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以浪漫之名 > 谁是凶手?
    许华一时间有些错愕:“这……淡季的时候,游客比较少。最近只有摄影师在我这里住宿,平时他出门之后,只有我一个人在。”

    沈良接着问:“所以你没有不在场证明,对吗?”

    许华:“我不知道昨天有没有人,看见我确实在。”

    沈良:“如果这样的话,许先生,恐怕你暂时还不能离开这里。”

    许华:“你们怀疑我?”

    沈良:“不好意思,你再好好想一想,有没有什么能证明你的不在场证据。如果没有,只能请你在这里待满四十八小时,才可以走。”

    许华摘下近视镜擦了擦,又戴上:“好吧。”

    此时,齐村长和几位警员在快递员的家外敲门,十分钟后,屋内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警员当中的一人,对齐村长和另外几个说:“我闻着有股怪味儿,你们有没有闻到?”

    几人嗅了嗅,不约而同的点头:“哎?好像是。”“好像有股子臭腥味。”“不对劲!”

    他们拨通了局里的电话号,沈良立马带着一位开锁匠赶了过来。

    半小时后,开锁匠打开了快递员的家。

    房子不大,往里看算是一览无余。

    尤为刺目的,是屋里那简易衣柜的帘子,有一大片似人影的血色!

    沈良转身对匠人和齐村长说:“今天真是麻烦二位了,你们先回去吧,有进展我会通知你的齐村长。”

    齐村长:“好的,那你们忙。”

    警察立刻封锁现场,并通知局里的鉴证人员过来取证,沈良和一位警员进屋查看。

    屋内干净整洁,没有明显打斗的痕迹,沈良和警员站在柜帘侧面方,手里垫着一张纸巾,准备掀开它。

    打开的一瞬间,警员脱口而出:“这也太惨了!”干呕了一声,匆忙出去,吐了。

    衣柜里,一位成年男子,被生生剥去了皮!他脖子上勒着床单,嘴上贴着胶布。八个铁丝衣架分别穿过他的两边肋骨,吊绑在衣柜里…

    沈良皱着眉,心想:这作案手法和第一个并不相似,很娴熟!或许,死的不仅是第一个人。剥皮…穿骨……难道,是在举行某种仪式么?

    他眼睛上下打量着面前这具,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快递员的尸体,又观察屋内能藏东西的各个角落。

    沈良转身四处搜寻无果,又开始纳闷儿:皮呢?凶手带走了?作案工具,也带走了?如果这个人真是快递员,那么…他一定看到了什么!

    一起命案,不可能一丝痕迹都没有。

    法医来取证之后,带着尸体回了警局。沈良和几位警员又重新地毯式搜索了一遍这个小屋。最后,在门后发现了一条细微的划痕。不像是平时磕碰的印子,更像一个带花纹的东西,重摔上去留下的。

    沈良拍下几张照片,留下两名警员在此看守,回局里等尸体DNA的化验结果。

    他去法医那里,取到第一具女尸生前被虐待的伤疤、伤痕记录、遗失的器官等等的证物。又催促着希望尽快可以验出,女尸在失踪人口里的DNA比对信息。

    沈良回到办公室,将证物多次从头看到尾,试图找到新的突破口。

    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器官这项。

    自言自语道:“她的心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