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先婚后爱莫晋北 夏念念 > 第1967章 楚厉甜蜜日常1
    阳光洒在原木地板上,像是好美好静的一幅画。

    楚阮从沉睡中醒来,她发呆了半分钟,才恍悟到自己身处于何处。

    原来她在厉司承的别墅里,而且躺在他的怀里。

    她静静地转过身,看见仍然熟睡的厉司承。

    他的头发乱了,有几绺发丝掉落在前额,使得他看起来比较没有威胁性。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仔细、专心地看他。

    楚阮发现,他的脸部轮廓很深。

    眉毛很浓,鼻子很挺,是很有男人味的一张脸,只是那薄薄的嘴唇抿得紧紧的。

    楚阮这样看了他好一会儿,心底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惆怅,但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终于,她叹了口气,推开他放在她身上的手,试着想走下床去。

    然而,当她的腿一接触到地板,她的全身就感觉到一阵酸痛,让她想起昨晚的种种。

    是的,昨晚她沦陷了。

    而且是一次又一次的投降,完完全全举了白旗。

    极度的疲惫,半梦半醒,如同被抛入大海,起伏全然不由自己。

    一整夜,断断续续,男人有着近乎变-态的毅力。

    厉司承时而温柔缱绻,时而冷漠暴力,控制着她昏沉无力的身体,予取予求。

    他为她禁-欲太久,平时倒没觉得怎么样,现在却一发不可收拾。

    在她的身上累坏了,直到天亮的时候才睡着。

    厉司承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大手一摸,眼睛猛地睁开。

    这小丫头,果然又逃走了。

    不过他不急,有他在,她能逃到哪里去呢?

    -

    铃铃铃。

    楚阮的手机响了,她吓得拍了拍胸口,正在想事情想得出神的时候。

    “喂。”

    电话那头传来低低的笑声,“你的腿还酸吗?”

    “厉司承!”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情,她的脸猛地就红了。

    幸好是隔着电话,不然又会被他取笑了!

    “呵呵,我知道了。”他的语气说不出的好听,“你在做什么呢?”

    “我在看电视,你呢?”她柔柔地问。

    “我在车里。”他说。

    楚阮愣了下,回过神来,跑到窗台去张望,果然看到他的车停在那里。

    “你在我楼下做什么?”她明知故问。

    他勾起了淡薄的嘴唇笑了,“现在还没有过十二点,你还是我的仆人。我来抓我逃走的仆人,嗯?”

    哎,谁叫她赌约输了呢?

    只好乖乖做他一天的仆人了!

    “那你上来吧。”

    楚阮都不需要跟他说房间号,因为她知道,她不用去问他是怎么知道她的住所的。

    毕竟这对他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厉司承推开了房门。

    这是一间不足四十平方的单身公寓。

    房间狭长,客厅卧室混作一起。

    房间的尽头,是厨房,旁边是卫生间。

    房间虽然局促,但是收拾得当。

    厉司承进来后,高大的身材坐在那里,瞬间让那小巧的客厅更显小巧了。

    楚阮抓了抓脑袋,拿自己的杯子给他倒了一杯水。

    厉司承好整以暇地拍拍身边的位置,“过来。”

    她顺从地坐过去,一双强壮的手臂突然抱住她,一个低沉的声音也在她耳后响起。

    “不准离开我这么久,让我开始想你了。”

    “拜托你,我全身都没力气了。”楚阮试着转开头。

    厉司承声音低低地说道:“我要你,不准躲我。”

    “你想做什么?”

    “你说呢?”他的双手说明了他的意图。

    楚阮的声音近乎求饶,“我真的好累,不要了。”

    厉司承爱惨了她可怜兮兮求饶的模样。

    他很尽兴,但是他却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她。

    可恶的大魔王!

    楚阮在心里一百零一次骂着厉司承。

    昨晚到今天,她是彻彻底底地累垮了。

    可是反观厉司承呢,一副神清气爽,吃饱喝足的模样。

    感觉到她在看他,他低头对她笑了笑。

    楚阮的眼光赶快离开,他俊美的脸上是一副吃饱喝足的慵懒模样。

    刚刚才把她吃干抹净的厉司承,挤在她的小床上。

    这张小床容不下身材高大的他,他只能把脚伸出床外的边缘挂着。

    看起来有些滑稽。

    “我饿了。”他慵懒地说。

    “什么?”楚阮睁大了眼睛,他以为自己在坐月子啊?

    动不动就吵着饿了,还非要她给他煮东西吃。

    厉司承拿起放在床头的手表看了看,优雅地说:“现在离十二点还有半个小时,你还是我的仆人,所以你要听我的命令。我现在饿了,要吃东西。”

    楚阮咬咬牙,她强忍着身体的酸涩,到厨房给他煮了几个黑芝麻汤圆。

    厉司承心满意足地吃完之后,满足地说:“还有五分钟,十二点的魔法就要结束了。那么,你应该给我留下什么纪念品呢?”

    “纪念品?”楚阮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

    厉司承笑了笑,在她脸上吻了下。

    “灰姑娘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之际,给王子留下了玻璃鞋,那么你给我留下一个吻吧!”

    -

    接下里的日子,厉司承似乎打定主意要赖上楚阮了。

    一个星期,他在楚阮的小套间里,要住上七天。

    要是楚阮暗示他该回家了,他就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你把我吃掉了,就不打算对我负责吗?”

    楚阮被雷得天雷滚滚,外焦里嫩。

    真该把他这副无赖的模样拍下来,放给全岳市那些花痴他的女人看看。

    她这样想的时候,他竟然还调笑说道:“今天下午阳光明媚,风光无限好。

    远远的,我就听见一只小白兔发出柔-弱的尖叫,不要过来!

    旁边的腹黑狼眼见四下无人,“啊呜”一声扑过去,把小白兔抓住,里里外外吃了个干干净净。”

    楚阮的脸刷地就红了!

    大魔王真是不知羞耻!

    他说什么带她去植物园玩,她还很高兴。

    她傻乎乎的还不知道,这财大气粗的腹黑大魔王,已经把整间植物园包了下来。

    阳光暖和,淡淡的,洒落在紫木雪纱上,将它们渲染得更加柔和美丽。

    与淡淡的阳光相互辉映,这里真的好美。

    “这是什么树?”楚阮好奇地问道,她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美丽的树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