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超神建筑商 > 第一百二十七章收购!谈判!进贼!
    许洛当然清楚这个收视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栏目组能够起死回生,不用再担心会裁掉了。

    意味着秦昊将会坐稳总监的位置,更意味着自己将会声名鹊起。

    新蜗居是让中州省的观众知道了有个叫做许洛的设计师挺不错,而天花板上的图书馆则是让这种知道进一步加深印象,等到为他量身打造的专题系列拍出来,许洛就会真正扬名立万了。

    正所谓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谁不喜欢自己有名气呢?说什么喜欢低调,纯属装逼,真要低调,一头扎深山老林,绝对没人骚扰!

    何况许洛现在还要靠提高声望值为系统继续升级做准备呢。

    “许总,您那边的工作能不能暂时放放?最起码过来咱们再拍摄两期节目,要不然的话您也知道的,下期节目还没着落呢。”李后主最后请求道。

    “呃,这样的话……”

    略作沉吟后,许洛爽快地回道:“我这边的城中村的改造工程一时半会估计也结束不了,那就抽空先去录下节目。这样吧,明天我去银州,到时候咱们见面,好好说说下两期节目的事,要是可以的话,争取一次性搞定录完。”

    “那太好了,我就在这边等你了。”

    等到许洛挂掉电话后,一直在旁边站着的李问和程信都面露笑容。

    李问更是迫不及待地问道:“许总,是省电视台的电话吗?我听到说什么收视率创纪录了,是不是昨晚的节目反响很好啊?”

    “没错!”

    许洛打了个响指,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道:“昨晚的节目火爆了,创造了栏目组的收视率记录。刚才是他们的导演打过来的电话,希望我明天能过去继续录制。”

    “太好了,我就说天花板上的图书馆,这个创意很独特,一般人根本想不到,就算想到也未必能做到。许总,咱们应该趁热打铁再签约一批特色家装。”李问的大脑急转动起来,举一反三说道。

    “恩,这一块就交给你们负责,还有让娄薇陪着着进行宣传。”许洛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宣传机会,他靠着真本事赢下来的荣誉,为什么不用。

    “您就放心吧!”

    “恩,去看看那边还缺什么材料,抓紧准备!”

    城中村建造景观墙,在这里干活的是古大和古二,不是说不能多放几个人手,而是许洛有意识地控制了一下度。

    合同签的是一个月,自己提前干完就成,也不必搞得太惊人了。

    所以升到二级,效率更高的古大和古二都稍稍放慢了度,也没有加班加点地干活。

    可即便这样,他们的工作效率也是惊人的,拿砖,抹水泥,放到位,固定,是一气呵成,没一个多余动作。

    短短半个小时,三米远的景观墙就砌好。

    ……

    视线转移到青桂县县城,灯笼巷外的那家清风茶楼。

    雅室中。

    “怎么样,老许,我刚才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我想你应该看出来我们公司是很有诚意想要收购你的净化球技术。而且你也应该明白,我们开价二百万已经不低了,凭你这样小打小闹卖的话,得多长时间才能赚这么多钱,你说是吧?”

    油头粉面,西装革履的王树讯,翘着二郎腿,脸上浮现几分傲慢神情,看向坐在对面的许建国。

    “收购净化球技术!”

    许建国看着王树讯的脸,毫不客气地说道:“不好意思,王总,我没有想要出售技术的意思,再说这个净化球的技术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

    王树讯眉角微挑,弹了弹烟灰后挑眉说道:“你要是这样说的话就没意思了,你能卖净化球却说不知道技术,可能吗?要不这样,你说不知道技术,那就告诉我,是谁提供给你的净化球,我去找他谈总行了吧?”

    “凭什么告诉你?”

    许建国当场拒绝,站起身看着王树讯,粗声粗气地说道:“你说找我有业务要谈,没想到居然是想打净化球的算盘。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先走一步。”

    “嗨嗨,老许,别着急走啊,咱们有话慢慢说。”

    王树讯赶紧站起身来,拦住许建国后,凝视着他的双眼笑眯眯说道:“这样,你要是不想被我们买断的话,咱们也可以谈谈分成啊。你技术入股总行了吧?我们负责帮你运作销售!”

    “我告诉你老许,你的那套销售手段太老套,根本上不了台面赚不了大钱,要是说交给我们来做的话,保证你赚的比现在多出几,不,多出十几倍,甚至上百倍!”

    “不好意思,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

    说完,许建国拔腿就走人了。

    王树讯这次没有再阻止,而是默默看着许建国的背影,等到消失在眼前后,才微微扬起唇角,眼神带着几分寒意。

    “许建国啊许建国,瞧你的穷酸模样就是没见过世面,你大概也不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典故,想要和我们小房主斗,你还不够资格。净化球我是志在必得,既然你不愿意被买断,那我就只能用点手段了。”

    灯笼巷许家。

    回到家后,许建国端起桌上的大茶杯,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半,沈雅芝在旁边递过去一个毛巾后嗔怨地说道:“老许,跟你说了多少次,喝水时慢点慢点,就是不听。”

    “嗨,真是气死我了!”

    许建国擦了擦脸后,拿着手巾生气的说道:“你还记得王树讯吗?”

    “王树讯?”

    沈雅芝皱起眉头,想了想后说道:“我想起来了,是不是那个长着龅牙,喜欢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

    “对对对,就是他!我刚才回来的时候碰到了他,他叫我去巷子口的清风茶楼喝茶聊聊,我一想人家之前照顾过咱们的生意,去就去吧,大不了就是请他喝一壶茶。”

    “可你猜怎么着,他竟然一开口,就想要买断咱们的净化球技术,你说他是不是疯了?”许建国想到王树讯摆出一副金主嘴脸就不爽。

    我拿你当客户,你却想要挖我的老底,是你疯了还是我傻了?

    “啊,他竟然想要这样做?那你答应他了吗?”沈雅芝赶紧问道。

    “我怎么可能答应,那我不是脑子进水了!”

    “说的对,咱们不卖技术,再说了,咱们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弄的。算了,不要和他生这种闷气,不值当的。走吧,咱们不是说好要去参加小东儿子的百日宴吗?我这边红包都准备好了,不去不好看。”

    “去,为什么不去?走,咱们走。”

    ……

    两个小时过后。

    当许建国夫妇回来时,进屋后只见满地狼藉。

    家里进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