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先婚后爱莫晋北 夏念念 > 第1735章 参加寿宴
    苏晚记起了跟她坐在一起打牌的几个美丽贵妇,笑吟吟的,似乎并不难相处。

    “至于我三叔,是我爸兄弟几个里脾气最温和的,你等会儿见了他就知道了。不像我二叔看上去一副敦厚老实的样子,其实肚子里装的可都是坏水。”

    “有你这么说自己叔叔的吗?”苏晚挽起唇角,紧张的心情轻松了几分。

    顾朝夕摸了摸她的头:“如果过会儿你真紧张,那就跟在我的身边,你只管微笑,至于其他的事情有我在。”

    苏晚抬起头看向他。

    顾朝夕一下又一下轻轻地抚摸她的后背,“你是我的女人,谁要想欺负你,也得看我答不答应是不是?”

    苏晚望着顾朝夕,他语气淡淡的,她却听得心头却涌动着一股名为动容的暖流。

    她原本有些忐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从容面对今天的寿宴。

    此刻,却因他的这句话,而突然生出了一股勇气。

    两人坐在车里,苏晚靠在顾朝夕的怀里,默默地抬头望着他。

    两人的头也越挨越近,苏晚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呯呯呯!

    忽然,车窗蓦地被敲响。

    苏晚回过神,立刻推开顾朝夕,尴尬地在副驾驶座位上坐好。

    顾连胜站在车外,一身笔挺军装,斜了他们一眼,神情严肃正经地走过去了。

    下车后,顾朝夕牵着苏晚的手跨进顾家的大门。

    顾家这房子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建造的洋楼。

    样式质朴低调,就像顾家人给人留下的印象。

    顾爷爷的寿宴摆了十桌。

    原本可以到酒店去摆寿宴的,偏偏老爷子一口咬住就是要在家里举办寿宴。

    不管子女怎么说服都不听,两厢对峙,最后以孩子们的妥协宣告结束。

    为了方便待客,顾家特地在前面庭院,跟后面的小花园里都搭了自助餐式的休息区。

    虽然简单但也收拾得干净,桌子上摆了酒水和糕点水果,供客人们自行享用。

    此刻庭院里或坐或站了不少人,有军装革履的,有西装笔挺的,也有裙衫袅袅的,你一句我一语地聊着天。

    不知是谁先看到了出现在门口的顾朝夕,其他人都纷纷朝着门口看过来。

    “哟,朝夕回来了?”有个中年男子笑着跟顾朝夕打招呼。

    顾朝夕也笑,拉着苏晚的手,好像没看到那些好奇打量的注视,带着苏晚直接进去了。

    “那就是朝夕的媳妇吧?”一个军官凑到另一个军官的旁边,用茶杯作掩护,轻声八卦道:“小姑娘长得蛮漂亮的,难怪会把宋老气得进医院了。”

    说到宋老,两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想到了那一晚大院里的群架事件。

    那晚后的第二天大清早,不少家长都带着自家熊孩子去宋家赔礼道歉来着。

    话说法不责众,宋老也不可能和整个军区大院作对,只能冷冷哼了几声了事。

    “据说那晚带头闹事的,就是这位朝夕的新媳妇。”

    “不过我还真好奇,宋家今天会不会让人过来给顾司令贺寿。”

    另一名军官喃喃自语了一句,摸着下巴,兴味地思索:“要来了还真是尴尬。”

    这边屋子里,顾奶奶跟一群麻将牌友坐在一块儿闲聊。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老姐姐,你这孙子是越来越俊朗帅气了呀!”

    有人眼尖,一下子就发现顾朝夕来了,朝着门口扬了扬下巴。

    几乎瞬间,几个老太太纷纷好奇地看向门口。

    只见一身黑色西装白衬衫的顾朝夕,跟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牵手进来。

    别看这些老太太年纪大,但消息却一点也不比年轻少,在场的多少知道一点内情。

    但有些八卦新闻也只能在肚子里好奇。

    再好奇,也不可能拿到台面上来问。

    “哟,这位肯定就是朝夕的新媳妇吧?”

    “长得这么漂亮,以前怎么都没见过啊?”

    老太太轻咳一声,装模作样地招招手,“你们来了啊?”

    “奶奶。”顾朝夕牵着苏晚的手走到客厅里。

    他看到其她长辈,立刻一一地问候:“金奶奶,李奶奶,蒋奶奶好。”

    几位老太太都笑呵呵地点头,目光却齐刷刷地在苏晚的身上打转。

    -

    与此同时,一辆黄得格外抢眼的跑车驶进了军区大院。

    车篷被刻意打开,车速被放得很慢。

    秦朗依旧穿得花里胡哨的,笑呵呵地一路跟迎面而来的人打招呼。

    也不管认不认识,就叔叔阿姨地乱叫一通。

    苏子同坐在副驾驶座上,扭头巴巴地望了眼热络打着招呼的秦朗,又扭回头,有些担忧地拧起眉头。

    苏子同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西装,除了上一次参加电影节,今天还是他第一次穿这么正式。

    车子在顾家门口停下,秦朗一跳下车就绊了下,差点跌倒在地上。

    “我靠,哪个龟孙子在门口丢了根香蕉皮!”

    “嘿嘿!”不远处,一个小孩子露出一个圆圆的小脑袋躲在树后面笑。

    秦朗蹲下身,捡起了地上的香蕉皮。

    苏子同的眼睛眨了下,那香蕉皮已经丢在了那孩子的脑袋瓜上。

    “哇哇!!”小孩子顶着那臭烘烘的香蕉皮,放声大哭起来。

    苏子同呆呆地看着一脸得意的秦朗,微张着嘴,愣是没从震惊里回过神。

    秦朗看着苏子同愣愣的模样,酷酷地说道:“看到没?小爷我可是大院第一混世魔王,这种小屁孩也敢跟我叫板?”

    苏子同小时候常常被人欺负,可是他都不敢打回去,导致他经常都受欺负。

    时间久了,他的性格才会变得越来越自闭,变得不爱出去玩了,也不爱交朋友。

    苏子同看着秦朗的眼神越发崇拜了!

    -

    这边,顾朝夕笑着跟几位长辈说了几句,惹得笑声不断从客厅里传出去。

    顾奶奶虽然没说什么,脸上的笑容却是一直没有断过。

    从前顾朝夕可从来不会陪她聊天,现在有了苏晚在身边,他才会陪着她和她的老姐妹聊天。

    这让顾奶奶觉得特别有面子,看苏晚也是越看越顺眼。

    突然警卫员从门口探头进来:“司令员让苏小姐去后花园,说是见见部队里一些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