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先婚后爱莫晋北 夏念念 > 第1872章 车神般的车技
    楚阮从小就独立,很早就学会做饭了。

    只是她厨艺一般,做的饭菜并不怎么可口,勉强算得上能吃而已。

    楚阮捧着一大碗色香味俱全的挂面端上餐桌,正转身去拿筷子。

    “好香。”厉司承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他不等招呼,自发地坐到餐桌面前。

    看着面的颜色,他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

    然后,他霸道地把那碗面径直从她面前移走,动作优雅地接过她手中的筷子,开始吃。

    楚阮无奈,准备再煮一碗。

    可惜挂面不够了,她只能眼巴巴地双手托着下巴,看他吃完了自己的早餐。

    一直等到他连汤都喝完了,才放下碗,拿纸巾擦了擦嘴,舒畅地说了一句,“好吃。”

    基于安全考虑,厉司承对食物的喜好一向不被外人所知,所以他一向都吃得很少。

    像这样痛快淋漓地大吃,还是头一遭。

    楚阮笑眯眯地提醒他:“厉先生,这是我的早餐。”

    “你的早餐?”他眉毛一挑,顺着厨房的东西一件件看过去。

    “厨房是我的,冰箱是我的,食材也是我的,就连水电气都是我的。我坐在自己家里吃碗面,怎么就变成你的了?”

    “哎,你还乱动我家的东西。”他摇着头,“罪加一等。”

    楚阮目瞪口呆,刚才你吃的时候怎么不说?

    看他漆黑的眸子里有捉弄人的笑意,生平第一次,楚阮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融化。

    吃人嘴短,更何况还住在他家呢!

    楚阮自发地拿过他吃完的碗去洗。

    等到洗好之后,打算返回楼上,她在经过厉司承的房间时,意外地听到里面传来压抑的喘息声。

    “厉司承?”

    没人回答。

    楚阮推开虚掩的房门,就见到厉司承满头大汗地在床上缩成一团。

    她狐疑地走过去,摇了摇他的肩膀,“你怎么了?”

    他额头全都是冷汗,紧闭着眼睛不说话。

    面是她亲自动手做的,绝对不会有问题。

    楚阮又使劲地摇了他两下,“喂,醒醒!”

    “你再摇我试试?”厉司承咬牙切齿地说。

    楚阮灿灿地收回手,问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厉司承苦笑:“胃疼。”

    见他脸色发白,不像是假装的,楚阮说:“去医院吧。”

    厉司承坚定地摇摇头。

    开什么玩笑!

    厉氏集团总裁一大早就去医院,股票不暴跌才怪!

    “那随你。”楚阮无奈地耸耸肩,打算退出去。

    走到房门口,她又转身倒回来,迟疑着说:“要不,我倒杯水给你?”

    厉司承这回没有拒绝,顺从地点点头。

    楚阮这么一直守着他,过了约莫半个小时,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她实在忍不住了,抓起他桌上的车钥匙,一把扛起他,“走,去医院。”

    厉司承这一辈子,还从来没有这样落魄过,要靠在一个女人的怀里。

    他的心里感觉怪怪的。

    可胃里翻江倒海地疼,豆粒大的汗珠不停地滴落。

    终于,他妥协:“好吧!”

    拉挡、换油门、转弯、换挡……

    眼看就要冲出弯道的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转。

    轮胎贴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尖声,车尾甩出一个漂亮的漂移。

    楚阮上一次把车开成这样,还是在罗马街头和敌对势力的特工追逐枪战的时候。

    要是放在一个月前,她打死都不会相信。

    她会为了送一个毫不相关的男人到医院,而亮出车神般的车技。

    毫不相关?

    嗯,大概是吧。

    到了医院急诊室,急诊室的医生一见到厉司承来了,都如临大敌。

    就连医院的院长,都匆匆忙忙地跑过来了。

    “厉总,这是怎么了?”院长见到厉司承痛苦的样子,被吓了一跳。

    这家私立医院属于厉氏集团。

    以前厉老爷子的身体就是由他们护理的。

    厉老爷子去美国养病之后,厉司承就再没来过。

    这下全院总动员,翻了天了,厉司承被七八个医生送进去检查。

    楚阮站在走廊上,透过玻璃看向窗外。

    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无牵无挂的她,竟然会对里面的病人产生了一丝丝隐约的担心。

    或许是担心他有什么事情,自己没地方可去吧!

    她在心里没什么信服度的为自己辩解。

    “楚小姐!”

    楚阮回头,见到云浪一脸大汗跑了过来。

    云浪见到她急忙问:“哥这是怎么了?”

    楚阮耸耸肩,“不知道,就吃了碗面就变成这样了。”

    “面?”云浪看了楚阮一眼,忍不住追问道:“什么面?”

    楚阮从善如流地回答:“普通的挂面,加了点辣椒油。”

    云浪变了脸色,奇怪地看着她,“你给哥吃辣椒?”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忽然咧开嘴,谄媚地笑着,笑得连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哥肯吃你做的东西?”

    这可是个八卦消息啊!

    一向小心谨慎的厉司承,基于安全因素,对于食物特别严格。

    他患有胃溃疡,根本不能吃辣椒。

    没想到,厉司承不仅让人大跌眼镜地将楚阮接到别墅住,还吃她做的东西,而且放了辣椒!

    云浪很有远见的意识到,厉司承可能当不了多久的单身狗了。

    医生的诊断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胃溃疡复发。

    楚阮按下心底的内疚感,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既然厉司承不能吃辣椒,干嘛要抢自己的面吃?

    楚阮推开病房门,病床上的厉司承正在跟云浪交代,吩咐他,绝对不能把他住院的消息泄露出去。

    见她进来,云浪扯嘴很暧昧地对她笑,谄媚地说道:“楚小姐,哥的身体就拜托你照顾了,我得去公司了。”

    他一边说,一边很识相地退出去,还关上了房门。

    见到她来了,厉司承的眼底升起一片奇异的感情。

    他抬起没有输液的另一只手,指了指床边的位置,声音低低地说道:“过来。”

    楚阮出于愧疚,也就难得顺从地听话走了过去。

    见他英俊的脸带着些苍白,格外疲倦的样子,她稍一犹豫,还是坐到了床沿。

    小小的病房,白色的墙壁,挂在天花板的吊扇,竟然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