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先婚后爱莫晋北 夏念念 > 第2000章 楚阮怀孕了4
    每天没有节制的,几乎随时随地都会扑倒她。

    楚阮安慰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有了宝宝呢?”

    厉司承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倒是无所谓,不过我的兄弟可不依。要不,你自己跟它讲?”

    说完,他猛地一把拉开了身上的浴巾。

    动作简单粗暴,他脸上的表情却是一脸的无辜。

    楚阮瞬间被强烈的视觉冲击。

    呆呆的,近距离地看着他的好兄弟。

    楚阮连回避的时间都没有,就和他的好兄弟面对面了。

    那狰狞可怕的庞然大物,正高高地抬头,恶狠狠地面对着她。

    虽然已经亲密接触过无数次,可是这样近距离的观看,带来的震撼,却远比最亲密的时候还要害羞。

    楚阮嘴角抽了抽,立刻别过脸。

    刚刚还在好好说话呢,他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楚阮的头偏在一侧,小声地抗议:“你干嘛?还不快把裤子穿上!”

    楚阮此刻的脑子里,莫名其妙地响起了赵老师在《动物世界》里面浑厚磁性的配音。

    “春天到了,动物的发青期也到了……”

    厉司承明显就是属于这种动物。

    都说男人的左右手,是自己最亲密的伙伴。

    但是厉大总裁自从人生第一次开荤之后,就再也没有麻烦过自己的左右手。

    想要排队爬上他床的女人数不胜数,从前年少荒唐的他曾经一夜解决过三个女人。

    可那都不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自从有了楚阮,她温柔美丽的身体总是让他夜夜都吃得很尽兴。

    自从楚阮怀孕后,他迫不得已,才又过上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生活。

    试想想,每晚楚阮都穿着薄薄的丝质睡衣,睡在他的怀里,对他说着温言软语的话。

    这对一个身心健康的正常男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挑战!

    厉司承只能靠着想象力,在心里翻来覆去地折腾。

    把楚阮像是一张烙饼一样,正面、反面都想了个遍。

    然而,这样其实并没有什么鬼用。

    厉司承深深地看着楚阮,声音沙哑道:“过来。”

    楚阮知道他的谷欠望很强,几天不做已经是极限。

    要是换了以前,她怎么样都会满足他。

    可是现在有了宝宝,厉司承在她心里的地位,立刻降低了一级。

    “乖,你忍一下。”楚阮不住地软声安慰。

    厉司承暗中下定决心,只要一个孩子就够了。

    要是再来几个,他岂不是还要经历几遍,这样痛苦的过程??

    “我去洗个澡。”他郁闷地站起来。

    “你不是刚洗过了吗?”楚阮奇怪地说。

    “刚才是热水,这次是冷水。”

    厉司承走进卫生间,哗啦啦地拧开了冷水龙头。

    -

    第二天早上,厉司承出门的时候,拉着楚阮吻别。

    他今天吻得格外缠绵,格外的恋恋不舍。

    直到楚阮气喘吁吁地抗议,他才放开她。

    “真奇怪,我怎么觉得很舍不得你呢?”厉司承说。

    “是舍不得我,还是舍不得宝宝?”楚阮撒娇道。

    “都舍不得!”厉司承抱了抱她,皱眉道:“你胖了。”

    他居然说,你!胖!了!

    楚阮眉头一挑,“你嫌弃我?”

    厉司承失笑:“我哪里敢啊!我老婆最美最好看了!”

    “去去去!”再这么腻歪下去,他今天就别想出门了。

    楚阮抓起他的外套,推着他出门。

    厉司承穿上外套,看了她一会儿,又忍不住在她额头亲了一口,然后摸摸她的脸说:“我去上班了。”

    厉司承刚走没多久,客厅的可视电话就响了起来。

    楚阮按下了开关,门口保镖的脸露了出来,“楚小姐,厉老爷子来了。”

    厉老爷子怎么挑这个时间过来了?

    专门避开了厉司承,难道又是要赶她走吗?

    楚阮手忙脚乱赶紧整理衣服,她可不希望老爷子说她被厉司承宠得无法无天了。

    她和厉司承已经相爱,他们还有了宝宝,她不可能离开厉司承的。

    她打定主意,不管厉老爷子怎么样为难她,她都要坚持忍耐下来。

    等厉老爷子走进来的时候,楚阮礼貌地说:“老爷子,请坐。司承上班去了,我给您泡茶。”

    “不用了!”厉老爷子大步流星地走到她的面前,责备地说道:“你还泡什么茶?是要累坏我的小外曾孙吗?”

    楚阮:“……”

    见她半天不动,厉老爷子又说:“你们昨天去医院检查了吗?情况怎么样?”

    楚阮这才如梦方醒,回答道:“胎儿很好,有拍B超的照片,您要看吗?”

    “当然!”

    当厉老爷子看着B超照片的时候,激动得手都在颤抖。

    厉家不容易啊!

    当年厉若兰和李俊生私奔后生了两个儿子。

    曾经,厉若兰带着这两个孩子回来过。

    可是当时厉老爷子坚决反对女儿的婚事,所以他只在楼上远远地看了眼那两个孩子。

    后来厉若兰夫妻出事,幸亏他及时赶到,才救下了厉司承。

    厉老爷子感叹不已,如果他能够早到一步,说不定连另外一个外孙也一并救下了。

    也不至于让那个孩子被带走,到现在都音信全无。

    看着手中这张B超照片,虽然胎儿还未成形,但是已经可以看到正在健康的成长。

    厉家这三十年来,只得厉司承一个接班人,所以厉老爷子才会对厉司承如此严厉。

    因为他肩膀上的担子太重了。

    如今终于有后了,让厉老爷子怎能不激动呢?

    “老爷子?”楚阮见厉老爷子一直盯着照片,苍老的手还在微微地颤抖。

    厉老爷子这才恍惚过来,瞪着她责备道:“你怎么还不去收拾?”

    “收拾什么?”楚阮糊里糊涂地问。

    “算了,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老宅那边什么都有。”

    厉老爷子摆手道:“你这就跟我回老宅去,我必须要时时刻刻看着我的小外曾孙才放心。”

    楚阮已经答应过厉老爷子,要搬回老宅去住了。

    她没想到的是,老爷子竟然会亲自来接她。

    虽然厉老爷子对她一直都不满意,拒绝接受她。

    但是现在看来,厉老爷子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对她恶言相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