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先婚后爱莫晋北 夏念念 > 第2395章 计中计3
    “呜呜,我只知道了……”盛羽西满心恐惧,强忍着哭泣,脸上露出了妩媚的笑。

    很快屋子里就传出了,此起彼伏的喘息声和呻in吟声。

    “说喜不喜欢我这么对你!”

    “喜……喜欢。”

    “啪”的又是一巴掌。

    “说快点,难道你还敢犹豫吗?”

    “是是,我喜欢,呜呜呜……”

    “你是最喜欢被男人这么玩弄的贱人,是不是?”

    “呜呜……是……”

    “哈哈哈,没错!你们母女两个都是最喜欢被男人玩弄的贱人!”

    盛羽西满心恐惧,却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来取悦董宏伟,生怕他真的毁了自己的容。

    董宏伟看着身上不要脸的女人,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和解气的疯狂。

    舒曼丽那个贱人,居然足足骗了他十八年!

    说什么盛羽西是他的亲生女儿,让他对她们母女心疼不已,掏心掏肺的为了她们做了那么多的坏事。

    结果到最后,盛羽西根本不是他的女儿,舒曼丽这个贱人还想要杀了他!

    是她先无情的,那就别怪他先下手为强了!

    呵呵,舒曼丽不是最看重这个女儿吗?

    来看看这个盛羽西趴在他的身上,像是一条母狗一样,哪里还有当初高高在上,清纯女神的影子?

    他会把他这十多年来,所隐忍的痛苦百倍千倍的还回去!

    -

    此刻。

    当包围在黄家别墅的警察们全都撤走之后,舒曼丽才战战兢兢的从角落里走出来。

    她灰头土脸,一身的污垢,丝毫没有了往日豪门太太优雅的仪态,刚才真的差点把她给吓死了!

    她先是跑到黄家去打听消息,得知黄总公司已经破产了,之前黄家名下所持有的两个矿的经营权全都被下令收回了,并且还列出了一大堆黄总违法乱纪的资料。

    黄总想要逃跑,叫嚣着要给他的宝贝儿子报仇,还好在路上被抓回来了。

    舒曼丽吓得魂都没有了,黄总要报仇,岂不是要找她的羽西报仇吗?

    她思来想去的,觉得还是放心不下。

    董宏伟把盛羽西给救回来的时候,羽西当时神志不清,董宏伟也慌慌张张的,都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在现场留下什么证据。

    这样想着,舒曼丽就跑到黄家郊外的别墅去了,也就是黄有金的死亡现场。

    没成想,她去到之后远远的就看到那里也被警局的车给包围了。

    难道这些警察现在还在这里搜索证据吗?

    她刚凑上去,结果刚刚才靠近,就被一名警察面无表情的给训斥住了。

    她不死心,想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进去,结果却不小心摔进了旁边的阴沟里面。

    污秽沾了满脸,衣服上也全都是,弄得跟个要饭的似的,也没能进去看看里面的情况。

    舒曼丽在那里等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机会,最后无奈只能放弃。

    她决定还是先回去问问羽西,问问她还记不记得那天有没有留下什么证据。

    虽然说现在黄家破产了,黄总也被关起来了,可是保不齐警察会找出什么对她的羽西不利的证据,那样的话就糟糕了。

    舒曼丽回到了出租屋,看到里面空无一人,顿时心里就咯噔一下。

    不是说好了让盛羽西在出租屋里面等的吗?为什么她人不见了?

    舒曼丽慌了神,把出租屋里里外外都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盛羽西的半点影子。

    她急忙给董宏伟打电话,想问他知不知道盛羽西的下落,可是董宏伟的电话却无法接通。

    舒曼丽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最后她坐不住了,跑到楼底下大门口的保安亭里面去问,“大哥,请问你有没有看见我的女儿?”

    保安摇摇头,“你女儿是谁呀?没看见。”

    “我女儿长得很漂亮,三天前跟我一起到这里来的。”舒曼丽连比带划的形容了一下盛羽西的样貌。

    保安回忆了一下,“我想起来了,刚刚是好像有这么一个小姑娘。不过她好像是被你男人给带走了,我还问了一句,他说你女儿生病了,带她去看病。”

    舒曼丽的脑袋嗡的一下就炸了!

    为什么董宏伟会悄悄的带走盛羽西?

    难道董宏伟是发现羽西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了吗?

    舒曼丽感觉天都要塌了!

    现在十个亿的支票因为黄家破产而无法兑现,而董宏伟又把羽西给悄悄带走了。

    天哪,她的女儿!

    事情怎么会这样?

    明明整个计划她都设计得天衣无缝的,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按照她的计划来?

    被黄有金糟蹋的人为什么不是盛雪落,而变成了盛羽西?

    不过才短短三天的时间,黄家破产,黄有金死了,羽西现在也不见了……

    难道这一切,真的都和盛雪落那个小贱人有关系吗?

    舒曼丽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绝望而空洞。

    半响之后,她才爬了起来,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最近的警察局报案。

    “我的女儿被人绑架了!求求你们,一定要把她救出来呀!”舒曼丽抓着警察的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起来。

    -

    盛羽西不知道从自己被董宏伟带走到现在,有多长的时间了,可是至少也有二十多个小时了吧。

    在这二十多个小时里,她体会到了身在地狱般的痛苦折磨,惊恐还有绝望,让她的精神几乎崩溃。

    盛羽西原本以为她拼命的讨好了董宏伟,能够争取到一线生机。

    不管怎么说,董宏伟在过去的十八年里,也一直把她认为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是看着她长大的。

    就算是养条狗养这么多年也有感情了吧?

    可是当她放下自尊,像一条母狗一样的伺候他,做尽了羞耻的事情,最后却换来的只是董宏伟疯狂的嘲笑。

    董宏伟这个杀千刀的畜生,竟然把他们俩做的画面给拍下来了,还放给她看。

    哪怕盛羽西紧闭着眼睛不去看那些画面,也能够听到那些让她足以崩溃的声音。

    董宏伟笑得疯狂,毫不留情的嘲讽他,“你这个小贱人,你看看你这副下贱的样子,和一条求in欢的母狗有什么区别?早在你妈利用完我之后,又想要过河拆桥的时候,我就已经看清你们母女俩的真面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