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重生商纣王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暗流涌动(1)
    那一战导致姬昌直接昏迷过去。

    到了他们那种境界还直接昏迷过去即使没有亲自具体查看。

    帝子受等人也明白以及确定姬昌必定受到了可能导致他陨落的伤势。

    这个结果对于他们来说不算好也不算坏。

    不算好是他没死不算坏是姬昌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恐怕都只能处于闭关疗伤状态根本无法多做什么。

    甚至可能沉睡无数年和伤了根本撑不了多久就会陨落等等不确定的结果。

    “你们确定他是在五帝和五祖的面前直接昏迷过去?”为了此事帝子受停下了炼化祖地天道之事回到人王宫。

    看向面前的暗卫八一切事情经过的两人。

    “回君上臣二人确定。”那二人肯定道。

    帝子受稍稍放松了一下不过也没大意淡漠道:“继续保持对九州各处的监察尤其是西岐有任何异动立刻禀报本君。”

    “遵命!”

    那两人还有暗中的一道身影连忙肃然应道。

    挥退几人帝子受静思片刻对于姬昌他有的只是忌惮。

    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对付他并不难。

    而如果他真正受到那般严重的伤势这个时间绝对足够了。

    事实上因为有着前世的记忆他并没有对帝乙打败姬昌、逼迫他隐退人族祖庭之事抱有多大希望。

    他需要的只是给他争取一段时间。

    权衡一番淡淡开口道:“登位时期确定了?”

    “回禀君上丞相和太师已经亲自来过七天后、君上登位一个月后、人王葬礼。”一旁一直站在帝子受身边的赵高肃然道。

    帝子受目光微动也就是说九天时间新王登位。

    看似有些急促但如今情况商容他们也都明白要以最快的速度让帝子受成为新的人王稳定局势应对接下来各种各样的情况。

    随后才是帝乙葬礼的事情。

    这便是大商一贯的情况稳定局势大于一切。

    “将此消息告诉六部和太师静观其变。”帝子受落下一句话后起身向大商祖地而去。

    还有几天就登位此时朝歌城的事不用他管而四天时间足以让他将五龙真气达到八千多丈的极限。

    “是。”赵高恭敬应道待帝子受身影消失快步去找六部大夫和闻仲等人。

    ……

    不提闻仲等人得到消息稍稍松了口气。

    九州暗流越发的涌动帝乙陨落的消息就仿佛狂风暴雨肆虐着无数强者的心。

    人王陨落其实并不太稀奇只不过如今的局势未知模糊的情况让九州的气氛变得无比紧张起来。

    不管是大商的官员还是九州的诸侯情绪都并不稳定大部分在快速的盘算着、权衡着紧紧盯着朝歌和西岐的动静。

    就连姜恒楚、鄂崇禹这等人物都不例外。

    全神贯注的等待着消息。

    四方异族备战的动作更大似乎随时有可能出击冲着眼前的九州、狠狠咬上一口。

    他们都在等帝乙陨落那姬昌呢?

    虽然不知道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姬昌刚刚成道帝乙便陨落了。

    就算这其中没有相连的关系姬昌也应该有所行动吧。

    比如、反了之类的。

    短短几天时间不管心里是如何想的、准备站在哪一边都尽全力打探消息。

    一些诸侯以及有心人甚至当即派了人前去西岐联系姬昌做好了各种准备

    而在西岐岐城中伯邑考、鬻熊等人等待姬昌一等便是两天却没有任何消息。

    第三天帝乙陨落的消息开始传到了他们耳边。

    顿时喜忧交加。

    喜帝乙陨落这是他们西岐最好的机会了。

    忧则是侯爷(父亲)呢?

    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甚至没有一点消息由不得他们不担忧。

    当然喜还是大于忧的。

    毕竟通过西岐的气运他们都知道姬昌没有死而帝乙却是实实在在陨落了。

    一边尽全力暗中寻找姬昌的下落一边、他们商议过后便对外宣布姬昌刚刚突破、再次闭关。

    不管如何虽然不清楚不确定但表面上、他们不能让姬昌跟帝乙陨落有关系。

    岐城中西伯侯府。

    自姬昌成道、帝乙陨落已经是第五天了。

    伯邑考有些皱眉的坐在大堂上方思绪不断的闪烁透着淡淡的焦急、和担忧。

    没一会一位身穿青色衣袍气质带着三分散漫、不羁但双眼灿若星辉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抱拳微微一礼:“大公子!”

    “奉孝不必多礼。”伯邑考已经露出些许温和微笑伸手虚扶顿了顿、便神色微肃继续道:“奉孝实不相瞒我心中还是不安也不知父亲如今到底怎样了?”

    被称为奉孝的年轻男子略微一笑神色也肃然了两分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自信道:“大公子不必担心侯爷迟早会回来的。”

    伯邑考点了点头顿了下神色变得更严肃了看着年轻男子沉声道:“奉孝你说、父亲真的被……”

    说着双手抱拳向上以示尊敬礼仪姿态丝毫没有落下。

    “大公子这恐怕是最大的可能了。”年轻男子也双手抱拳向上带着一抹尊敬道。

    伯邑考再次点了下头以示赞同。

    到了此时将所有事都联合起来推测很多聪明人都猜到了很多只是不能确定更不敢说出来。

    他叫年轻男子过来原因很简单他清楚论智慧他身边的人以其为首。

    一来想询问一下安定他的心。

    二来也想问问此时的当务之急。

    没有犹豫直接真诚地问道:“奉孝如今我西岐的情况你也清楚已是众矢之的可父亲不在我西岐随时可能有危难袭来你如何看?”

    “大公子不必担忧。”年轻男子一笑拥有着一股让人莫名安心的魔力“侯爷不在我西岐看似有些危险但绝对不会有事。

    毕竟侯爷尚在而人王刚刚陨落大商远比我们更加危险更加担心。

    他们的当务之急是让新王登位而储君帝子受如今不过是大罗金仙之境即使大商底蕴深厚想让其真正成长起来也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

    只要侯爷尚在储君未成长起来大商就绝不会对我西岐有什么动作。”

    伯邑考似乎松了口气露出些许轻松的笑意“奉孝这么一说我就安心多了。”

    “不过大公子也要做好准备了。”忽然年轻男子又道。

    “奉孝请说。”伯邑考态度诚恳道。

    “诸侯的人恐怕即日便到这些最好由大公子你亲自招待了。”年轻男子意有所指道亲自二字加重许多。

    “奉孝说的是。”伯邑考若有所悟的沉吟道。

    随后又说了几句年轻男子退去伯邑考神色渐渐的由温和变为了一种冷漠沉思片刻淡淡道:“再考察一次郭奉孝的身份如果无误我就真的有大才之臣了~!”

    “是。”没有其他人的大堂中一道平静的应声响起。

    伯邑考双眼闭了起来像是在沉吟在思索。

    奉孝、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第一章谢谢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