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儒道诸天 > 第63章 我输了,我站着。
    打倒英国拳王不是目的。秦至庸要做的是,有目的地打倒英国拳王。

    以秦至庸的拳术修为,只需一击“炮锤”就能将英国拳王打得爬不起来。可是那样一来,就彰显不出中国武术的魅力和强大。

    秦至庸上了擂台,高调行事,就是要为中国武术正名。

    秦至庸挥舞拳脚。

    叶问和各位馆主都知道,他打的是太祖长拳。秦至庸表演长拳,可不是像初学者那样,拳头轻飘飘的,而是充满了力量感。

    为什么不施展太极拳?因为太极拳讲究的是行云流水,中正安舒,彰显不出力量感。

    “拳王先生,来吧。”

    秦至庸向英国拳王招了招手。

    英国拳王震撼秦至庸的强大,但是他轻视中国人,这种思想根深蒂固。见秦至庸的动作和表情都是带着轻蔑。他哪里还忍得住。

    “啊。”

    英国拳王大吼一声,再次向秦至庸冲来。

    呼……

    拳头带着轻微的呼啸之声从秦至庸的耳旁扫过。

    秦至庸脚下的步法轻灵,犹如灵猫跳跃,身体的中心线非常端正。无论怎么移动,他的重心都没有丝毫改变。

    沉稳,灵活。

    就像是笨拙的大象在白云上散步。

    这,就是秦至庸的身法。

    英国拳王每次出拳,和秦至庸的身体都是差之毫厘。

    击不中。

    无论英国拳王怎么出拳,怎么提,都打不中秦至庸。每次避让,秦至庸几乎都是贴着英国拳王的拳头。

    就是那么几毫米的微小的距离,就像是天堑一样,把英国拳王和秦至庸隔开。

    秦至庸的武功修为还是宗师的时候,身法就到了入微的层次。现在他的武功修为,已经是大宗师,对自身的控制能力,更上一层楼。身法更是灵活沉稳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英国拳王的体能强大,可是身法不够灵活,出拳的度更是缓慢。要是他出拳的度和力量,再提高一倍,秦至庸或许有点压力,会认真对待。

    之前,秦至庸站立不动,任由英国拳王打了五十多拳。是向众人展示了抗打击能力。现在他施展身法,避开英国拳王的拳头攻击,展现的是身体的灵活和反应能力。

    杀人诛心。

    秦至庸不杀人,但是可以诛心。

    力量,度,身体素质,精神意志。

    秦至庸要在全方位地压制英国拳王。

    秦至庸不但要打倒英国拳王,还要击溃他的心理防线。让他知道,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

    每个人英国人,甚至是每个西方人,都认为英国拳王是强大的,是无敌的,击败一个中国拳师,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

    拳王“龙卷风”在擂台上,可不止是仅仅代表着他自己,而是代表着所有英国人,甚至代表的是全体西方人。

    秦至庸同样如此。他上了擂台,就不止是自己的事情,也不止是武术界的事情,而是全体中国人的事情。

    尽管,事实上,秦至庸代表不了所有的中国人,拳王“龙卷风”也代表全体西方人,可是一旦胜负出现,报社媒体,就会大肆宣扬。

    秦至庸要是输了,报纸上甚至不会出现他的名字,而是记载着英国拳王“龙卷风”击败了中国人。

    秦至庸一边闪避,一边说道:“拳王先生,你的拳头应该再快一点。”

    英国拳王没有搭话,一拳轰向了秦至庸的下巴。

    秦至庸的身体好像失去重力,脚步滑行,轻易避开了拳王的攻击。

    秦至庸的身法给人一种视觉上的错觉,前进的时候,像是在后退,后退的时候,则像是在前进。

    迈克杰克逊在舞台上的舞步,都能让人产生视觉上的错觉。

    秦至庸的灵活性,身体素质和协调性,比起以后的迈克杰克逊强太多。秦至庸身法给人带来的视觉错觉,比迈克杰克逊要强十倍。

    “拳王先生。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攻击一次。请小心。”

    话音刚落。

    秦至庸一击鞭腿扫向了英国拳王的脑袋。

    秦至庸出腿,力量大,度快,空中响起了一声沉闷的炸响。

    强大的攻击气势,把英国拳王吓了一跳。他举起双手,护住头部。

    就在此时。

    叮。

    铃声响起。

    第一回合结束。

    秦至庸的这一击鞭腿,离英国拳王的手臂,只有不到三厘米。

    铃声一响,秦至庸就收住了腿脚上的力道。

    可见,他对力量的掌控,的确是到了出神入化,随心所欲的境界。

    裁判立刻喊道:“停。秦先生,你不能再攻击。时间到了。休息十分钟。”

    秦至庸拍了拍裤腿,向后退了两步,说道:“放心,我还收得住脚。我们中国人,做人做事,光明磊落,可不像拳王先生那么卑鄙,依靠偷袭取胜。我秦至庸,要在擂台上,堂堂正正击败你们的拳王。”

    “好!”

    擂台下,所有的中国人都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大声叫好,掌声如潮。

    秦至庸这话,说得太提气。

    中国人听了,都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只要是中国人,做人做事,都希望堂堂正正。

    英国拳王消耗了不少体力,有些气喘吁吁。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气息已经乱了。

    秦至庸的呼吸还非常平稳,神态依旧气定神闲。

    两者的体能相比,秦至庸更强。

    休息十分钟?没有关系。

    秦至庸有的是耐心。别说是十分钟,就算是休息半个小时,也无所谓。

    拥有了实力,就拥有了自信。

    秦至庸胜券在握,不怕英国拳王休息恢复体力。

    英国拳王坐在擂台的角落,立刻就有助手来为他按摩,帮他放松肌肉。

    一位络腮胡子英国人走到擂台旁边,向拳王小声问道:“能赢吗?”

    英国拳王看着站在擂台对面角落的秦至庸,心有余悸地说道:“这个中国人太强了。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强大的人。我怀疑,他不是正常的人类,是东方巫师。”

    英国人的心态,有些奇怪。

    没有遇见中国强者的时候,他们会使劲贬低中国人。可是一旦碰到了强大的中国人,他们心里就会想到,神秘的东方,神秘的中国人。

    络腮胡子拍了拍拳王的肩膀,说道:“就算他是东方的巫师,我们也要赢。要知道,我们可都是上帝的子民。”

    英国拳王已经没有了开始的嚣张气焰。他此刻哪里还有必胜的心念?

    秦至庸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给英国拳王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先前一个回合,秦至庸还没有正式还击,就给了英国拳王巨大的心理压力。

    不过,只能硬着头皮打下去。至于想要赢,那就只有上帝显灵才有可能。

    秦至庸面带微笑地看着英国拳王。他和络腮胡子的对话,秦至庸是听得清清楚楚。

    上帝?他老人家今天可能休假,怕是照顾不到你们这些信徒了。

    儒家,不讲究信仰谁。

    修学儒家的学问,最终目的,是让自己成为君子。

    君子,当自强不息!

    别说世间没有上帝,就算真的有上帝,儒家的学子将来成为了君子、圣贤,也会和上帝平起平坐。甚至越上帝。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学无止境。

    真要有上帝,儒家的圣贤会不会越他?肯定会!真正的儒家弟子,永远不会止步不前。

    十分钟过去了。

    铃声没有响。

    裁判和擂台下面的裁判团商议,不能秦至庸出腿。

    再出腿攻击,就判秦至庸输。

    秦至庸刚才的那一击鞭腿,气势如虹,势大力沉,把在场的英国人都吓到了。

    秦至庸叹了口气,说道:“之前,不是说比武没有规则限制吗?躺下的输,站着的赢。”

    不要脸的人,秦至庸见过,但是没有想到英国人如此不要脸。居然临阵改变比赛规则,限制自己的挥。

    裁判说道:“无限制格斗,太不人道。我们大英帝国可都是文明人。秦先生你要是不同意,可以放弃比赛。”

    放弃比赛,就算秦至庸输。

    秦至庸笑着说道:“话语权在你们英国人的手里。你们想怎么说,想怎么玩儿,都可以。看来,我是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啊。还有什么限制,就一次性说出来吧。”

    裁判想了想,说道:“为了安全考虑,你不能攻击对手的要害部位。”

    秦至庸说道:“我要是攻击了拳王先生的要害部位。判我输。是吗?”

    裁判点头道:“是的。”

    秦至庸道:“好。我知道了。放心,我不出脚。”

    叮。

    铃声终于想起。

    第二回合开始。

    秦至庸主动攻击。他没有一拳把英国拳王打倒,而是不断出拳。一次把拳王打倒,不够震撼人心。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懂中国武术。

    只杀敌,不表演?

    那太偏激了。

    若是能打击英国人的气焰,为中国武术正名,提升中国人的自信心。表演一次又有何妨?

    秦至庸的拳头,开始的时候,不重,而是逐渐加重了力道。

    砰砰砰……

    拳头不断轰击在英国拳王的身上。

    秦至庸气势震慑,拳法攻击,直接把英国拳王打懵。秦至庸的每一拳,都有目的,拳劲,或刚猛,或阴柔,或刚柔并济。打断了英国拳王的筋骨,震毁了他的骨髓,破坏了他的神经。

    英国拳王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每挨了一拳,他就后退半步。

    “五十拳。”

    秦至庸打完,语气温和地说道。

    英国拳王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擂台上,眼中带着惊恐和绝望。他胸部以下的部位,没有疼痛,甚至没有了丝毫感觉。就好像是下半身不存在了一样。

    秦至庸依旧恪守着自己的底线,不杀人。

    死亡,不是最可怕。最可怕的是,等待死亡。

    英国拳王以后,生活不能自理,会瘫软在床。

    秦至庸的拳劲中,带有阴柔的穿透力道,破坏了英国拳王的神经系统和骨髓。以现在的医学水平,肯定是治不好他的伤势。

    裁判大声叫道:“秦先生,你犯规,犯规了。你攻击了拳王的要害部位。你输了。”

    秦至庸说道:“哪里是要害部位?还不是你们英国人说了算。拳王赢了,可是他躺下了。我输了,我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