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不想逆天啊 > 第0321章 被发现了,被发现了
    风波流一直都在想,师弟到底有没有活下来,但一直感觉可能性很小。

    毕竟是剑宫剑主动手,威势非凡,岂是随随便便就能抵挡的。

    紧接着。

    他看到站在师弟身边的一名女子,还有一名老者。

    尤其是那名老者,给风波流一种极其恐怖的感觉,从这里可以看出,站在老者前面的女子并不简单。

    “大师兄,没想到你会在这里。”严九兴奋道,仿佛是不敢置信似的。

    风波流没有隐瞒:“小师弟,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看到小师弟没死,他也就安心了。

    “师兄,我给你介绍,这位是……”严九有很多话要说,但想到现在或许不适合,只能憋在心里,不过站在身边的女子可不简单,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

    “赵家赵青墨。”赵青墨开口道。

    风波流面色微变,除了那一个赵家,还能有几个赵家。

    “赵小姐,在下风波流。”风波流抱拳道。

    赵青墨道:“知道你,虫谷弑师叛徒风波流,放心,我赵青墨从不做打小报告的事情,你在这里隐居,不会给你泄露出去。”

    风波流脸色有些变化,但也没太大的反应,有的事情无需多说。

    而在说到弑师的时候,严九有些挣扎,很想亲口问师兄,到底生了什么?

    他不会相信师兄干出这样的事情。

    “咦!”

    此时。

    赵青墨的目光锁定在身体庞大的九妖身上:“这是……”

    她感觉陌生,但感觉是奇兽,毕竟从来都没有见过。

    严九一眼就看到九妖,他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没有说出来,这是帮主的东西,而且还是帮主从虫谷带出来的。

    只是没想到已经孵化出来,而且还长的这么大。

    “小姐,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虫谷的某个异兽。”站在赵青墨身后的老者说道。

    “异兽。”赵青墨颇有兴趣。

    而正在吃饭的九妖,仿佛是感受到似的,九个脑袋抬起来,十八只眼睛盯着赵青墨,龇着牙,出恐怖的声音。

    好像是在警告对方,别把你不纯洁的心思放在我身上,我是你得不到的虫子。

    “风波流,这头异兽我很有兴趣,出个价吧。”赵青墨说道。

    “这不是我的。”风波流说道。

    赵青墨笑了:“好笑,你身为虫谷弟子,在这里恐怕除了你,没人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不成?”

    “这是我家公子的宠物,你们想干什么?”不知何时,狗子拦在九妖面前,警惕的看着她们。

    虽然他没什么实力,但是公子的东西,他必须守护好,就算是放弃生命,也绝对不会退步。

    “这位是?”赵青墨问道,感觉事情的展,颇有些意思啊。

    风波流道:“这是宠物主人的仆人,赵小姐想购买这头异兽的想法,恐怕得落空,还不知赵小姐来武道山有何事情。”

    赵家是庞然大物,就算是一些顶尖宗门,在顶尖战力上,都不一定比赵家要强,同时赵家还掌握着常人不知的秘密。

    就是龙所在的地方。

    赵青墨道:“先不说这些,你说我购买异兽的想法会落空,这恐怕还真不可能,我赵青墨看上的东西就从来都没失手过。”

    风波流皱眉。

    其实他跟赵家没有矛盾,但关键的就是,林凡跟赵家有矛盾,将赵家公子打的瘫倒在地,还拿走了紫金龙元丹,如果让赵家知道是谁干的,恐怕还有些麻烦。

    他猜测,赵青墨出现在这里,有很大的可能性是为调查紫金龙元丹而来。

    否则没道理,地位崇高的赵家小姐,来这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

    风波流镇定的很:“赵小姐,这恐怕不是你能做主的事情,他的公子你自然不熟悉,但他公子的父亲,我想应该没人不知道,如果让你父亲知道你要强行购买那一位儿子的宠物,怕是会让赵小姐在赵家失宠啊。”

    赵青墨听闻这番话,抬起手指,放在嘴边,浅笑着:“这么厉害?我倒是想知道是谁。”

    赵家的存在,只要有点自知的人,都会知道是何等的恐怖。

    而她显然是不相信,如此渺小的武道山,会有赵家所不敢得罪的。

    就连身后的老者,都露出一丝笑意,好像是被风波流的话给逗笑了。

    在他看来,风波流好歹曾经也是虫谷的大弟子,虽然很年轻的时候就被逐出师门,但见识应该有吧。

    风波流已经现赵家小姐等人眉宇间的戏笑。

    他不是很想说出那是谁。

    但没办法。

    “幽城林万易。”风波流说道。

    顿时。

    赵青墨浮现在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丝惊愕。

    跟随在身后的老者也是如此。

    “怎么可能,风波流,你想留住这异兽,也没必要说这些谎话吧。”赵青墨说道。

    “狗子你让开。”风波流伸出手道:“既然如此,赵小姐将异兽抢走,我会如实将事情告知对方,不过风某还想提醒一下赵小姐,赵家子女众多,争夺激烈,无缘无故惹上一位就连赵家老祖都不愿多惹的人,后果还请赵小姐想清楚。”

    刹那间。

    赵青墨站在原地没有动弹,深吸一口气道:“你这是吃定我不敢动?”

    风波流道:“风某不再多说什么,一切都看赵小姐如何想。”

    赵青墨有些愠怒,她感觉风波流这是在威胁她。

    虽然很隐晦,但字面上的意思很明确。

    就在赵青墨还想多说什么的时候,站在身后的老者轻咳一声:“小姐,事情要紧。”

    老者是位霸道,而又自认为站得住脚的存在。

    如今听到林万易这名号后,也不敢多逼逼。

    小姐太年轻,年轻就会气盛,如果没有台阶下,他还真害怕小姐一怒之下,强行带走异兽,到那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对小姐来说,可没有任何好处。

    赵青墨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如今有台阶下,那就顺势而下,不想在异兽上多纠缠。

    风波流看向小师弟:“你怎么会跟赵小姐一起?”

    严九道:“师兄,我如今已经是赵小姐的门客,今后会在赵小姐手里做事。”

    风波流无声叹息,没想到曾经虫谷地位不熟的师弟,都开始为别人卖命,想想都感觉苦涩的很。

    “师兄,这人你见过没?”严九拿出画像展在风波流面前。

    这画像上的人就是林凡。

    严九见过,就是跟师兄一起的年轻人,同时也是赵小姐要找的目标,抢走赵家紫金龙元丹,这是大事。

    但他没有说,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风波流现师弟的眼神波澜不惊,没有任何波动:“没有见过。”

    赵青墨:“先去江城,严九,你可以跟你师兄多聊聊,事情结束后,来江城找我们。”

    “是,八小姐。”严九回道。

    武道山山脚下。

    “我知道他是谁了?”赵青墨说道。

    老者诧异:“小姐,这话是何意?”

    “拿走紫金龙元丹的应该就是林万易儿子,而他儿子肯定叫林凡,我将画像给严九看的时候,他竟然说不认识,这人可是跟他们九虫帮敌人一模一样,他身为九虫帮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赵青墨说道。

    “如果不信,大可拿着画像到江城一问便知。”

    赵青墨已经可以彻底确认拿走赵不凡紫金龙元丹的人是谁。

    老者夸赞:“小姐聪慧,佩服,佩服。”

    武道山,屋内。

    “大师兄,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当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可能会杀师父,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对不对。”严九问道。

    风波流看着小师弟,起身,走到门口,抬头看着外面的天:“小师弟,师父是我杀的。”

    严九坐在那里,听闻此话,端着茶杯的手猛的一顿:“我不信。”

    “是我杀的。”风波流道。

    突然。

    不知何时,严九手里多了一柄匕,抵在风波流的腰部:“大师兄,你可要知道,你在说什么。”

    风波流纹丝不动,声音依旧平静道:“知道,师父就是我杀的,如果你想为师父报仇的话,现在就可以杀了我。”

    严九眼睛通红,拿着匕的手都在颤抖着,匕尖微微刺到风波流的后腰,划破皮肤:“师兄,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将事情告诉我,当时到底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杀师父,只要你说出来,我可以原谅你。”

    “师弟,没有什么理由,师父就是我杀的,我就是贪图虫谷不传之秘《御虫术》。”风波流不想多说什么。

    “不可能,你是师父徒,《御虫术》别人学不到,你却可以学到,我不信你这个理由。”严九呼吸急促起来,迫切的想知道所有真相。

    “我在九虫帮知道,皇妖他修炼的也是《御虫术》,但是跟虫谷的不一样,你得知我在九虫帮的时候很震惊,你告诉我,是不是有关联。”

    风波流没有说话。

    “师父。”突然,一道小身影跑来,是林凡跟风波流救回来的小丫头。

    严九看着小丫头,又看了看师兄,随后将匕收回,朝着门外走去:“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还有小心二师兄跟三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