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这个废物你惹不起 > 第508章
    可以说单是“京城李氏”这个金字招牌就能碾压无数的有钱人家。

    对于汪小欢的质疑张鹤唳没有详细解释说:“小欢啊几位客人都非常低调不想把消息泄露出去。因此呢为了不让闲杂人员知道客人的身份你就充当一次店小二吧!”

    汪小欢何等聪明她知道舅舅尽管说得委婉其实是想让她借着端盘子的机会在几位尊贵的客人面前抛头露面。

    因此汪小欢很痛快地说:“舅舅我决不会辜负你的期望你放心好了!”

    张鹤唳说:“我已经跟食堂打过招呼了你去端菜吧!”

    大四的时候汪小欢作为与河东大学交流的学生在河西大学上了一年的学。虽然只是一年却夺得了河西大学“校花”的桂冠加上她又是张鹤唳的外甥女因此汪小欢在河西大学有着很高的知名度很多人都认识她包括食堂的员工。

    看到校长的外甥女亲自充当了端菜的店小二被连夜喊过来加班的几个食堂师傅都惊呆了心中不约而同地转过了一个念头:“看来今天夜里校长请的客人都是牛人啊!”

    确实都是牛人!

    一共五个客人当然了加上那个男婴应该是六个客人其中四个汪小欢是认识的!

    严俨曾经的严家三少爷京城严氏曾经的家主。而且在河东大学上学的时候汪小欢一度要追求严俨。

    李岩京城李氏的嫡孙曾经的家主继承人曾经的夏国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文武双全尽管非常低调不为普通人所知但是夏国上层社会的人都知道:李岩是世上罕见的天才!

    骆洛神当世最大的隐形富豪骆氏的大小姐号称“江南第一美女”也是当世著名的学霸不仅以美貌闻名而且以高智商闻名于世。

    秦落雁有着不亚于骆洛神的美貌曾经的“国民女神”她的退出娱乐圈使得很多粉丝为此而捶胸顿足。当然了秦落雁还有一个更加骇人的身份:天策府的天王。只不过这个身份鲜为人知。

    安欢公主的身份汪小欢不知道但是安欢公主的姿色与气场摆在那里而且与四个牛人在一起自然就是牛人了!甚至她怀中的那个不满周岁的男婴肯定也是牛人!

    严俨、李岩、骆洛神、秦落雁四个人也都是认识汪小欢的看到汪小欢亲自送菜都有些吃惊。

    更让四个人吃惊的是汪小欢的称呼!

    汪小欢先向骆洛神和秦落雁问好:“骆大小姐好!秦小姐好!”

    问好的时候先女士后男士女士优先很正常。

    然后汪小欢向严俨含笑问好:“三少爷好!”

    最后汪小欢才问候李岩:“大哥您好!”

    汪小欢最后问候李岩不值得奇怪让人奇怪的是她不叫“李少”而叫“大哥!”

    这是闹的哪一出?

    汪小欢嫣然一笑目光看向李岩:“我结婚了对象是京城李氏的李钰。算起来我是您的弟媳自然应该叫您为大哥啊!”

    在座的都恍然大悟。

    李岩是个外表相当随和的人就算是在作为京城李氏的家主继承人的时候也没有丝毫的架子。

    此时此刻李岩哦了一声说:“哎呀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弟妹请过来一起吃饭吧端菜自有食堂的师傅啊。”

    汪小欢说:“大哥啊严少刚才向我舅舅交待了要求不要让外人知道。为了尽量保密舅舅就让我过来了!”

    汪小欢这话既解释了她来端菜的原因又不动声色地表达了舅舅的严谨和细心。单从这说话上便可以看出汪小欢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都比较高。

    接下来汪小欢继续端菜。

    安欢公主第一次来地球感到什么都新鲜这一顿饭吃得比较吃。

    快要吃完的时候包间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了。

    事出突然吓得安欢公主怀里的李石哇哇大哭起来。

    严俨、李岩、骆洛神、秦落雁皆是双眉一挺不约而同地想:“谁人这么大胆?”

    进来的是一个气势汹汹的年轻人眉宇间皆是怒气。

    这个年轻人自然就是汪小欢的丈夫李钰了。

    不久前李钰与汪小欢通电话的时候得知汪小欢要陪人吃饭立即就火冒三丈了!

    作为京城李氏的旁枝李钰自小就有高人一等的感觉。在他看来他李钰的老婆也是高人一等的至少在晋阳市没有几个人有资格让汪小欢陪着吃饭!

    再说了真正有身份的人应该就去“晋阳大酒店”那样的五星级酒店了还用得着在一个学校的食堂里吃饭?虽然号称宾馆档次能高到哪里去?在这种地方吃饭的人档次又能高到哪里去?

    冲动之下李钰就直接踹门了!

    李岩和骆洛神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那种人从小就受人尊敬今天晚上的场面几乎没有碰到过。

    安欢公主就有些奇怪了:无论是严俨还是李岩在修武界都是八一到了地球上就受人欺负?地球人都这么厉害吗?

    严俨和秦落雁都是九世为人尽管见过了一些霸道的场面但今天晚上却有些蹊跷。

    严俨霍地站了起来轻飘飘地吐出了三个字:“你找死?”

    因为是在夏国严俨这一世从小就生活的地方要是别的地方发生这种事严俨就直接让对方后悔生在这个世界上。

    由于是京城李氏的旁枝李钰并不认识严俨因此听了严俨的话李钰更是来了气他大喝一声:“你找死!”

    说完李钰大步向前就要给拳打严俨。

    骆洛神、秦落雁、乃至安欢公主都在为李钰默哀。

    但是李钰的拳头硬生生地收住了因为随即他看到了一个熟人:李岩。

    揉了揉眼睛李钰赔着笑脸说:“哥原来你在这里啊!”

    刹那间李钰也有些释然了:李岩是有资格让汪小欢陪着吃饭的!

    随即李钰也就想通了:严俨等人既然与李岩一起吃饭就是李岩的朋友。

    岂料听了李钰的话李岩把脸一沉:“谁是你的哥?滚!”

    李钰的脸上挂不住了还在不停地解释:“哥你听我说……”

    就在这时汪小欢端着饭进来了看到李钰在这里不禁大吃一惊:“李钰你怎么来了?”

    严俨已经知道李钰、汪小欢、李岩之间的关系了也就不好发作了看李岩怎么处理。

    李岩指着李钰淡淡地说:“看在汪小欢的面子上我和三少爷不惩罚你了立即滚!”

    李岩当着汪小欢的面这么说已经很给汪小欢面子了。李钰要是一个识趣的人就会赶紧走开以后再想法补救。

    偏偏李钰属于那种情商很低的人竟然很在辩解:“哥这完全是一个误会……”

    李岩没再说话拿起一支筷子用手指弹向李钰。

    李岩显然也是手下留情了筷子对准了李钰的膝盖。

    是右腿的膝盖——刚才李钰就是用右脚把门踹开的。

    砰地一声筷子撞在了李钰右腿的膝盖上李钰的小腿立即断了。

    一筷之力恐怖如斯!

    李钰失去平衡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

    李岩拿着桌上的餐巾擦拭了一下手掌若无其事地向严俨说:“三少爷休息吧!”

    说完李岩站起身来在前边带路旁若无人地从李钰身边走过对疼得全身流汗的李钰恍若不见。

    安欢公主抱着李石紧跟在了李岩的后面其后是骆洛神、秦落雁最后一个是严俨。

    严俨同样对跪倒在地上的李钰正眼也不瞧只向目瞪口呆的汪小欢说:“打扰了!”走了出去。

    宾馆的房间很多张鹤唳一共准备了五间。当下李岩、安欢公主、李石共住了一个房间骆洛神和秦落雁共住了一个房间严俨没伴只好独守空房。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李岩一家和严俨、骆洛神、秦落雁到餐厅吃早饭依然是由汪小欢负责端菜端饭。汪小欢言笑晏晏对昨天夜里她的丈夫李钰被李岩打伤之事绝口不提李岩等人也不提。

    饭后汪小欢向李岩鞠了一躬说:“大哥对不起!”

    李岩以为汪小欢指的是李钰之事他淡淡一笑:“不关你的事。”

    汪小欢低声说:“大哥不是李钰的事!而是……”

    犹豫了一会儿汪小欢说:“大哥昨天夜里我把您来这里的事情向家主汇报了。我背着您做了这件事请您原谅!”

    汪小欢口中的“家主”自然是指李岩的祖父李开源。

    说完汪小欢把头深深地低了下去如同一个在班主任面前犯了错误的小学生。

    李岩摆了摆手说:“没什么我正准备去见爷爷的。”他知道汪小欢多半是受了其舅舅张鹤唳的指使才给祖父李开源打了电话。

    “大哥您真的不怪我?谢谢您了!”汪小欢抬起头来看着李岩说:“大哥家主听到您的消息高兴坏了立即从晋阳附近调动了人马接您进京。如今车辆已经等候在下面了。”

    李岩往下一看只见楼下整整齐齐地停着四辆黑色轿车。

    等到汪小欢退出之后严俨问李岩:“岩少你准备把孩子留在夏国吗?”

    李岩摇了摇头看了安欢公主一眼说:“我这趟回来主要是让我爷爷、我妹妹看看我的媳妇和孩子了却他们的一件心事。孩子我还是要带回去的。留在夏国干什么?继承李氏的家主吗?现在我妹妹是李氏的家主继承人以后她的孩子就是李氏的家主继承人!”

    严俨说:“这么说来李榕的丈夫就要当上门女婿了?”

    李岩点了点头说:“以后李榕生了孩子孩子就要姓李。”

    一会儿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严俨说:“请进!”

    进来的是一个神采奕奕的老者。

    这个老者严俨是认识的正是京城李氏的“智囊”耿直。当初耿直和严俨是在河东大学相识的。

    耿直并不是人如其名而是为人很圆滑八面玲珑。

    耿直曾经和李岩的爷爷李开源一直创业是李开源的心腹。要是不从主仆的角度单从辈份的角度李岩对耿直应该称呼一声“耿爷爷”。但是耿直是个知进退、懂尊卑的人他早就对李岩说了:“少爷只有咱俩在场的时候你可以称呼我一声‘耿叔’。要是辈份再大我可就不敢当了。要是有外人在场你只需对我直呼其名就行了。”

    这样不管人前人后李岩都对耿直以“耿叔”呼之。

    看到耿直进来了李岩显得有些意外站了起来说:“耿叔从哪里赶来的?”

    耿直笑了:“少爷昨天夜里我恰巧在晋阳附近家主就让我连夜赶了过来。”

    然后耿直依次向严俨、骆洛神、秦落雁点头致意:“三少爷好!骆大小姐好!秦姑娘好!”

    严俨朝着耿直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幸会!”

    耿直向着严俨说:“三少爷楼下为您准备了两辆车司机一男一女。另外为骆大小姐和秦姑娘各配备了一名婢女。”

    严俨有些意外向耿直说:“哎呀如此盛情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啊。”

    耿直神色自若地说:“三少爷这么说就是见外了!您和我家少爷是莫逆之交。”

    严俨点了点头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耿直这才向安欢公主鞠躬说:“少奶奶好!”

    安欢公主含笑还礼。

    李岩看着严俨说:“三少爷我要回京城你呢?”

    严俨笑着说:“还没想好不过心安之处便是吾乡!”

    耿直亲自给李岩、严俨、骆洛神、秦落雁、安欢公主发放了一个包包里都是一部手机一副墨镜。

    耿直说:“手机和号码都是新的墨镜便于掩盖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