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先婚后爱莫晋北 夏念念 > 第2915章 小恶魔来袭1
    没有律师肯接,明明知道会输的官司,哪个律师会接?

    接了岂不是会砸了自己的招牌吗?

    不仅是砸招牌的事儿,还会得罪孟星辰,没有人会干这样的蠢事。

    艾浓浓偏不信邪,咬牙道:“就算没有律师接,我也要打这场官司!”

    第二天,艾浓浓就去了法院,提交了诉讼书。

    要和孟星辰离婚,并且要回小太阳的抚养权。

    当诉讼书交上去之后,法院很快就受理了这个案子。

    因为艾浓浓自己没有请到律师,所以法院就给艾浓浓安排了一个律师。

    这个律师很年轻,是个女的,姓张。

    张律师虽然年纪轻,经验浅,但对待工作是十分认真的。

    经过了和艾浓浓的一番详谈,张律师对艾浓浓说:“艾小姐,其实我不建议打这场官司,因为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你都是弱势,很难赢回孩子的抚养权。”

    艾浓浓抿着唇,倔强地说:“我要打,不管结局如何,我都要去试一试,我不会放弃我的孩子的。”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会尽全力帮你去打这场官司的,只是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和张律师谈完之后,艾浓浓身心疲惫的回了出租屋。

    她拿钥匙打开大门,皱眉看着门口摆着的一双男士皮鞋。

    不用说她都知道,是沈见深又来了。

    这几天,沈见深每天都会过来。

    如果碰到她或者吕曼曼不在家的时候,他就会在门口等着,跟个无家可归的大型流浪犬一样。

    而吕曼曼却十分心软,每次都会给沈见深开门,让沈见深进来。

    比如说现在,站在门口就能听到沈见深和吕曼曼在聊天的声音。

    “呀,浓浓你回来了?”吕曼曼看了过来。

    艾浓浓勉强的扯了下嘴角,对她笑了下,“嗯。”

    “和律师谈得怎么样了?”吕曼曼问道。

    艾浓浓看了一眼沈见深,不愿意多说,只是含糊地说道:“还好吧。”

    沈见深见艾浓浓这样,也并不会觉得尴尬,反而笑着说道:“浓浓,我给你带了素芳斋的人参鸡汤,还是热的,你喝一点吧?”

    “对啊,浓浓,这人参鸡汤对身体最好了,你赶紧趁热喝一点。”吕曼曼在旁边说着。

    吕曼曼虽然不再劝说艾浓浓接受沈见深,但是总是在帮着沈见深。

    沈见深也改变路线了,不再跟艾浓浓提感情的事情,转而对她嘘寒问暖,天天都送滋补的食物来,还成功的收买了吕曼曼。

    上回吕曼曼的父母被孟星辰的人给带走,着实受了不少的惊吓。

    沈见深找了专业的心理医生过去,对吕曼曼的父母进行了心理疏导,让他们走出了被绑架的阴影。

    所以吕曼曼对沈见深十分的感激。

    沈见深企图这样,在潜移默化中,一点点的进入艾浓浓的生活中,让她慢慢的接受自己。

    反正四年他都等过来了,也不急于一时了。

    艾浓浓心里也大概能猜到沈见深的想法,可她现在因为小太阳的事情,真的是心力憔悴,没有精力去应付沈见深。

    只要沈见深不主动提及感情,她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见吕曼曼都帮着把人参鸡汤都盛好了,艾浓浓也不好拂了他们的好意,只好接过碗,开始喝人参鸡汤。

    -

    孟氏庄园。

    凭空响起了一声惨叫声:“啊啊啊,古董花瓶怎么都缺了一个口子啊!”

    佣人们全都被惊动了,纷纷跑了过来。

    就看到管家痛心疾首地抱着一个缺了口子的古董花瓶,哭得快要背过气去。

    自从小太阳来了之后,这庄园里的古董花瓶可遭了殃。

    小家伙闲着没事,整天捉弄人。

    这不,又把管家藏起来的古董花瓶挨个敲了个口子。

    听到管家的惨叫声,小太阳撇了撇嘴。

    这边还没有消停呢,花园里又传来了一个暴跳如雷的声音。

    “啊啊啊,是谁干的?是哪个兔崽子把兰花草都给拔了?哎呦呦,我辛苦种的兰花啊!”

    接着,不远处的洗衣房又响起了洗衣大妈的惨叫声:“啊啊啊,我刚刚洗好的床单,怎么全都粘上狗屎了?”

    “造孽啊!造孽啊!金龙鱼怎么都白肚子了?这可是三万块一条的金龙鱼啊!”

    “作死啊!作死啊!”

    “到底是谁干的,这么缺德!”

    小太阳满意地看着自己搞出来的杰作,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一溜烟跑得没影了,深藏功与名。

    孟星辰的面前,站了一排人。

    分别是管家、花园大叔、洗衣房大妈、还有负责景观的伯伯。

    众人七嘴八舌的把这几天被整的事情说了一通,一个个气得眼睛都红了。

    “先生,小少爷太淘气了!”

    “您还是管管小少爷吧!”

    “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孟星辰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眉心,“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

    “是,先生!”

    众人退下。

    管家走上前来,把一个印着美国队长图案的书包放在孟星辰的书桌上。

    “先生,这是小少爷的书包。”

    孟星辰把书包打开,往下一抖,哗啦啦掉出了一大堆的东西。

    里面有吃剩的零食、小玩具、水枪,平板电脑、还有一个作业本。

    看到这个作业本,孟星辰还是有点欣慰的。

    艾浓浓还没有送小太阳去上幼儿园。

    所以孟星辰在带小太阳回来的第一天,就送他去了一家贵族幼儿园读书。

    才上了三天的学,学校老师就给他打了不下十个电话。

    因为孟星辰的身份摆着那里,学校老师不会说得太直白。

    只是很委婉的表达了小太阳的性格过于活泼了。

    整天在幼儿园里招猫逗狗的,还经常欺负同学,把同学给惹哭了。

    孟星辰十分的头疼。

    他也没想到自己儿子是这个德行。

    可是有什么办法?

    亲生的啊!

    孟星辰翻开了小家伙的作业本,映入眼帘就是一堆鬼画符,写的大概是英文字母。

    算了算了,小家伙才三岁,现在才刚刚开始认字,能写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孟星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孟星辰揉了下有些疼的额角,看到在门口有个鬼鬼祟祟的小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