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王妈在江家做事,后来又被派去侍候芸思梦。

    芸思梦的妈妈,时不时会往别墅打电话,问问芸思梦的情况。所以,王妈知道芸家的电话号码,还和芸妈妈聊过几次。

    王妈轻车熟路,芸妈妈还特别热情:“珊珊回来了啊……那简直是太好了……好些年没有见到她,我还有点想她呢……让她来让她来,我给她做好吃的……对了对了,我再问问梦梦,看她有没有时间回家……回来一起聚聚,她们也好久没在一起吃饭……”

    陶亦珊很满意地点点头,叫王妈收拾东西,准备出发赶往东城。再朝丁丁拍拍手:“儿子过来,妈妈带你出去玩,我们坐车车, 找爸爸,见奶奶,吃饭饭。”

    丁丁最喜欢出去玩,最喜欢和爸爸一起玩,他拍着小手迈着摇摇晃晃的步伐扑过来,嘴里“巴巴”“巴巴”地叫着,小脸充满喜悦的兴奋。

    陶亦珊抱起他坐腿上,又给他拿了一支棒棒糖……这次出去能不能搞定路华琛,能不能搞定芸思梦,就全靠丁丁:“儿子,给妈妈争口气,一定帮妈妈把他给抢回来。”

    丁丁听不懂,小手抓着棒棒糖往嘴巴里送,“吧唧”“吧唧”吃得香甜,还抽出来举到陶亦珊的嘴巴“姆妈”“姆妈”,意思妈妈吃。

    陶亦珊摇摇头说不吃,他又接着自己吃,模样十分可爱。

    王妈很快收拾好,大包小包总共拿了三个包:“一包是小小少爷的衣服,一包是奶粉、零食和玩具,一包是尿布湿、毛巾、湿巾和毯子。小姐,你看还差别的吗?”

    “江晗昱的照片拿了吗?”

    “哈?还要拿大少爷的照片?”

    “自然要拿,丁丁可喜欢他的照片,见不着人的时候就指着那些照片看爸爸呢!”陶亦珊笑得诡异,眼中尽是算计的光芒。

    王妈返回卧室拿起床头的相册,随手翻了翻全是江晗昱的照片。送到楼下递给陶亦珊,丁丁伸手就来抢,一边抢一边兴奋地叫“巴巴”“巴巴”,叫得口水噗噗的往外喷。

    别墅配有专门的司机。

    但是第一次上芸家,他不太熟悉路程,开了导航还是走错几次。

    他连声道歉,陶亦珊却看着窗外说:“没关系,我不赶时间。”也不知道芸思梦到了哪里?

    她的手机已经关机,芸思梦想找她肯定是找不到。

    别墅的座机也让王妈拔了线,芸思梦打到别墅一样找不到她。

    找不到她,就得芸家见,谁怕谁?谁能是一直的赢家?她又能是一直的输家?

    陶亦珊满心计划,静静地坐在后座陪丁丁。丁丁很乖,不哭不闹,自己玩一会儿玩具,听一会儿讲故事,又在陶亦珊的身上爬来爬去。爬累了就睡觉,睡醒了就喝点吃点,然后接着玩。

    路上走了五个多小时。

    傍晚六点到达东城,他们没有直接上去,先去超市买了一点小礼物。这小区是高档小区,超市里面有不少进口的好货,她挑了几件价值不菲的让司机拎着。这套房其实不是芸家的老房,而是婚后江老送的,离医院不远、配套齐全、四房两厅两卫。芸思梦和江晗昱回来探亲也有地方住不用太挤。芸家当时不肯收,江老说:“这是彩礼,一定要收的。”

    碍于江家的公众形象芸家收了,俩老带着保姆住了进来,一住就是三年。

    嘴角撩起,三年是不是该到头了?

    乘电梯上去,房门没有关,说话声和笑声从里面传出来,听着很热闹,人也不少的感觉。芸思梦已经到家?芸思梦的同学又一次慕名而来?陶亦珊有点疑惑。

    司机在前面敲了敲门,里面的声音忽然静下来,与此同时陶亦珊抱着丁丁出现在门边。他们看见了她,她也看见了他们,不是芸思梦的同学,而是——章英驰、时准、倪博邈、芸思梦、路华琛……但是,没有江晗昱。

    又是章英驰,跳起来又笑又叫朝门边迎来:“珊珊,你终于来了,我们还说你是不是迷路了。打你电话一直关机,又不知道哪个司机送的,怎么都找不着人,可是把我们担心坏了。”

    章英驰爱说话,一说就没个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