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以浪漫之名 > 凶手是谁?
    你是我的珍馐,我将你藏在心底,荒谬的认为,这是保全秘密的唯一方式。

    许华一时间有些懵,看着渔夫慌乱的样子,肯定不是在开玩笑。可是,这位摄影师到底做了什么?

    但,渔夫老秦接下来的话,令人毛骨悚然。

    他拉着许华向外退了几步,对他说:“我刚才…刚才亲眼看到他杀了人!咱俩先把他绑了,然后等警察来!”

    许华虽吃惊,但不忘了问:“叔,你看清楚没有?夜里这么黑,咱可别冤枉了人,绑人可是违法的。”

    老秦连忙摆手:“不可能不可能,我不可能看错!!他刚才摸着树上的,明明就是一个死人!”

    摄影师一脸茫然的听半天,最后算是明白了,站起来怒不可遏的向他吼道:“你胡说八道!!我没杀人!我…我刚到那就看到她吊在那儿!我什么也没干!再说,这大晚上的就这么巧你也在那儿?”

    话音一落,老秦气的直摔帽子:“华子,我天天晚上都去检查渔网,遛遛狗子,这你可是知道的!”

    许华想了想,对摄影师说:“确实如此。”

    摄影师气愤的指骂:“你们都是一个村的,当然互相帮忙,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同谋!”

    许华摊了摊手说:“报警吧。”

    老秦当然附和着,奇怪的是,摄影师也立马同意了。

    许华拨出报警电话,十五分钟左右,正在派出所查案的专案组队长沈良,和两位值班民警到达现场。

    了解了大概情况,向上级报告后,先封锁了事故发生地,留下两位民警保护现场。随即,沈良带三人回去做笔录。

    次日清晨,接到电话的齐村长让村委会成员,去找了村里当夜同样外出很晚才回家的两个人,一起到派出所。

    沈良让民警分别询问这两个人,又询问齐村长:“齐村长,昨晚只有这两个人外出很晚才回家吗?”

    齐村长说:“还有一个人,是快递站的。刚才我去他家里找,敲了半天门也没声音,以为他是上班去了。但是我到站里问,他们说昨天晚上这人清点货物到很晚。也没去上班,还以为是他睡过头要迟到了。”

    沈良又问:“按理说,他工作到很晚,那这么早,他又没去工作,还能去哪儿呢?”

    齐村长笑了笑:“这我就不知道了,嗯…会不会出去买菜了?”

    沈良思考片刻,有种不好的预感:“齐村长,得麻烦您一趟,带几位民警去他家里看看。”

    齐村长说:“应该的,应该的。”

    随后,专案组的几位警员跟齐村长去快递员家里查看。沈良总感觉这件事不太对劲儿。难道…他转身回到询问室,看了几遍摄影师的笔录,又翻了翻渔夫老秦的笔录,发现一个问题。

    沈良到等候室找到许华,将他带到询问室。说道:“许先生,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我还有点问题需要你回答。”

    许华说:“好的,您说。”

    沈良打开笔录核实:“根据你的笔录,昨天下午,你在摄影师出门后,外出发货和买菜,五点左右回到宾馆做饭。对吧?”

    许华:“是的。”

    闻言,沈良抬头看着他,问道:“那,谁能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