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儒道诸天 > 第333章 治国,我不会。
    秦至庸、李世民、李元霸,三人不急不缓地出了蓝田县,往江都方向赶

    秦至庸在李元霸身上施了银针,遏制住了他强悍的体魄,让他的神志得以恢复。这是治标不治本。想要彻底康复,李元霸还要把提升心灵境界,增强“灵魂”。

    一路上,秦至庸每天晚上都给李元霸催眠,令他进入到深度睡眠的状态。

    经过秦至庸的调理,李元霸的“神”增强得很快,他现在完全看不出是个心智不全的人,行为和正常的少年人没什么两样。

    秦至庸的手段,令李世民惊为天人。

    吃过干粮,填饱肚子,休息半炷香的时间。

    李世民坐在秦至庸的身边,看着不远处的李元霸正在草地上玩耍,说道:“秦先生,我四弟已经完全康复了吧?他现在的神志,清醒了。”

    秦至庸说道:“距完全康复,还早得很。你四弟的心境起码要达到‘入定’,才可以驾驭筋骨的力量。李元霸是我见过最奇特,最天赋异禀的人。他真要是做到了身心合一,可驾驭浑身的力量,到时候能强到什么程度,我很期待。我想,二公子你也很期待吧。说不定,你们李家会多出一位大宗师强者。”

    李世民一惊,说道:“秦先生是说,我四弟将来会是大宗师?”

    秦至庸微微一笑,说道:“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其实,只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修行之道,脚踏实地稳步提升,每个人都能成为大宗师。只是,绝大多数人都是浑浑噩噩,根本就没有志向,想要达到先天境界都难。就算天赋异禀,也需要有师父教导,否则,再高的天赋,也会埋没。”

    大宗师,对于秦至庸来说,已经没什么秘密。

    哪怕是一个毫无修行根基的人,秦至庸花费心血专注培养几年,就可以强行将其提升到大宗师的战力。

    只不过,那样做相当于是拔苗助长,是在温室里培养出“花朵”来,和真正靠自身修炼到大宗师境界的强者相比,还是有点差距。就像是流水线上的工业产品,和大师做出来的纯手工产品,总是有那么点区别。

    更别说是人才的培养。

    培养人才,标准化,是必不可少,但是人文和情怀,同样必不可少。两者结合,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才是最理想。秦至庸讲学,给所有的学生讲的都是一样的学问,因为学问,就是真理,是不会因为个人意志而改变。同时,秦至庸也要因材施教。就是这个道理。

    一路走来,李世民见过太多的饿殍。

    关中一带,是李家统治的区域范围,情况还算好点,出了关中,百姓们简直就是民不聊生,都已经活不下去。

    李世民说道:“秦先生,您博古通今,知识渊博,不知可否教世民兵法和治国之术?”

    秦至庸说道:“二公子少年从军,看过不少的兵书,李靖将军更是兵法大家,以后你们可以相互交流。至于治国……秦某一介书生,会点拳脚,没有治理过国家。到底该如何治国?其实秦某也不知道。”

    治国,从某种程度来说,比起做科研更难。

    科学,就像是数字,有一就是有一,不会变成二,物质能量是守恒,只要现了某种规律,就能运用规律。

    不像是人心,每时每刻都在变化。

    随着心境越来越高深,对心理学更深入的研究,秦至庸已经逐渐体会到了“治国”的难度。

    如果是以前,有人问秦至庸如何治国,秦至庸或许会夸夸其谈。可是他现在不敢了。

    《道德经》记载:“治大国如烹小鲜”。

    可见,就算是圣人谈到治国,都要小心翼翼,谨慎再谨慎。

    秦至庸再厉害,精神境界也没有达到圣贤的境界。

    秦至庸说道:“半炷香的时间已过,休息好了吧?走,咱们继续赶路。”

    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已经休息好了。对了,秦先生,世民有个疑惑。”

    秦至庸道:“二公子请说。”

    李世民说道:“秦先生不是朝廷官员,没有和杨广见过面,为何决定要去吊唁杨广?”

    秦至庸沉默了一下,说道:“杨广在位期间,功过我不予置评,但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咱们华夏的皇帝。秦某好歹有些名气,是大家公认的大宗师强者。我应该去吊唁。”

    杨广三征高句丽,开凿大运河,功绩算得上是利在千秋。

    单凭这两条,秦至庸就要前往江都去参加杨广的后事。

    …………

    徐子陵带着五百多人,赶到了大隋和高句丽的边境。

    一个身材高大的光头汉子说道:“徐公子,咱们算是到地头了吧?”

    徐子陵道:“到了。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越过边境,去见高句丽那边的人。”

    光头汉子点头道:“徐公子放心,既然我们已经跟着您到了这里,就绝对不会再逃跑。”

    没有人手,徐子陵当然会自己想办法。他独自去了一个山寨,降服了山寨中的强盗。

    强盗们自称是绿林好汉,其实是乌合之众。

    打仗,强盗们肯定不行。但是押送货物,这些身强力壮的强盗们,还是能胜任。

    徐子陵施展轻功,进入高句丽境内。

    不到半里路程,就见到了关隘。

    徐子陵手握长剑,站在了城墙下。

    傅君婥站在关隘上,对身后的一个人说道:“打开关隘大门,让他进来。”

    徐子陵进入关隘,见到了傅君婥,说道:“娘……”

    傅君婥脸蛋上露出了一丝尴尬,说道:“子陵,你又长高了,以后,别再喊我娘了。你已经是大宗师的弟子,可不能再这么随意。”

    徐子陵当着关隘中的高句丽官员喊傅君婥“娘”,令她很不好意思。徐子陵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小乞丐,说话需要注重言辞。

    徐子陵说道:“我拜秦先生为师的事情,已经传到高句丽了吗?”

    傅君婥说道:“秦至庸那么大张旗鼓地收下你和王玉嫣为弟子,高句丽和突厥都知道了。我没有想到秦至庸会让子陵你来押送货物。看来,秦至庸对你很重视啊。”

    徐子陵说道:“先生创了‘平安商号’,打算做买卖。我现在是商号的掌柜。以后,商号的事情,由我来管。”

    傅君婥心中暗骂,秦至庸拿高句丽的财富来做生意,真不是东西。

    傅君婥说道:“子陵,我已经让人安排了饭食,你填饱了肚子再走吧。”

    徐子陵说道:“吃饭不急,先清点货物。”

    和傅君婥做了交接,清点了货物。

    当傅君婥看着徐子陵他们押送货物远去,顿时感觉到,徐子陵和寇仲已经长大,不再对自己依赖。

    自己和他们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以前。只希望以后双方不要成为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