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先婚后爱莫晋北 夏念念 > 第2007章 楚阮再次遇到危险
    潮湿中带来阵阵香气,深夜寂寞的味道。

    楚阮不由自主地走到窗边,撩起窗帘一角。

    她眼睛一眯,看见在漆黑的倾盆雨水中,有几个人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雨夜中,那几个人身着黑衣,没有拿伞,朝着楚阮住的小院子而来。

    来者不善。

    楚阮暗叫一声好险!

    如果刚才她不是做梦梦到厉司承,半夜惊醒,恐怕就着了道了。

    她在心里苦笑,厉司承,你来我的梦中,就是为了提醒我么?

    这件屋子不大,根本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

    楚阮左右察看一番后,看到了卧室那没有防盗窗的窗台,她心里快速做出判断。

    她一咬牙,纵身过去打开窗,手按着阳台,翻身出来。

    再合拢窗户,她的双手抓着窗边,身子整个都挂在了外边的墙上。

    她才刚刚藏好,就听见一声极为细微的咔擦开门声。

    楚阮的神经绷得紧紧的,全身都处于戒备状态。

    屋子里没开灯,有人先去掀开了床上的被子,“咦”了一声,然后说了句没人。

    这屋子巴掌大点地方,一眼就看完了,根本没地方可以藏人。

    那几个人仍旧不死心,床上床下,柜子卫生间,所有地方都翻了个遍,终于死心。

    其中一个人把手伸进楚阮刚刚睡过的床,说:“被窝还是暖的,人应该还没有走多远,我们追!”

    楚阮怕他们再次折回,索性多等了一会儿。

    反正她的体力还算不错,双手挂在窗户外隐藏也不是很吃力。

    等了两分钟,她确定人都走了,正准备翻身回屋,突然后背飞出来一道刀光。

    遍体生寒。

    凌厉的刀光在空气中划过一道白光,楚阮躬身避过。

    她低头一看,原来那几个人根本没有走,现在正顺着排水管往上爬。

    这栋楼是上个世纪建造的四层楼房。

    楚阮在二层,她踩着遮阳棚和排水管道,几个蹦跳就爬了下来。

    刚刚落地,又是一道白光,一把小刀又冲着她而来。

    她拿捏准时间,伸手立刻拍在了,这把斜劈而来的尖刀侧面。

    指骨和刀面一接触,那人便“啊”的一声惨叫,刀子立刻甩脱在地。

    楚阮凝神一看,他们一共有五个人,皆是一身黑衣。

    “你们是什么人?”她厉声问道。

    那几个人不答,立刻又有一道劲风扑面而来。

    楚阮一回头,竟然是一根碗口粗的木棍子。

    她生生避开这狠戾的一棍,然后往地下一翻滚。

    爬起来的时候,发现另外几个人已经围堵住了小巷子的前后。

    看来,他们是不打算让她活着离开了。

    楚阮眯眼打量着这五个人。

    除了一个人拿着手臂粗的木棍,其他人手上都是锋利的匕首。

    这几个人就跟哑巴似的,不论她怎么问话都不回答。

    打退了一个跃跃欲试的家伙之后,其他人立刻冲上了前来,杀气腾腾。

    楚阮早就躬身,全身都处在戒备状态。

    她立刻与持匕首的那个高个子错身而过,右手五根指头并拢,猛地就打在了他的眼珠上。

    接着血花四溅,那人惨叫一声,仰天倒去。

    因为身处于围攻之中,楚阮出手有些重,用的杀招,又狠又急。

    她务必争取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眼前这五个人。

    在楚阮看来,武术只有两招,一横一竖而已。

    她从小学的就是杀人的技巧,一出手便是狠劲凌厉的杀招。

    而这五个人拳术也相当犀利,功夫练得不错。

    楚阮十几招下来,眼前已经倒下了三个人。

    吐着血,不得动弹,看来不是肋骨断了就是内脏出血。

    而楚阮也好不了多少,她的腰腹间此时突然感觉不适,疼得她眉头直皱。

    她在心里苦笑,暗叹道,宝宝你现在要是跟妈咪捣乱,我们两个可都没有活路了。

    楚阮这凶猛的出手,让剩下的两个人都吃惊不小。

    他们没想到,她竟能够在这种围攻的逆势之下,短暂时间里击倒三人。

    那两人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惧。

    稍微一犹豫,楚阮瞬间又放倒了一个人,只剩下最后一人。

    楚阮怀孕后体力大不如前,又处处顾忌到肚子里的宝宝,不敢全力而为。

    经过这一番恶斗,她的体力已经达到了极限。

    但是她的神经仍旧绷得紧紧的,根本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一旦被对方看出来她已经是强弩之末,那她和宝宝都会没命。

    好在剩下那一个人,被楚阮这凌厉如鬼魅的身手吓破了胆。

    见同伴们都死了,也无心恋战。

    那人被楚阮拧住了手臂,她刚一用力想要拧断那人的手臂。

    谁知他竟然肩膀一垮,生生地从楚阮手中跑了出去,然后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楚阮的脸上,分不清楚是汗水还是雨水。

    她不再犹豫,从倒地的人身边跨过去,快速离开现场。

    岳市这么大,她究竟能够躲到哪里去?

    -

    话分两头。

    陈惜儿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她揉了揉有些蓬乱的头发。

    她撑着床沿站起来,慢慢走到屋里穿衣镜前面。

    镜子里的女孩身材高挑,墨色长发垂至腰际,一双斜挑的凤眼微含冷色。

    桃唇色淡而薄,秀挺的鼻梁与稍扬的秀眉却相得益彰。

    陈惜儿摸摸下巴,暗忖幸好自己见风转舵,没有对厉司承死心眼。

    不然,厉氏集团这么快倒闭了,她可就惨了。

    她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她长得可真美啊!

    来自意大利比勒尔家族的罗伊,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陈惜儿。

    立刻对这个迷人的东方美人,展开了浪漫而热烈的追求。

    陈惜儿屡次勾-引厉司承无果,索性也就接受了罗伊的追求。

    现在厉氏集团出了事,她万幸自己有眼光。

    罗伊家族的权势和财富,让恒远在这一次厉氏集团带来的风暴中全身而退,没有受到牵连。

    这让陈惜儿更加肯定了,要抓住罗伊的决心。

    陈惜儿对着镜中的美人抛了个飞吻,嘴角扬起了势在必得的笑意。

    陈惜儿拿起了浴巾走向卫生间,打算美美的泡个牛奶花瓣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