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50.试验品12-B
    “移交重要物品!”

    在黑暗神殿的入口处次级死亡领主图雷克.血眼对今日值守神殿大门的另一位次级领主说到:

    “从卡拉赞实验室运来的玩意情报局体系里的东西。”

    “哦是吗?那可得好好检查一下!”

    守卫在黑暗神殿大门的次级死亡领主贝尔.死疫听到眼前的货物来自卡拉赞实验室他顿时眯起了眼睛这个高大的兽人挥了挥手他身后的数名死亡骑士便手持各种探测仪器靠近了那两个沉重的黑色金属货柜开始检测货柜内的玩意是否安全。

    这副严防死守的姿态让好久没来黑暗神殿的兽人图雷克有些惊讶他看着曾经和自己一起担任过死亡领主格洛库什阁下副官的贝尔他左右看了看低声问到:

    “嗨贝尔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别问!”

    图雷克的好奇被贝尔的一个冰冷的眼神制止了在好几分钟之后在死亡骑士们完全确认了货物的安全性之后贝尔.死疫才松了口气他一边在货物单上签字一边对自己的好友说:

    “别介意图雷克这不是针对你。”

    “前一段时间数个从卡拉赞实验室送来神殿的试验品在无人看守的情况下发生自爆虽然没伤到人但那意外事件却导致两个倒霉蛋被军法部以“玩忽职守”的罪名送到了德拉诺去“养老”那可是前车之鉴我可不想成为下一个军法部展示自己威严的牺牲品。”

    次级领主贝尔一边将签好的单据还给自己的兄弟一边吐槽说:

    “人人都知道那两个家伙只是运气不好我听说甚至有领主出面为他们说情但没办法规矩就是规矩从那之后任何卡拉赞来的东西都会被严格检测。”

    “呃好吧。”

    兽人图雷克耸了耸肩这个死眼氏族的次级死亡领主说:

    “好好站岗吧我不打扰你了对了今晚9点黯刃城“雷霆战斧”酒吧氏族里的老兄弟们要聚一聚据说格洛库什大哥也会来听说和军团本部即将开始一个大计划有关总之不要迟到了。”

    图雷克的说法让贝尔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精芒他的手指动了动:

    “这么说要打仗了?真棒!我在这里站岗都快无聊死了!终于有些乐子了。”

    “放心吧我不会迟到的!”

    ————————————————————————————————

    “叮”

    伴随着机械电梯门打开的清脆声音在数名高阶萨莱茵特工的护送下那两个被次级领主图雷克.血眼送到黑暗神殿的黑色箱子被推出电梯之外然后在影子的指挥下这两个合金箱子被放在了黑暗神殿顶层大厅的中心。

    黑色的箱子表面没有什么特殊的标志方方正正散发着钢铁特有的冰冷气息它的高度比生者的人类要高出三分之一也并不沉重一名萨莱茵特工就能轻松的抬起它们。

    “好了你们可以离开了。”

    在合金箱子被平放好之后影子再次确认了箱子没有出现泄漏或者失控的情况她挥了挥手沉默而阴郁的特工们立刻离开动作迅捷而平静充分展示出了黯刃特工们高超的职业本领。

    影子并没有立刻打开两个合金箱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影子表现的稍有些放松她站在顶层大厅的边缘从那不设栏杆的金属平台向下看去此时正值破碎群岛的黑夜从悄无声息的悬浮于云层之上的黑暗神殿的边缘向下看去透过云层能依稀看到下方被黑暗笼罩的山地。

    没有什么灯光和黑夜总是被灯火充盈的联邦城市相比这里简直就像是一片真正的蛮荒之土。

    站在黑暗中的影子点燃了一根纤细的香烟在带着诡异香气的烟雾飘散中她伸手摘下了自己的白色面具就如一尊雕塑一样站在那里。

    她是个有自己自由思维的高阶亡灵她偶尔也会回忆过去或者放空大脑用来作为灵魂的休憩影子或者叫娜萨她是个经历了很多事情的女人从事黑暗的工作时间久了偶尔也会小小的期待一下光明但娜萨很清楚她这样的人永远也不会生活在光明之下。

    不是不能做到而是不可能适应那种无孔不入的光芒她们早已经习惯了暗影并且栖身其中。

    “我以为你不会这么孤独了...”

    清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娜萨身后但并没有惊动沉浸于回忆中的女人娜萨也没有表现出攻击性因为她很清楚出现的是谁。

    身穿黑色制服的玛维从娜萨身后走出她将自己的帽子夹在手臂之下稍有些放肆的伸出手指挑在娜萨光滑的下巴上神出鬼没的黯刃情报局局长将自己那张漂亮的脸靠近娜萨似乎要吻她但又像是在挑逗一样她低声说:

    “你已经有我陪伴了为什么还要表现的这么孤独呢?我的小美人...”

    “唰”

    娜萨手中即将燃尽的香烟无声的坠入下方的云海下一刻身材高挑的娜萨伸出手挽住玛维的纤腰在旋转之间将自己的上司摁在了身后的钢铁柱子上她凝视着玛维的双眼然后吻在了她的嘴唇上。

    “我一点都不孤独。”

    在双唇分开的那一刻娜萨脸上闪过了一丝狡黠她在稍有些气喘的玛维耳边说:

    “我只是在吸引你的注意...我的小美人。”

    “咳咳”

    一声突如其来的咳嗽声将浓情似蜜的情侣惊醒黯刃情报局的两位首领如闪电一样分开在不到一秒钟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戎装她们装腔作势又有些尴尬的扭头看向其他地方似乎是为了掩饰刚才发生的一切。

    在几秒钟之后大领主出现在了平台上他的面色平静似乎刚才没有看到任何东西而泰瑞昂心中则在思考着一件事情...

    自己是不是该给自己手腕上挂个铃铛这样当自己到来之前所有人都会知道而不会像刚才那样看到一些让人尴尬的事情。

    玛维和娜萨她们在这里调情可不是第一次了。

    被大领主撞破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两个明明很敏锐的家伙怎么就学不会吸取教训呢?

    但为下属遮掩尴尬时刻也是首领应该做的事情因此大领主并没有纠结太多而是径直走到了平台中心他伸出手摸了摸那两个黑色合金的箱子即便是隔着厚重的魔法钢铁他依然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两个箱子里存放的那鲜活的生命与灵魂。

    他微微后退了一步对玛维点了点头:

    “打开吧!”

    “让我看看大巫妖给这可怜的两个试验品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对了她们的代号是什么来着?”

    面对大领主的疑问娜萨飞快的回答到:

    “实验体12-a以及实验体12-b。”

    “呃?”

    听到这两个古怪的名字大领主顿时摇了摇头:

    “真是古怪而糟糕的名字让我来猜一猜12代表的是某个实验项目的编号而a和b大概说明这两个幸运儿是这项实验里的第一个和第二个成功素材啧啧还真是幸运啊居然能在阿纳斯塔里安的实验里幸存下来。”

    “为什么这么笃定她们就是首批成功的试验素材呢?”

    玛维好奇的看着大领主她问到:

    “难道就不能是那位大巫妖随便起的名字吗?”

    这个问题大领主并没有回答而娜萨则压低了声音对自己的上司解释道:

    “因为按照大巫妖的试验习惯...”

    “那些试验的失败素材是不配有名字的。”

    娜萨的话音刚落在齿轮的碰撞声中两个黑色箱子的金属外壳同时开启伴随着一阵苍白色的寒气从内而外的涌出那合金箱子中被封印于整块寒冰中的试验品也终于出现在了大领主眼前。

    她们不着片缕身形妖娆有几乎完全相同的躯体却有着暗红色和紫色的皮肤两人的面孔极其相似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代表着她们彼此之间有某种血缘的联系而这两位被封印于寒冰中的女士除了完美的身材之外还有一双反关节的腿以及极其类似于德莱尼人一样的蹄子。

    大领主看着自己眼前的两个实验素材在他冷峻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略带杀意的笑容他伸出手敲了敲左手边的冰块他眯起眼睛低声说:

    “你们好啊...”

    “艾瑞达的双子...”

    ———————————————————

    这一段时间这寥寥数天中的遭遇对于在群星中“恶名远扬”的萨洛拉丝女王来说简直就像是和地狱一样。

    当年还是纯粹的艾瑞达人的时候笃信圣光的萨洛拉丝女王偶尔也会思考关于“天堂和地狱”的问题那是属于神学范畴的疑问并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她和她的妹妹一度很相信圣光所给予的天堂是存在的直到黑暗泰坦用邪能摧毁了整个阿古斯世界在目睹了世界凋零的灾难之后双子毫不犹豫的跟随自己的导师基尔加丹一起投靠了军团。

    在那一天在目睹了她们所钟爱的世界在邪能中熊熊燃烧之后萨洛拉丝女王关于“天堂和地狱”的思考终于得到了一个真正的答案。

    天堂是不存在的!

    那么与之对应的地狱应该也不会存在!

    然而在漫长的两万五千年之后她终于知道自己错了!

    真正的地狱是存在的而且它就在艾泽拉斯就在那名为卡拉赞的法师塔顶层的实验室里准确的说是那个总是擦拭的非常干净的金属试验台上。

    在过去的数天里那冰冷的试验台中萨洛拉丝女王在清醒的状态下被大巫妖阿纳斯塔里安解剖了126次她躯体中的每一个器官几乎被那个比恶魔还要恶魔的大巫妖取出来过而且还是当着她的面。

    最惨的时候萨洛拉丝女王只有一双眼睛还算完整她躯体的其他部分都被“妥善”放置在整个实验室的其他地方用于同时进行27个不同的试验。

    这就相当于她此时的躯体是被那大巫妖用某种方式重新“缝合”的但问题就在于也许是阿纳斯塔里安阁下的缝合技术已经超凡入圣总之当被从最接近死亡的沉睡状态中唤醒的时候萨洛拉丝女王第一时间用双手抚摸过自己的躯体她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所有器官的存在她用最原始的方式确认了自己的躯体还完整而她的生命之火依然在熊熊燃烧。

    也许是她的错觉但她目光中感知的世界似乎比之前更清晰了。

    “嘿!”

    就在萨洛拉丝女王愣神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呼唤将她从那种茫然中唤醒女王抬起头就看到了站在她眼前的大领主泰瑞昂以及他身后那两个面色古怪的萨莱茵。

    就在刚才她们完整的看到了眼前这个失心疯的艾瑞达恶魔是如何用双手摸遍自己的躯体就像是一个饥渴的女人在独自抚慰自己的欲望一样...

    但不得不说除去紫色的皮肤稍显诡异之外萨洛拉丝女王的长相和身材堪称完美所以之前的那段场景也勉强能算是...赏心悦目吧。

    “啊!”

    而对于萨洛拉丝女王而言在经受了堪称“羞辱”的经历之后再一次见到让自己饱尝屈辱的罪魁祸首这让她如发疯一样挥起了双手那聚散不休的暗影之火缠绕在她的双手上似乎在下一刻就要砸到大领主躯体上。

    但就在这一瞬间泰瑞昂举起手指轻轻一弹。

    “唰”

    刚才还一脸狰狞的萨洛拉丝女王在这一刻就如同最温顺的宠物一样单膝跪倒在大领主脚下所有的攻击性都在这一刻骤然消散就连女王眼中的挣扎也在这一刻被彻底抚平。

    就像是...就像是完全被替换了灵魂一样。

    但实际上并没有这个灵魂不像是大领主对那些纳斯雷兹姆做的那样它很纯粹它依然属于萨洛拉丝女王但大巫妖却用自己精湛的“技艺”在这完整的灵魂与躯体中植入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太精妙了就连我都感受不到其中的变化。”

    大领主蹲下身伸出手指挑起了萨洛拉丝女王的下巴他看着那双平静的双眼他感受着眼前这躯体中的灵魂他低声感慨道:

    “他成功了他破解了记忆与灵魂的奥秘。”

    “瞧啊黯刃最致命的特工就此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