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以浪漫之名 > 巳月
    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从死去的土地里培育出丁香,把记忆和欲望混合在一起,用春雨搅动迟钝的根蒂。???——艾略特

    凌晨三点。

    一个男人从梦魇中惊醒,他“噌”的起身,僵硬的坐着。额头满是大滴的汗珠,掺杂着眼泪,落到墨色的床单上。

    他随手打开台灯,瞥了一眼看墙上的时钟,回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

    半晌,男人眼神冰冷,若有所思的说:“两年了。”

    四月。

    春雨滴滴答答的下了一夜,让空气都变得潮湿。每年春冬交替时,都让人感觉冷的彻骨。

    在这个离海岸线很近的岛上,人不多。都是一些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村民、渔夫和做养殖场的工人。

    小岛不大,经过近年来逐渐开发,在村子后面的山崖附近,规划了一个旅游景点。每年来玩的人寥寥无几,一般都住在村民家里。

    前年来了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在景区附近租了个房子做宾馆。这个人就是,许华。

    起初有些村民都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有钱闲的,在这个一年都没多少游客的地方做生意,能挣钱?

    后来时间长了,夏天的游客越来越多。许华扩建了宾馆,又重新装修,人们也开始夸赞他对挣钱的眼界独到。

    每年十二月到四月份是淡季,许华会收一些海螺壳和贝壳,做一些工艺品售出。

    这季节,枯叶和烂树枝碾在一起,蔫蔫的草皮覆盖着泥土都散出一股腐烂的气息。海风凌冽的卷着海水刮打着山崖。每天太阳落山后,唯一能看到的,只有远处灯塔那微弱的暖光。

    许华去村委会取回最近托人买的一些物品,又去村里唯一的一家快递站发出最近卖的工艺品,就回到宾馆做晚饭。

    傍晚,一位旅行摄影师,神情慌乱的闯出夜色,回到许华的宾馆,坐在前厅。

    这是宾馆最近唯一的一位顾客,每天早出晚归,说拍好照片,回去要做个人摄影展览。没准还能带动这里的景区热度,到时候送许华一些作品,挂在店里,那他也算做了点好事。

    许华见他回来,出去锁好门。随后端着温热的柠檬水走上前问道:“小店刚进了一些咖啡豆,您来杯咖啡吗?”

    摄影师点了点头,又慌张的问:“老板,我…我…你相信世上有鬼吗?”

    许华温柔的笑了笑:“您这是怎么了?”

    摄影师:“没…没什么。”随后尴尬的咳了一声,又说道:“来杯美式吧,多少钱?”

    许华连忙说:“免费的,我得手艺还不熟练,也不知道您喝不喝得惯。”话落,看面前这位并没有答复的意思,也不愿打扰,就走开去做咖啡。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突如其来的一阵敲门声,将两人都吓了一跳。

    许华立马去开门,原来是村里的一个渔夫。

    渔夫刚要说什么,转头看到了摄影师,惊恐的举起手,颤抖的指着他,大声对许华说:“快,快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