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不想逆天啊 > 第0455章 这是很不科学的事情
    焦月宗的离开,方圆千里都已经是武道山的地盘。

    任何小势力都已经不存在了。

    当然。

    在这范围还是有一座城池的,这是被皇庭遗忘的城池,同时也是各大宗门所没有注意到的城池。

    想想人家顶尖宗门,哪一个不是掌控四五座城池,成立王朝。

    想他林凡不管怎么说,那也是霸气侧漏的存在,武道山的掌门,借助主神信仰体系,随意造就强者,这能耐能是一般人所有的吗?

    “许招,你带点人去将武道山范围内的那座城拿下,记住别伤普通百姓的性命,那些世家要是反抗,给点教训就好,愿意滚蛋的那就让他们滚蛋。”林凡说道。

    许招就是在等事情,如今掌门吩咐下来,他想都没想就带着人兴匆匆的朝着那座城袭去。

    林凡真不会选地址,将武道山安置在这破地方,资源实在是太稀少,看看这城池就能看的出来,一座城池的宗门,实在是不怎么样。

    但这些都无所谓。

    慢慢展,没看到武道山的地盘已经展到了千里,以后只会继续扩张。

    “走,我们先回去。”林凡挥手,大部队离开。

    出来这么久,收获还是很不错的。

    用他的话来说,一切都很平静,安宁,没有遇到任何麻烦事情。

    那些势力倒是安稳的很,知道武道山大部队到来,都乖乖的将地方让出来。

    山城。

    很普通的城池,没有惊人的地方,也无法跟那些真正的大城相比的。

    山城里有世家,属于占据一方的。

    皇庭被灭,山城沦为无人管辖的城池,那些世家自然有过想法,比如从世家摇身一变,变为城主。

    当这想法出现时,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只是山城世家不止一家,每个世家都想如此,那能如何,只能相互之间争夺,明争暗斗自然少不了。

    可惜,当许招来到山城的时候,一切都变的不一样。

    许招带着人直接传话城内每一个角落:“山城所有人听着,从今以后此城就归武道山所掌管。”

    当许招说出这番话时,山城都炸锅了。

    对普通百姓来说,他们是无所谓的,只要能让他们过的好好的,跟以前一样就行,甭管是谁掌控山城都不重要。

    但是对山城世家来说,什么人如此嚣张。

    至于武道山?

    听都没有听过,哪来的玩意。

    当然,在山城里还是有不少人知道武道山的存在,那就是一些势力的人,他们都被林凡给抄家了。

    想想外面又危险,也没地方可去,就来到山城当一个舒心的小老百姓。

    却没想到武道山的进度如此之快,竟然将手伸到了这里。

    阔怕!

    莫非就真的没有他们立足的地方了吗?

    那些世家对许招来说,就如同一群蝼蚁,直接土崩瓦解,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毕竟许招的实力可是达到了领域境。

    差点就能成为道境强者。

    岂是那些世家所能面对的,这其中的差距本来就大的很。

    武道山。

    张大仙兴奋的都快要跳起来了。

    “这小子脑子开光了,真的开光了。”

    他最大的想法就是壮大武道山,但没办法,那小子就是不给力,一天到晚都不知在瞎混什么。

    但现在。

    老天开眼了啊。

    那小子终于知道展武道山了。

    张天山待在武道山整日也没事情干,但为了让武道山变的神圣,他每天都在研究阵法,将各种阵法融入到武道山中。

    虽说他自身实力很弱,弱的可以忽略不计。

    但人定胜天,吸纳大地之力与苍穹之威,形成就算道境强者前来都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阵法。

    自从梁庸齐在外面深受打击回来后,就整日跟随在张天山身边。

    “张掌门,我最近刚学会了第一个阵法,您什么时候帮我看看。”梁庸齐问道。

    张大仙道:“嗯,不错,好好努力,等有时间我就帮你看看。”

    瞧瞧梁庸齐多么的会说话。

    没人在的时候,就直呼他为掌门,多么的懂事。

    梁庸齐点着头,如今武道山的人数越来越多,而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可不一样,就是武道山的大师兄。

    以前倒是没感觉这身份地位有什么不一样的。

    但后来,当有一名长虹宗弟子直呼他大师兄时,他的心态悄然生了变化。

    原来,被人舔的感觉就是如此舒爽吗?

    夜晚。

    林凡在屋内琢磨着一件事情。

    如果没有得到幽暗主神的传承,他占领后的地盘自然是不管不问,但现在不一样了。

    他急需要信仰。

    体内的神域生了变化,神殿已经完美的浮现出来,但是还很空旷,有更多的建筑需要浮现,就是想要浮现一个完整的幽暗神域,还需要更多的信仰。

    最为关键的就是。

    这段时间,他收割了不少信仰,幽暗主神的传承技能出现好几个,这些技能说直白点就是忽悠人的。

    林凡控制着神域中的信仰,穿梭次元,直接降临到山城里。

    同时施展主神该有的技能,梦境。

    这一夜,山城中的百姓们在梦境里,都梦到散着金色光芒的神像。

    好像有说,信仰武道山主神得到庇护。

    随后在山城中心地段,凭空出现一座神像,神像就是林凡的容貌。

    既然将地盘占领了,那自然得好好的利用起来,百姓们的实力虽然弱,但提供信仰是没问题的,而且信仰如果达到一定层次,还能提升他们的实力。

    想想就感觉很不错。

    次日!

    一缕朝阳笼罩着山城。

    早早出来的百姓们看到城中央那巨大的神像时,都吓的瘫坐在地上,随后自言自语着。

    “昨晚的梦……”

    他们昨晚都做梦了,在梦里好像生了什么事情,但因为是梦境,所以给人的感官不是很强烈。

    “这是谁搞出来恶作剧。”

    “是谁将雕像放在这里的?”

    百姓们围聚在一起,很是迷茫,不是很懂现在是什么情况。

    山城偏僻的角落,一间破旧的屋内。

    一名妇人不安的等待着。

    一声叹息传来。

    “哎!”

    大夫给一个孩子把脉,随后松开手摇头道:“没救了,准备后事吧。”

    妇人慌神:“大夫,你再看看啊,怎么就没救呢,一定有救的,求求您了。”

    大夫挣脱开妇人的手:“真没救了,病入膏肓,无从下手。”

    妇人瘫坐在地上,看着躺在那里的儿子,哭哭啼啼着:“他才三岁啊,怎么命就如此苦,不行,一定有办法,一定有的。”

    顿时。

    妇人回忆起昨晚梦境里的画面。

    她没有经历过所有的画面,因为要照顾孩子,时常都是休息一点点时间,然后醒来,但她记得梦境里的一些事情。

    紧接着。

    妇人抱起儿子就朝着外面跑去。

    周围的邻居看到妇人抱着无法医治的孩子,都喊着:“祥嫂,你这是要去哪里?”

    祥嫂没有回答,而是朝着远方跑去。

    “跟去看看吧,祥嫂真是天可怜了,男人死了,现在这唯一的孩子也快要死了。”

    “可千万不能让祥嫂出事,都去看看。”

    随后,周围的邻居们都紧跟在后面,她们也都很担心。

    城中央,那座雕像只是让很多人奇怪,但并没有什么跪拜祈祷的事情生。

    莫名其妙出现的东西,鬼知道是哪来的。

    应该就是掌控山城的武道山搞出来的,目的就是告诉所有人这里是他们地盘。

    或许就是这样。

    可就在这时,路过的百姓们都停下脚步。

    祥嫂抱着孩子跑来,随后噗通跪在地上:“救救我孩子,求求您救救我孩子。”

    有些百姓认出跪在雕像前的人是谁。

    “那不是城东的祥嫂嘛,听说他儿子病入膏肓,大夫都束手无策。”

    “哎,跪拜这有什么用处,还能显灵不成。”

    “是啊,但是怪可怜的,只能说她命苦吧。”

    祥嫂跪拜在那里,埋不语,心里祷告着,任由周围人说什么,她都没有放在心里。

    如今这是她唯一希望。

    那些跟随过来的邻居,看到祥嫂跪在那里,有人想上前说些什么,却被人拉住了,摇摇头。

    “不要去打扰她,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如果这都不允许,未免也太残忍了,等到她自己放弃了,就能慢慢恢复过来了。”

    众人点头,算是默认,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时间慢慢过去。

    天黑了。

    百姓们都回家,但是有许多百姓路过此处,依旧看到祥嫂跪在那里。

    在他们看来,这已经是没必要的事情。

    何必要这样。

    一切都是虚假的。

    那雕像怎么可能会救你儿子。

    次日,清晨。

    街道上人来人往,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祥嫂,一天一夜了,怎么还跪在那里,同时他们现祥嫂的孩子,呼吸变的很薄弱,仿佛随时都会离开。

    “哎。”

    “太惨了。”

    “不仅失去了男人,还要失去孩子,对祥嫂的打击也太大了。”

    武道山。

    林凡琢磨着,见鬼了,一天过去竟然连一点信仰都没有,还是说我哪里的步骤有些不对?

    但也不可能啊。

    这是很不科学的事情。

    可突然间。

    林凡脑海里有很细微的声音传来,在一根根信仰线条里,这声音来源的情况有些特殊。

    “什么鬼?”

    林凡有些懵,但很好奇,这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还是说这就是神域展后,所出现的新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