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先婚后爱莫晋北 夏念念 > 第1943章 闹别扭的两个人2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她正要解释,却被他打断了。

    “你的唇这么柔软,天生就是用来亲吻的。”

    他的大手一路向上,抚上了她的红唇。

    沿着唇线缓缓地划过,冰凉的手指触起一阵奇异的感觉。

    厉司承薄唇微启,一字一字冷静地叙述话语:“齐白是不是也这样轻抚过你的唇,是不是也把你压在身……下?”

    “厉司承,你在说什么!我去见齐白是因为……”

    冰冷的薄唇,骤然覆盖了下来。

    他狠狠地咬住她的唇瓣,带来一阵微微疼痛的感觉。

    锋利的牙尖重重地咬破了她的唇。

    厉司承全然不顾她的拒绝,恶狠狠地亲吻着。

    被他的举动给吓到,楚阮下意识地使劲地推开他,却被他紧紧抓到手给反剪在身后。

    “好痛,放开我!”

    楚阮感觉得到,今天的厉司承很不对劲。

    她本能地害怕厉司承接下来的动作。

    他们已经在很短的时间里,做了很多情侣才会做的事情。

    可是那不是出自爱情,至少她不是。

    他长得太好看。

    太好看的男人,总是招架不住的。

    “你别逼我。”她心虚地说。

    厉司承低沉的声音威胁万分,“如果我逼你,你会怎样?”

    楚阮立刻动手。

    可是暴怒之下的厉司承很危险,每一招都是不留余地的。

    楚阮越动手越觉得不对头。

    可是这时候,厉司承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

    楚阮骑虎难下,心中连连叫苦。

    她大是气馁,仗着武术高强,所以还能勉强支持。

    然而也支持不了多久,厉司承避开楚阮的攻击的时候。

    踢飞了客厅中的一件摆设,那物件飞过去正好打在灯光的开关上。

    两人斗得酣畅淋漓,一直从一楼打到二楼。

    厉司承先是围着她打转,楚阮只好跟着打转。

    百八十个转打下来,在黑暗之中,早已晕头转向,哪里还分得出东南西北?

    然后厉司承突然改变了打转的方向,由顺时针变为逆时针。

    楚阮在仓卒之间,跟着改变。

    却不料脚步踏岔,一脚踩空。

    她身子一斜,就向后跌出去。

    这一切在楚阮来说是意外。

    而对厉司承来说,却是完全在他控制之下的事情。

    厉司承早已有了准备,楚阮身子一斜,刚刚发出了一声惊呼之际。

    厉司承已经伸手,向楚阮的手腕抓去。

    楚阮为了努力要平衡身子,双手向上举。

    厉司承很容易就把她抓住,将她拉向前。

    然后,趁着她还没有定过神来的时候,他在她后颈上重重一击,将她打昏过去。

    就可以将这个精英特工手到擒来了。

    厉司承算得很准,可是他却没有料到,楚阮在这样的情形下,还是没有放弃反抗。

    厉司承伸手抓向她,楚阮一觉察,竟然立刻反手一掌,将厉司承的手拍开。

    这一来,厉司承没有能够将楚阮抓住。

    楚阮的身子朝着二楼的栏杆掉下去,已经成为了定局。

    厉司承也不禁大叫一声。

    他动作快绝,右手才被拍开,左手立刻闪电似的向前抓出。

    在这种紧要关头,他当然完全无法考虑抓向何处,只求可以抓到楚阮。

    这一抓,却恰好抓在楚阮的腰际。

    当时楚阮的下坠之势已经形成,力量相当大。

    厉司承抓住了之后,用力一扯,只听得裂帛之声,楚阮的衣裳全被扯烂了。

    她今天去参加订婚仪式,衣服是一件石榴红的拖地长裙。

    楚阮今天原本,是去参加厉司承的订婚仪式的,所以她身上穿的是礼服。

    这件礼服无肩的设计,衬托她线条优美的锁骨。

    上身是繁复的褶皱,到腰间紧紧勒成盈盈一握。

    垂坠感很强的布料拉长了身形,前面到脚踝。

    这样繁杂的礼服本就单薄。

    她现在将裙摆提起来束在腰间,厉司承这么一扯,前半幅被撕开,后半幅自然落下。

    而楚阮的下坠之势,也亏得厉司承这一扯而止住。

    身子反而向前扑来,没有掉下楼梯。

    厉司承就在她的身前,所以楚阮自然而然就扑进了厉司承的怀中。

    厉司承怕她再掉下去,自然而然地把她紧紧搂住。

    这一双青年男女,就变成了紧紧相拥在一起了。

    楚阮拼命挣扎。

    这一挣扎对厉司承来说,实在是天地之间最无可抗拒的诱-惑!

    这时候美人在抱,而且刚才楚阮的衣服被扯脱之时,厉司承曾经在一瞥之间,看到了楚阮的身子。

    而这样的身子,现在就在他的怀中。

    厉司承生理正常,心理也正常。

    在这样情形下,很自然就会想发什么点什么。

    厉司承的心底,泛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这无法抵御的满足感,正一点点地吞噬着他的心。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让他莫名地恐慌,似乎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我和齐白不是你想得那样,你不能每一次都用这个理由欺负我!”

    楚阮困难地挣扎着转身,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

    却又跌跌撞撞地扑倒在床上,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想要逃离这个男人。

    一双修长的手臂伸开来,大手紧紧地抓住她,怎么也不肯放开。

    “楚阮……”他的声音里泛着浓浓的苦涩。

    楚阮大怒道:“你总是说我不在乎你,可是你什么都没有说,我怎么会知道!全岳市的人都知道,你的未婚妻明明就是陈惜儿!”

    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使劲一扯,跌入他的怀中。

    一双愤怒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里面的怒意,仿佛是滔天大海般不断翻腾着。

    看着他的愤怒,情绪万分激动的她,不怕死地捋着老虎的胡须。

    一双杏眸里,闪着亮晶晶的火焰。

    她整个人沐浴在怒火中,好像熊熊火焰中重生的凤凰。

    妖-娆与圣洁并存。

    皎洁得好像天边的明月;

    又妖-艳得宛如地狱盛放的彼岸花。

    一把推开痴痴怔怔望着她的厉司承,楚阮趾高气昂地爬下床。

    趁着他失神的瞬间,飞快地奔向门口。

    可惜,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她的手刚刚碰到门把,整个身体就凌空飞起,重重地摔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