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必须镇住 > 第25章 让人超无语的女警
    “再嘴硬啊!是不是要玩!”江耀文拿出电话在手里,不怀好意的看着她们。

    叶公民这下感觉天灵盖更冷。早先是真不冷静,现在知道事关江胖子后非常后怕了,如果江胖子认真,那就真的在“严打气候”下玩死了。

    基本上宝马男早成为了社会敏感的话题,如果有“宝马男”集结两车人撞开厂房大门、十几个拿棍子殴打“员工”的流氓行动的视频流出,根据现在的政治气候,社会舆论一大,这基本就坐实江耀文说的全部罪名,数罪并罚,“员工验伤”时江耀文插手弄点猫腻出来,那么有期徒刑的顶格十五年就真的出现了。

    不是可能,是一定会如此。叶公民太知道江耀文的手段了。

    “别,别这样,江少我错了,这真的是个误会,放过我们这次吧。”叶公民连反抗和狡辩的念头都没有,果断开始求饶。

    倪飞鸿一边瑟瑟发抖,同时也被叶公民这厮气的一脸黑线,临阵求饶在人性来说问题不大,叶公民这是下意识行为,但就是让倪飞鸿觉得很掉格。

    见江耀文再迟疑,叶公民继续道:“真的江少,我们知道错了,真的是个误会,大事化小吧?”

    “行。我虽然吃了三颗玮哥,但今天没兴趣日男人。”江耀文指着叶公民的鼻子:“我和你爹也算朋友,今天就给你这个面子。”

    说完又指着倪飞鸿的鼻子道:“至于你,你这么跳展云飞知道却不告诉我,他不管你,我来代劳,否则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倪飞鸿不禁满脸红线,处于暴走拼命的边缘。

    “别!”见到倪飞鸿的表情后叶公民感觉要糟,却是也喊不住。

    只见倪飞鸿取下高跟鞋,跳着跳着的开始猛锤江耀文的头,竟是打的江胖子开始头上流血了。

    “卧槽死女人!今天你死定了,神仙也救不了你!”

    江耀文也不怂,被打得节节败退的某个时候,捉住了倪飞鸿整个的抱了起来后,采用相扑之术把倪飞鸿砸倒在地上。

    倪飞鸿感觉浑身散架似的,毕竟是女人,这一忍不住就哭了起来。

    江耀文也进入了暴走状况,左右看看,拿起的旁边的石头就准备朝着倪飞鸿砸下去。

    “别啊江少!”叶公民又急忙跑过去拉着江耀文的手。

    好在江耀文也不是疯子,被拉住后冷静了些,甩开了叶公民后,摸了一把额头的血,起身道:“死女人不识抬举,好吧我宣布你们死定了,鉴于我是守法好市民,我也不想对你们动手了,那就走司法手段解决好了,这次一个都别想跑掉。”

    这时远处再次尘土飞扬,有一个车队来了。

    全部人也愕然的朝着那边看,一辆两辆……五六,竟是七辆路虎朝这边快速驶来。

    不知道是谁来了,让叶公民奇怪的在于,江耀文看到情况后也色变了,顾不上其他,面色凝重的样子一时没了主意。

    叶公民傻了,从来没见过江耀文有这样的时候。

    江耀文在得势时候那一般不会手软只会吃人的,所以这才叫他江胖子,不是因为他长的胖,是因为在圈子里都知道他“能吃”。

    却想不到,在海州会有江胖子都这么顾忌的人?不,看他江胖子的表情不仅仅顾忌那么简单,是害怕。

    吱吱——

    路虎车队开入广场后又带起了大片灰尘。

    紧跟着一群传说中的黑西服耳麦纷纷下车,也不接近,只是通过各自的站位把整个广场上的人都围了。

    他们戴着墨镜没有表情,如同木桩似的站着。

    霍东骏!

    穿白色休闲套装的他下车时候一副病鬼造型,拿块手帕捂着鼻子避免灰尘,然后皱着眉头大略的把现场的人扫了一圈后,对江耀文微微一招手,其后霍东骏转身朝里面走。

    江耀文只得跟着进去了。

    废旧厂房内,只有些报废了的设备,像是什么也没有。

    随便找了个地方,霍东骏的两个贴身人员把一块白布铺垫下去,就此霍东骏坐在了那台废弃的设备上,漠然的看着跟进来的江耀文。

    江耀文头皮发麻,却也不说话。

    少顷后,霍东骏淡淡的道:“我听说你管不好业务,出了些篓子?”

    江耀文道:“霍先生,的确是出了些意外,但我能处理好,其实您大可不必过来的。如果知道您这段时间在海州,我应该尽一下地主之谊……”

    霍东骏打断:“不需要你带我吃饭娱乐,只需要你能做好自己的事,别出乱子,我以为你知道这事的?”

    江耀文急忙道:“麻烦是遇到了些,但乱子还谈不上,我可以处理好。”

    霍东骏道:“是吗?”

    “真的……您相信我吧。”江耀文道。

    霍东骏道:“我却是听说你管不好你的人,那些马仔又管不住他们的屁股,绑了两个嫩模进来这里。我倒是不爱管谁的屁股,只是一些人的屁股问题、影响到了集团利益,这似乎就……”

    江耀文不禁满头大汗,这些消息原本是想掩盖了私下解决,现在看来捂不住,只得躬身道:“这事的确在一些地方出了问题。但不是他们管不住屁股,他们是帮我做事。我承认,当时我听了某女人搬弄是非的话,打了几个电话决定帮她一个忙,起初没多大事,只是打算给某别墅里的几个菜鸟一点颜色,警告一下。但我的人进入别墅后,却出现了另外一些情况。”

    “什么情况?”霍东骏仍旧半死不活的样子。

    江耀文道:“他们电话我,说别墅里有一包钱,是我这里流出去的钱。因就是他们经受处理的钱,比较特点,他们认得出来。钱不多只是一百多万,连零钱都谈不上,但给我的感觉不好,未避免失控我让他们暂时把人扣下,等弄清楚情况后再说。”

    到此霍东骏美貌微微一扬:“你的意思是,还是出了纰漏,并且不小?”

    江耀文急忙道:“纰漏还不至于,我只是想把问题弄先清楚,解决掉。”

    “那你解决了吗?”霍东骏道。

    江耀文到此有些尴尬:“正在解决中,但又出了些问题,那两嫩模有个比较跳的朋友,由他开始,又卷入了一个更跳的倪飞鸿进来,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