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宿主她危险又迷人 > 第148章 《马甲被扒后》(二十三)
    这哭声中包含着她对白念的疼爱,也包含着她对白瑾的愧疚,与作为母亲的不容易。

    没有人百分百完美,可她却是在用真心爱着自己的孩子。

    洛沉鱼伸手搂紧了白母,慢慢跟着湿了眼眶。

    她咬着嘴唇,手轻轻拍着白母的后背,思绪渐渐飘远了。

    *

    白母打开心结后,对洛沉鱼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家里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只是这段时间,白瑾一直早出晚归,让白家人有些担心,却又管不了她,只能让洛沉鱼平时多注意白瑾一下。

    洛沉鱼一直关注着白瑾,知道她准备对慕尧动手了。

    这一次的任务,她不打算插手,就让慕尧和白瑾硬碰硬。

    因为两人背后势力都不一般,她若是单枪匹马,反而会连累原身,无法获得平静的生活。

    所以,她就负责毁去实验室就好。

    这般想着,洛沉鱼看了几眼白瑾离去的背影,然后提起包包出了教室。

    刚刚走出学校不远,宋亚辰就突然冲了出来,拿起一把刀就向她捅了过来。

    洛沉鱼见到白光一闪,立即弯腰避了过去,同时伸出脚扫向他的下盘,让他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保安见状立即冲了过来,用钢叉叉住他的脖子,按在了地上。

    “放开我,我要杀了这个贱人,为我爸妈报仇!”

    宋亚辰瞪着一双满含仇恨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洛沉鱼。

    因为愤怒,他的脸上青筋暴起,一片涨红。

    此时的他完全顾不得洛沉鱼的实力,一心就想着为死去的爸妈报仇。

    “你们放开我!”

    他仿若一头困兽,发出激烈的嘶吼,却又无力反击,只能徒劳的挣扎着,一双眼睛因充血而变得血红。

    洛沉鱼定定的看了宋亚辰两秒,然后在他身前蹲下,语气沉重的问道:

    “你真的想报仇?”

    “那是当然!”

    宋亚辰死死的瞪着洛沉鱼,恨不得咬下她一块肉。

    “我不是凶手,警察也证明了我的清白。”

    洛沉鱼凑近了宋亚辰,小声的说道:“可是我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你想知道吗?”

    宋亚辰闻言瞳孔一震,目光中先是怀疑,随即又难以控制的信了几分。

    警局其实也给他看了监控,证明凶手不是白念。

    可是,如果那天不是白念当众揭穿爸妈的秘密,或许他们也不会死!

    所以,他才将一切仇恨都转嫁到了白念身上。

    “如果你想知道凶手是谁,待会儿就到这个地方来,可千万别跟太紧。”

    洛沉鱼拍拍宋亚辰的肩膀,给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地址,然后站了起来,示意保安放了他。

    保安有些犹豫,万一宋亚辰再次伤了她怎么办?

    “放开他吧,他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洛沉鱼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去,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保安无奈放开了他,宋亚辰也顾不得其他,同样打了一辆车跟了上去。

    出租车在城里转来转去,慢慢的开始往郊外行驶。

    宋亚辰心里奇怪,却还是一直跟着洛沉鱼。

    只是没过多久,洛沉鱼就下了车,然后一辆黑色的小车把她接走了。

    “师傅,别跟太近,我们等会儿再去这个地方!”

    宋亚辰想起洛沉鱼的叮嘱,还是选择了相信她,吩咐出租车司机远远的坠在后面,以免被人发现。

    姜南昇开着车,时不时观察着后视镜,查看是否有人跟着。

    “念念,有人知道你今天去哪儿吗?”

    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轻声细语的问道。

    “没有,我谁都没说。”

    洛沉鱼有些“害羞”的与姜南昇对视一眼,复又低下了头。

    这个姜南昇疑心重,就连给她的地址都是假的。

    好在她早就知道了实验室的所在,没有被他骗了去。

    看着她这么乖巧听话,姜南昇心里信了几分,打开了车上的音乐,载着洛沉鱼疾驰而去。

    他在郊区绕了又绕,直到把洛沉鱼都绕晕了,才往真正的目的地赶去。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一处极其荒僻的地方停下了。

    天已渐暗,四处都是蛙鸣声,让人感到一阵闷热。

    “这是哪儿?”

    下了车,洛沉鱼害怕的打量着四周,凑近了姜南昇。

    “这就是我和你说的好地方。”

    姜南昇眼里闪过一抹邪恶的光,摸了摸洛沉鱼的头,牵住她的手往里走去。

    只是他还不知道,宋亚辰竟然已经先一步到了,此时就藏在实验室的某个角落里。

    与此同时,白瑾和慕尧也碰面了。

    两人来到了一座私人别苑里,一同在花园里赏着月光用餐。

    “这个不错,你尝尝。”

    慕尧将一份鹅肝推到白瑾面前,体贴的说道。

    在外人面前冷漠无情的他,对待白瑾总是有几分“特别”。

    白瑾随性的笑笑,尝了尝后点点头:“还不错。”

    “你喜欢就好。”

    两人对视一眼,眼里均是浮起一阵温情。

    这两人都是飙戏高手,若是不知道对方的目的,还真能将别人唬了去。

    突然,白瑾指了指慕尧的脸颊:“等等,这里有东西。”

    她说着就站了起来,拿着纸伸手向慕尧的脸摸去。

    电光火石间,她手里的刀叉迅速转换方向,朝着慕尧的眼睛毫不犹豫的插了下去。

    慕尧早有准备,抬手一劈,白瑾的手瞬间发麻,刀叉也被劈飞出去。

    她心中一凛,迅速往后退去,然后将面前的桌子掀翻,往慕尧身上扣去。

    慕尧伸出腿往前踹去,随即往后退开站起。

    而这个时候,白瑾已经拿着刀向他刺了过去,两个人缠斗在了一起。

    “你竟然都知道了?”

    白瑾此时才惊觉,原来慕尧一直都防备着她。

    “不然你以为自己能够接近我?”

    慕尧嘴角掀起一抹嘲讽,若不是为了引她出手,她又怎么可能有机会接近自己?

    今天,他就要把她抓住,然后送去给姜南昇做实验,好好探探她的秘密。

    “该死!”

    白瑾终于知道自己中了他的圈套,咒骂一声后,一身杀气尽数释放,全力以赴的向他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