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暗色来袭:病娇妖精太勾人 > 第六百一十章要有点仪式感,约个麻将如何?
    是时候功成身退了,这里也没有他留下去的必要了。

    他来过,见证了阿狸步入了婚礼的殿堂,已经足够了。

    而他想要送给阿狸的一切,都已经因为跟她不再有其他关系。

    而掩藏在他心底的秘密里,永远不见天日。

    藏起来的,还有他们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的青春。

    他走向缪斯,五六米长的食人鳄爬到了草坪上。

    它的身上很干净,并不是一贯的各种污泥浊水淹没的一般鳄鱼。

    它是高贵的,跟着迟尽,它注定就是不一样的。

    万籁俱寂里,迟尽蹲下身,靠近了缪斯,轻轻地抚摸着缪斯的头颅。

    缪斯微微张嘴,锋利的牙齿,那可怕的外貌让所有人望而却步。

    只敢悄悄地注视着,没有人敢上前一步。

    缪斯注视着它唯一的主人,不知道为什么眼底仿佛泛起心疼。

    轻轻地用脑袋凑近迟尽,在他的手底下乖乖地蹭着他的手,还有衣角。

    在它的眼里,这个人就是神祗,是它一生效忠的主人,它容不得迟尽有这样的表情。

    “唔……”它出悲伤的声音,这是鳄鱼突然悲惘的嗓音,让闻者都忍不住鼻尖一酸。

    “哥哥……我们回家吧,别待在这里了,我们接缪斯一起回家。”

    妖精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去牵住了迟尽的手,把他拉起来。

    而他们两人走在前面,一头巨大的鳄鱼跟在后面,缓缓离开了宴会场。

    此生决绝痛失所爱,未来……希望再也不遇这样刻骨铭心的一个人了。

    因为心真的好痛,让他痛彻心扉的,还有他所剩无几的岁月,这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一男一女一鳄鱼,就这样缓缓离开了会场。

    在所有人的注目中,脚步不偏不倚,守住了他夜帝的威严。

    谁也不敢质疑这个男人,谁也不敢小看这个男人。

    他不是抢不走穆云罗,他只是不愿意抢。

    一个可以开着隐形战机落入帝都的男人,一个可以轻轻松松毁掉云家的男人。

    他的不凡他的威仪,早就容不得蝼蚁置喙了。

    “夜帝的威严果然不同凡响。”

    祝旭站在人群中,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其实也是怅然若失。

    今天……谁不是跟夜帝一样带着同样的心情来的。

    可是谁都没有那个资格走上红毯,跟穆云罗说出那段话。

    因为……穆云罗是真的爱过迟尽,而他们……则是白驹过隙的泛泛之辈。

    自己都知道自己根本没有站上去的资格。

    而他也的确厉害,当初知道他这个人的时候。

    也不过是个御林高中对面小巷子里的一个小混混,在他眼里也不过尔尔。

    可是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居然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

    已然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尊贵无虞的男人。

    且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穆云罗,这样的男人,着实难能可贵。

    “连他都放手了,我还有什么资格不洒脱?打扰了打扰了,今天这局,怕是我们前男友团最后一次聚了。”

    “既然是最后一次聚,那么就要有点仪式感,约个麻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