抱着AK冲着前方扫射。

    哒哒的枪声盖住喊声。

    但董库不用听喊声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豁口大几十米外,一股黑影正向这里狂奔。

    牛群吗……

    董库枪托抵在肩窝,边跑边扣动扳机,心里却满是疑惑。

    远处奔来的黑影比水牛都大,奔在前头的在弹雨中踉跄数步轰然抢倒……

    “机枪子弹!!快特么给我机枪子弹!!”

    “快拿火箭筒来!!!”

    不等董库和李哥还有柱子扑到矮墙下,防御那里有人大声嘶吼。

    这么大个的狮子!

    董库在嘶吼中扑到矮墙下,更换弹夹同时也隐约看清雪中扑来的身影是什么了。

    那赫然是一只只跟水牛一般大小的狮子,还有一只只跟狮子一般大小的鬣狗,胡狼!

    这会,这些体型巨大的动物已经靠近不足五十米,后面,地面上尸骸堆积,短短数秒最少几百只大家伙被撂倒。

    “李哥!这是咋了?!”

    董库一边扫射一边大吼。

    “谁特么知道……”

    李哥边扣动扳机边吼了句,心里直发毛。

    “这边也有,过来了!!”后赶到的柱子突然尖声喊叫,手里的AK指向豁口左侧方向,火舌喷吐,根本不管枪管是不是会烧红。

    “卧艹!”

    李哥在这一刻突然顿住射击,惊恐瞪大眼睛。

    随着李哥喊叫,董库也看到奔来的兽群里,几只两三米长的大螳螂纵跳前突,小翅膀努力煽动着随时要起飞的架势。

    这些动物昆虫体型巨大这冲击还能承受,让人惊恐的是,子弹打在它们挥舞的巨大鏊肢上,竟然冒出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