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儒道诸天 > 第177章 暗器伤人太卑鄙
    孙茜已经展示了剑术,以任我行的眼光,判断不出来她的剑术造诣吗?

    肯定不是。

    任我行是觉得,左冷禅败了,自己不一定会败。

    利令智昏。

    任我行的内心,已经被贪欲私利添满,认不清自己。

    不止是任我行和岳不群这样的人会如此想,就算是普通人,都有这样的心理。不撞南墙不回头。别人办不到的事情,自己未必办不到。

    这就是所谓的侥幸心理。

    可是,世上就没有侥幸这回事儿。偶然中带着必然。能成功的人,必定有他的过人之处。失败的人,必然有其缘由。

    任我行不敢倚老卖老,像左冷禅那样“让”孙茜三招。现在谁还敢把孙茜当成一个小辈,那就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任我行一般不用剑,他的吸星大法就足以御敌,但这次他是带着长剑上擂台。

    任我行说道:“既然让老夫赐招,那老夫就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任我行抢先攻击。

    任我行的度非常快。

    但是孙茜看清楚了他每一个举动。周围的一切,包括任我行的动作,在孙茜的眼中,逐渐慢了下来。

    入定的心境,强大的身体素质,深厚的内力,令孙茜的视觉和感知力,成倍的提升。

    她的视力可以捕捉到蜜蜂和苍蝇的飞行轨迹。

    心境刚入定的时候,孙茜还有些掌握不了这些突然出现的能力,可是现在,她终于适应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再精妙的剑术招式,快,才能爆出威力。就像是辟邪剑法一样,一个“快”字,就足以纵横江湖。只要慢了下来,任何武功招式,威力就失去了八成。

    任我行的度,在其他人眼中,很快,但是在孙茜的眼中,则是太慢。

    和任我行对战,孙茜表现出来的风格,和刚才又不一样了。

    剑尖离身躯还有一寸的时候,孙茜才开始避让。

    孙茜如散步一般轻易避开任我行的长剑攻击,她的身法在东方不败和秦至庸的眼中,并不神秘。可是在其他人眼里,只要孙茜移动了步法,就会出现数道残影。

    这是因为他们的修为不够,视力不能清晰地捕捉到孙茜的动作,因而出现的错觉。

    东方不败说道:“任我行和茜儿的武功,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他出了十剑,连茜儿的衣角都碰不到。秦兄,茜儿的心境已经入定,你我要是不能继续进步,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追上咱们的步伐。”

    秦至庸笑着说道:“追上就追上吧。茜儿的修为要是越了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岂不是更好。”

    任盈盈穿着尼姑的衣服,站在令狐冲身边,说道:“冲哥,你说我爹有没有赢的可能?”

    任我行的攻击,凶猛如虎,霸气凛然,好像是压着孙茜打,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但只要是绝世高手,都能看出来,其实任我行是在被孙茜牵着走。

    令狐冲一脸凝重,说道:“孙师妹现在的剑法太强。风太师叔说过,孙师妹的武功剑法,可能会越我。没想到,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我就不是她的对手了。”令狐冲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孙茜的对手。

    令狐冲得了不少奇遇,不但学会了独孤九剑,还学会了吸星大法,一举成为绝世剑客。

    可是孙茜表现出来的剑术造诣,不是他能比的。

    养吾剑法,令狐冲又不是没有练过。可是他绝想不到,华山派的养吾剑法,竟然可以和独孤九剑相比。孙茜轻易不出剑,只要出剑,那就是犹如神来之笔。

    令狐冲的境界不够,武学素养低了,看不透武学剑术的本质。独孤九剑是绝世剑法不假,但不是至高无上。世间的剑术,殊途同归,只要境界够高,就算是基础剑法,施展起来同样可以和绝世剑法媲美。

    不止是令狐冲,其他武林中人都是一样,学习前辈们的武功剑法,对武学之道,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要说能让人佩服的,秦至庸觉得只有东方不败和左冷禅。东方不败的武功已经越了葵花宝典的框架,达到了另一个崭新的层次。左冷禅虽然心思狠毒,野心极大,但是他自创寒冰真气功法,仅凭这一项,就越了岳不群太多。

    若是寒冰真气能传承下去,那么左冷禅对武林的贡献,就不是方证大师他们可比。毕竟,左冷禅给后人留下了点东西。

    孙茜再次轻巧地避开了一道剑气,气定神闲地说道:“任前辈,我要出招了。小心。”

    锵!

    孙茜拔剑。

    剑,无声无息,快到了极致。

    剑尖瞬间就抵达了任我行的咽喉处。

    只要孙茜一用力,锋利尖锐的剑尖就能割开任我行的脖子。

    一剑。

    孙茜只出了一剑,任我行就败了。

    孙茜说道:“任前辈,你输了……”

    就在此时。

    孙茜的脸色大变。

    两道银芒向她背后射来。

    秦至庸、东方不败、风清扬都看清楚了,那是两枚三寸长的钢针。

    钢针的度,快如闪电,绝世高手都很难避开。

    打出钢针暗器的人,正是岳不群。哪怕他做得再隐秘,也不可能做到悄无声息。想要避开秦至庸和东方不败的感知力,根本不可能。

    可是,钢针的度太快了,就算秦至庸和东方不败想要营救,都来不及。现在,只能靠孙茜自己。

    岳不群选择的时机非常好。

    孙茜赢了任我行的那一瞬间,心神必然会出现松懈,他在这个时候,施展暗器偷袭,孙茜还真不一定避得开。

    孙茜转身,手中的长剑轻灵快,好像活了过来,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长剑精准地击落了两枚钢针。

    任我行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他在孙茜转身的那一刻,出手偷袭。如此卑鄙的行为,令人不齿。

    击落钢针,孙茜头也不回,长剑没有丝毫停滞,剑锋划过了任我行的右手手腕。

    任我行只感觉手腕一凉。手筋被切断,他再也握不住剑柄。长剑掉在了擂台上。

    孙茜的额头上冒出密集的汗珠。刚才那一剑,她的精气神爆得非常猛烈,体能消耗很大。

    啪。

    秦至庸一拍桌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盯着岳不群,冷声说道:“岳掌门,孙茜和任教主在擂台上公平比剑。你却在下面暗箭伤人。你还有没有把天下英雄豪杰放在眼里?别说你武功剑法不行,就算你真的是天下第一,以你卑劣的品行,整个江湖武林,怕是也没有人愿意让你做武林盟主。”

    方证大师、冲虚道长、风清扬,都是暗自摇头。岳不群用暗器伤人,真是非常愚蠢。

    可能是孙茜太厉害,给岳不群的压力太大。人在面临巨大压力的时候,难免会做出非理性的举动来。

    宁中则用厌恶的目光看着岳不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