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儒道诸天 > 第35章 把太极拳发扬光大
    抓药,用不着去药铺,端王府库房里的名贵药材,比起一般的药铺可是要齐全得多。

    把脉,熬药,秦至庸甚至还用阴柔的拳劲来为陈正英按摩,缓解内伤。

    陈正英震惊,说道:“秦至庸,你的拳术修为,已经在我之上。你把拳术,运用到了生活之中,和医术配合,相得益彰。疗伤的效果极好。你什么时候学的医术?”

    按摩,是一门高技术的技艺。不但需要强大的体力,对力量要有着精确的掌握,还需要对人体筋骨肌肉有着深刻的了解。

    随着拳术的精进,秦至庸也是最近才能做到这一步。只不过,就算以秦至庸的体力,也只能连续给人按摩半个时辰。

    给人按摩,实在是太消耗体力。

    “前辈,按摩舒缓了筋骨肌肉,现在你呼吸是不是觉得顺畅多了。”给陈正英按摩完,秦至庸一边用白酒洗手,一边说道,“说到拳术,我不过是仗着年轻,体力好。真要论拳术境界,前辈你绝对要胜出我一些。至于医术,我是到了京城,才拜师学的。现在还没什么经验。”

    陈正英现在感觉内伤好像一下子好了大半。秦至庸刚学会了医术,没什么经验,可是他的按摩手法和汤药配合,治疗内伤的效果,出奇地好。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陈正英身体素质过硬,内家拳修为深厚。若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人受了重伤,自我恢复能力低,就算是神医在世,想要医治好他的伤势,都会非常困难。

    自身强大,才是根本。

    其他的一切手段,都是辅助。

    陈正英活动了一下手臂,说道:“你过谦了。你的医术,比起一般的大夫,强很多。我现在感觉自己的内伤,已经痊愈。”

    秦至庸摇头道:“前辈,那是错觉。让你的内伤即刻痊愈,我没那个本事。半个月之内,你不能再和人动手比武。端王要是来找麻烦,我会替你挡下。”

    秦至庸让管家送来饭菜,和陈正英边吃边聊。

    陈正英问道:“秦至庸,你怎么会成为端王府的客卿?”

    秦至庸将自己进京之后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当陈正英听说秦至庸成为了永宁格格的老师,不免眉头一皱。

    秦至庸说道:“我没有传授永宁格格任何拳术,只教她读书。儒家的修心修身之术,我没有提及,重点讲解的是仁义礼智信这些理念。”

    陈正英点头道:“如此就好。攀附权贵,会被武术界的宗师们瞧不起。我们,毕竟是汉人。”

    满清时期,旗人在防着汉人。真正有能力,不愿意做奴才的汉人,同样在防着旗人。就像陈正英这样的内家拳宗师,绝对不愿意把自己的拳术,交给旗人。

    秦至庸叹了口气,说道:“心中有了好恶,就会有偏见。心有偏见,就不得其正。我自认为,自己的心,已经够正,意,已经够诚。可是在永宁格格的面前,想要让我把儒家的精髓,修心修身的方法倾囊相授。说实话,我真的有些办不到。我是汉人,永宁格格是满人,我们的身份不一样,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

    正其心,诚其意。

    说起来简单,真正做起来,实在是太难。或许,等哪一天,秦至庸的心中,真正放下了一切偏见,看待任何人,任何事,都是一视同仁。

    说不定,他就可以达到儒家的“定”之境界。

    尽管知道了缘由。

    但是秦至庸就是做不到。

    他过不了自己心中的那一关。

    只不过,秦至庸在教导永宁格格仁义礼智信这些理念的时候,非常用心,绝对没有误人子弟,胡乱讲解。

    要是永宁格格真正有了仁慈之心,依附在她麾下的那些汉人,可能日子就会好过一些。这样一来,秦至庸也算是有了点功德。

    不止是教永宁格格,就是和端王比武切磋,探讨拳术拳理,秦至庸都有所保留。

    一来,怕端王知道,自己的拳术和体力越了他,端王会心态失衡,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端王这个武痴,做事有些蛮不讲理,不计后果。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秦至庸不想给自己添加麻烦。

    二来,秦至庸答应过陈正英,太极拳不会外传。言出必行,遵守承诺,是一个读书人的品格。

    直到现在,真正对秦至庸的拳术修为,有一个深刻了解的人,只有陈正英。

    陈正英说道:“你能这样想,当然是最好。旗人是主子,我们汉人是奴才……哎。”

    秦至庸说道:“大清的社会结构,其实是一个畸形,非常不健康。自大明灭亡以来,旗人掌权,叛乱好像就没有断过。最多再过一百年,大清就会气数耗尽。人心不和,看似强大的王朝,其实脆弱不堪。”

    陈正英一惊。

    秦至庸胆子可真大啊。居然敢预言满清的灭亡!

    不等陈正英回话,秦至庸就又说道:“前辈。这次来京城,不会只是你一个人吧?”

    陈正英知道,秦至庸是不想再继续谈大清和满汉之别这个话题。他点头道:“少琪、老二、阿乾,都来了。他们在东边的河南会馆落脚。”

    秦至庸说道:“我去见阿乾和二叔他们。前辈你的现在情况,出王府不方便,就住这里。”

    没有端王的肯,陈正英的确出不了王府。

    陈正英说道:“那就多谢了。”

    ………………

    河南会馆,是河南商人们来京城做生意的落脚点。杨昱乾、陈少琪、陈正洲就在河南会馆里急得团团转。

    他们刚来京城,人生地不熟,银子带得不多。可是偏偏这个时候,陈正英被端王抓了。

    还没有打听到秦至庸的消息,陈正英又出了事,真是祸不单行。

    三人都会武功,特别是杨昱乾,拳术武功离宗师之境,不过相差半步。可是拳术在这个时候,好像完全派不上用场。

    权利和武功的较量,权利占据了上风。

    陈少琪眼睛都哭红了。她拉着杨昱乾的手臂,担心道:“阿乾,我爹被抓进了王府。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端王爷会不会对我爹不利?”

    杨昱乾没有丝毫办法。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陈少琪。师父被抓,他和陈少琪一样担心和着急。

    陈正洲一拍桌子,愤怒道:“不用想了。深夜我潜入端王府,把大哥救出来。”

    潜入王府救人?

    可是王府防卫森严,岂能轻易出入。可是,前去救人,好像是唯一的办法。

    杨昱乾眼中闪过坚定的目光。自己的武功最高,就算要救人,那也是自己去。

    不能让二叔和少琪冒险。

    正在此时。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

    三人犹如惊弓之鸟。杨昱乾立刻做出了防御的姿势,隔着房门问道:“谁?”

    “是我。秦至庸。”门外传来了秦至庸的声音。

    杨昱乾、陈少琪、陈正洲顿时惊喜无比。

    杨昱乾打开房门,只见秦至庸身穿道袍站在门外。要说秦至庸有什么变化?那就是他身上的气质更加沉稳,头更长。

    “秦先生。你在京城没事,真是太好了。”杨昱乾激动地说道。

    秦至庸笑着说道:“我能有什么事儿?我过得还不错。不愁吃喝。我来,是给你们报个信。陈正英前辈住在端王府,暂时不能出来。你们不用担心。”

    陈少琪终于得知了父亲的消息,说道:“秦至庸,我爹被端王抓走,我们怎么能不担心?我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他不能离开王府?”

    秦至庸用温和的语气对陈少琪说道:“不要急。遇到了大事,切忌急躁。咱们坐下慢慢说。”

    秦至庸坐到了八仙桌旁,陈少琪亲自给他倒茶。

    喝了一口茶。秦至庸将陈正英在端王府里的情况说了一遍:“……我现在是端王府的客卿。只要有我在,陈正英前辈就不会有事。你们就放心吧。”

    听完了秦至庸的话,三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陈少琪说道:“可是,我爹的伤?”

    秦至庸说道:“没什么大碍。半个月之后,陈正英前辈的伤势,就能痊愈。我会想办法,让端王把陈正英前辈放了。不过,千万不能急,要慢慢来。你们要耐心一点。”

    杨昱乾说道:“我们相信秦先生。”

    秦至庸看了杨昱乾一眼。

    现在的杨昱乾,和在陈家沟的时候相比,气质上有了很大的不同。杨昱乾虽然还不是宗师,可是绝对算得上是高手。比起永宁格格麾下的六位武者,丝毫不差。

    只不过,杨昱乾的心态和拳术还没有完全和谐统一。换句话说,就是搏击经验和心理素质还有点欠缺。

    “阿乾。没想到你的拳术武功已经到了上乘境界。可喜可贺。”秦至庸笑着说道,“以后有什么打算?是留在京城开馆收徒?还是回村里?”

    杨昱乾眼睛一亮,说道:“秦先生,我们真的能留在京城吗?至于开馆收徒,我需要问一问师父。师父要是同意,那就没有问题。”

    能留在京城,当然是最好。回村里,做个农夫,杨昱乾的一身武功拳术,就没有了用武之地。会糟蹋了他这一身武术天赋。

    秦至庸站起身来,拍了拍杨昱乾的肩膀:“只要你们愿意,就一定可以留下来。我相信,陈正英前辈会同意你开馆收徒,将太极拳扬光大。”

    陈家的太极拳,已经外传。

    陈正英早已破了“传儿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祖训。

    事到如今,把太极拳扬光大的时机,已经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