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先婚后爱莫晋北 夏念念 > 第2920章 她是毒药,无药可解4
    艾浓浓还是摇头,“可我们没有证据啊。”

    吕曼曼想想也是,她们现在根本都见不到小太阳,怎么能有证据证明孟星辰虐待孩子呢?

    两人不约而同的都叹了一口气。

    “好了曼曼,你还是去休息吧。”艾浓浓说道。

    这几天吕曼曼一直陪着她,晚上都没有睡好,眼底都有黑眼圈了。

    “那好吧,你也别想太多了,早点睡吧。”

    吕曼曼去睡觉了,顺手关上了灯,房间里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

    孟星辰是翻窗进来的。

    这种高度对他深不可测的身手来说,根本不是事儿。

    他趁着夜色,很轻易的就翻进了艾浓浓的房间里。

    至于为什么要翻窗,而不走正门。

    咳咳!

    那还不是怕艾浓浓不给他开门吗?

    当然,对于自尊心强烈的孟星辰来说,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的。

    就是夜深了,不想敲门,怕影响到左邻右里的。

    嗯,就是这样。

    孟星辰翻窗户进入艾浓浓的房间,在月色中,看到艾浓浓似乎是做了什么噩梦。

    她不停的摇晃着脑袋,嘴里还说着一些含糊不清的呓语,小脸上满是绝望惊惧的神情。

    一看就是陷入了梦魇。

    孟星辰心疼之下,顾不上其他,急忙一边摇晃着她,一边嘴里轻轻喊着她的名字,想要把她从梦魇中唤醒。

    叫了许久,艾浓浓才茫然的睁开眼睛。

    然后,她忽然扑进了他的怀里,整个身子都在不停的颤抖着。

    艾浓浓近乎哀求地喊道:“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孟星辰先是一愣,继而抬起手,将她拥入怀中。

    心疼地说道:“好,我不走。”

    两个人静静地抱着,相护依偎,岁月静好。

    孟星辰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温馨祥和。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这么乖巧的艾浓浓,只有在他们初相识的时候,才对他有过这种依恋的举动。

    他发现,就算是不说话,只是这样静静地抱着她,他的心里都觉得很幸福。

    艾浓浓又做了噩梦,再次梦到小太阳被带走的那一幕。

    她醒来之后,整个人还以为是在梦里。

    一时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看到眼前的人,就立刻扑了上去。

    许久之后,她的脑子才后知后觉的转动起来。

    闻到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温度……

    是孟星辰!

    艾浓浓猛地一把推开了他,“是你?你怎么来了?”

    孟星辰面沉似水,狠狠捏住她的下巴,眼神危险,“不是我是谁?你以为是沈见深吗?”

    熊熊的嫉妒之火让孟星辰失去了理智,他掐住她下巴的手指逐渐用力,“说!他每天来找你的时候,你们都做了什么?”

    “疼……”

    艾浓浓的下巴传来一阵疼痛,只觉得下巴都要被他给掐脱臼了。

    因为疼痛和惊慌,眼圈也不知不觉的红了。

    孟星辰见她眼睛红了,心里的火气莫名其妙的就消散了。

    急忙松开了手指,果然看到她的下巴都被掐红了。

    孟星辰又舍不得了,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的下巴,帮她缓解疼痛。

    这样亲昵的动作,让艾浓浓非常的不适应。

    她摇着头,避开了他的手指,“你别碰我。”

    孟星辰的动作一顿,眼眸微眯,“那你要谁碰你?沈见深吗?”

    他每句话都带上沈见深,在吃沈见深的醋。

    艾浓浓趁机拧开了台灯,在柔和昏黄的灯光下,看到孟星辰的俊脸紧绷,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怎么进来的?”

    “你忘了?你是我老婆,我来找我老婆怎么了?”孟星辰朝她逼近,“倒是你,一个有夫之妇,和别的男人天天见面是怎么回事?你想要背着我出轨吗?你要是敢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就弄死你!”

    艾浓浓气得牙痒痒,“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而且那种协议结婚,根本就不算数的!”

    “要我给你看看结婚证吗?孟太太,嗯?”孟星辰一把把她给拽了过来。

    艾浓浓惊慌不已,却不敢喊出声。

    吕曼曼为了她,这几天几乎晚上都不能好好睡觉。

    之前她才因为噩梦惊醒,而让吕曼曼跑过来安慰了她一番。

    现在她都不忍心再吵醒吕曼曼了。

    艾浓浓抗拒地说道:“你已经收到法院传票了吧?我们离婚的官司马上就要开庭了,在这之前你来找我,我就告诉法官,说你威胁受害者!”

    这番话说完,孟星辰的脸色果然变了。

    “你就真的要和我离婚?”

    “对!那根本就不是我的意愿,我连民政局都没有去,就和你结婚了。是你用了手段,这根本就不算数的!”

    孟星辰冷眸看着她,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就在艾浓浓以为他要发怒的时候,他却忽然勾起了唇角,“你这么说的意思,是在怪我没有昭告天下,没有给你一个婚礼?”

    艾浓浓气笑了,“你听不懂人话吗?我根本就不稀罕和你结婚,我要离婚!必须离婚!”

    孟星辰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你不想要儿子了?”

    艾浓浓深深吸气,怨恨地看着他,“我当然想要!小太阳是我十月怀胎辛苦生下来的。我不能够再怀孕了,他就是我唯一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不要他?”

    “那你还坚持要和我离婚?”

    “我要离婚,也要儿子。”艾浓浓恳求地说:“孟星辰,求你了,你就把小太阳还给我吧!你想要儿子,多的是女人愿意给你生,你何必非要和我抢小太阳呢?他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唯一的亲人了,求你别和我抢他,把他还给我吧!”

    孟星辰看着她的目光晦暗不明,“我不会把儿子给你的,你要打官司就法庭见吧。”

    “你……”

    “当然,你也有其他的选择。”孟星辰顿了顿,“你可以选择回到我的身边,做我的妻子,做小太阳的妈咪,那样你就不会和小太阳分开了。”

    艾浓浓不说话了。

    沉默的空气中,拒绝的意味不要太明显。

    孟星辰看到她这副软硬不吃的固执样子,心里就来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