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一拳西来 > 第二十五章 你个坑货 让我着魔
    “不是我觉得书上说的吧也挺对的汉儒不也说过了吗强烈的刺激达到了恐惧的极限可以让人觉醒我非常怕鬼这是我的弱点应该也是相对容易的突破点。”燕飞天同学十分认真道。

    “飞天同学你脑袋让门夹了主动去找鬼和自杀有什么区别觉醒和死亡一线之隔搞不好直接死掉了你还最怕鬼我怎么觉得你应该最怕没吃的东西呢你可以试着三天不吃饭看看有什么效果。”王正道。

    “那不行那我肯定受不了太饿了。说实话我觉得我快要觉醒了真的。”又向前走了一段路之后燕飞天十分认真道。

    “是吗?什么感觉?”王正听后吃惊道。

    “我就觉得吧我原来越能吃了特别是那次被水鬼吓到之后现在我在家里一顿能吃八一斤肉。”

    王正听后脑门上出现了几根黑线。

    “飞天同学听了刚才你说的话我觉得的你家庭真的挺好的有矿吧?这么能吃一般家庭早吃垮了。”王正道。

    “我说真的!”

    “屁没听说过能吃也算是觉醒的!走了!”

    回到家中王正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练习除了每天必须的挑战任务还有练拳以及对绝技的熟练。他现在是睡得晚起得早整个人反倒非常的有精神两次的筋骨丹让他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就觉得身体理由使不完的劲。

    这一夜王正仍旧做了熟悉的噩梦还是那些火在睡梦之中他也在练习九种武器之一的“拳”还有绝技“神魔卸甲”在梦中时间似乎没了限制知道火焰燃烧起来将他烧成了灰烬一切方才结束他试着用“神魔卸甲”破除这种火焰有效果能够进行克制但是只是短短的一时然后火焰燃烧了他的身体将他化为灰烬照例最后的是他的双拳。

    清晨五点天刚刚放亮他便起床开始晨练。

    他在进步一天一步

    上午放学之后他们两个人一起去了医院看望许汉儒这个家伙恢复的速度非常的惊人已经能够下床自己活动了。

    “行啊恢复速度这么快!”

    “嗯医生说再过两天我就可以出院了。”许汉儒笑着道。

    “学校昨天出了个大事有人跳楼自杀了。”

    “是吗谁啊?”

    “我们班的叫做何涛。”燕飞天道。

    “何涛那个个子挺高打篮球不错的?”许汉儒稍稍一寻思就说出了对方的特点。

    “对对就是他。”

    “平日里看着挺阳光的一个人啊学习也不错家庭应该也挺好的怎么会跳楼自杀呢?”

    “我觉得是遇见鬼了!”燕飞天道。

    “这个可能性不大在所有的人群聚集的地方学校之中符咒和阵法的防御以及预警能力是最强大的一般的鬼物或者是妖怪根本没法进去啊!”

    “会不会是恶鬼或者是大妖呢?”

    “那可能性就更低那种等级的存在真想杀一个人不用那么费劲瞪他一眼就直接死掉了如果被发现了铁定会被守护者围剿没必要为一个人冒这么大的风险。”许汉儒道“除非他有很大的价值。”

    “什么价值啊?”

    “比如他要觉醒了而且觉醒的将会是一种很可怕的或者是很稀有的能力。”

    “觉醒之后能够获得什么能力能够提前预知?”王正道。

    “据说是可以但是需要十分先进的仪器或者是等级很高的修行者来确认条件很苛刻而且只是大致的范围不是精到某种能力更不是看就能看出来的。”许汉儒道他平日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书对这些方面的知识了解的比较多一点。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猜不到反正你们小心点几米高的地方没了爬梯他都能上去然后跳下来这事情肯定有些古怪半妖或者是寄生鬼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许汉儒道。

    “嗯知道了。”

    三个人闲聊了一会之后王正他们两个人就走了下午还得去学校上学呢。

    下午学校里还有不少的同学在讨论昨天发生的事情人心惶惶的。

    下了第一节课一个肥胖的身影进入了办公楼悄悄的来到了通往楼顶的井口下贼头贼脑的正是燕飞天。

    抬头望去往上爬的还是那种传统的镶嵌在墙壁上的扶手大半都断掉了没有梯子普通人是上不去的何况上面方井处的铁盖还是上了锁的这是学校怕再发生类似事故特意锁上的。

    “同学你在这里做什么?”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吓得燕飞天一哆嗦。

    转过身去他面前站着一个人。

    “老师好。”

    “你在这里做什么?”

    “特么的这个胖子是不是疯了!”

    此时王正快速朝着办公楼跑去刚才他隐约看到了那个肥胖的身影那是在人群之中你能够一眼就分辨出来的存在特征太明显了。

    看到他之后王正就想到他会不会是去那个地方了然后就追了过去来到了办公楼避开了几个老师通往楼顶的楼梯被拉着绳子绳子上挂着牌子上面写着“禁止通行”当他冲上去来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发现通向楼顶的井口盖子是开着的。

    四五米高的距离附近没有梯子。

    他想了想然后掏出一颗“大力丸”吃下。

    瞬间身体充满了力量。

    屈膝准备跳跃。

    “同学你在做什么?”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王正听后浑身一颤。

    “为什么刚才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他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缓缓的转身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子还有一双独特的眼睛黄色的眼睛狭长竖立着的红色的眼瞳。

    嗡他的脑袋立时一片空白眼前一片恍惚一个声音不同的在耳边响着他木讷的向前走着眼前一片昏黄好像是楼好像是山好像是路来回的晃动。这一切都是不真实他似乎是知道又似乎不确定就那么往前走着没有目的没有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