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情深意动:傅少宠入骨 顾念傅彦城 > 第87章 缘分不浅
    “商务会馆?周五晚上我在大戏台听戏,并没有去什么商务会馆。”威廉想了想,温和地说道,突然又想到了一点,补充道:“那天晚上确实有人邀请我过去,不过是我助理代我过去的。”

    顾念紧咬着下唇,想到那个同威廉形象差不多的男人,问道:“您的助理也是长发吗?”

    威廉点点头,气质真的很儒雅,说话都带着书卷气,“他说留长发比较有寓意,就同我一样留了长发,难道是他的长发让你误会了吗?”

    顾念深吸了一口气,平和内心的波动,现在真想打死白美丽那个猪队友!

    “威廉先生,不是他的长发让我误会了,是他根本就冒用了你的身份。”她还是忍不住地提醒这个看起来很是风雅随和的男人。

    威廉脸色微变,震惊地看着顾念,“你的意思是,他成了我?他骗了你?”

    顾念毫不犹豫地点头,他对威廉那个助理有种很恶心的感觉,她现在的怨恨都快要遏制不住了。

    “这简直是太糟糕了,顾小姐,谢谢你的提醒,他对你做的不好的事情,我替他向你道歉。”威廉直接站起身来,弯腰很是愧疚地握着顾念的手。

    顾念看着他诚挚的态度,嘴角轻瘪,也不想再继续说助理的坏话了,免得让面前的人愧疚太深。

    “威廉先生,你不必如此,不该是你说对不起的。”

    威廉坐回原位,还是觉得对不起顾念。

    他知道埃尔是个什么样的性子,虽然他已经多次警告他了,可他总是不听。可埃尔和总裁又有些特别的关系,他动不了埃尔,只能不停地在身后帮他擦屁股,真是糟糕!

    “威廉先生,听说你很喜欢看戏剧,不知你可听说过吴仙这位老师?”顾念不想再提刚才的话题,便笑着投其所好地说着。

    威廉听到这个名字立即就激动地坐直了身子,“当然听说过,我还看了他很多视频,很想去现场看他演一回。”

    戏剧这种东西是老一辈传下来的,传统文化传到现在,年轻人都不太喜欢了,就还剩些念旧的老人时不时地观看一下,难得还有外国人会热衷于这些。

    顾念感慨万千,顺着戏剧这条线同威廉谈了很多,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还没等顾念把演出票送出去,威廉就已经同意了和傅氏的合作。

    最后,她还是将演出票给了他。

    “顾小姐,你真是我威廉的好朋友,遇见你实在是太高兴了,以后你来我们M国,我也一定会将你照顾周到的。”威廉喜上眉梢地收下了演出票,高兴得连舌头都捋不直了,好多的字平翘舌都不在乎了。

    顾念微勾着唇角,友好地伸出了手,“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威廉紧紧地握住顾念的手,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顾念心满意足地同威廉分别,刚刚出了咖啡厅,就看见靠在法拉利车旁等着的男人,眉头轻轻地挑动一下。

    郁昀就静静地靠在车上等着,修长的身子,一身乳白色的休闲装,侧颜无敌,嘴角勾一个清浅的弧度,垂眸看着脚尖,无意识地玩着脚下的石子,跟一个大孩子般,却又非常的耀眼,老少通吃。

    顾念这一次见他没有躲,直直地走到了他的面前,微勾着唇看着他。

    郁昀瞥见顾念的身影便快速地抬起了头来,一改刚才无趣的摸样,浅浅一笑,桃花眼勾人魂魄,嘴角的笑摄人心魂,“谈好了吗?”

    顾念点点头。

    “恭喜你!”郁昀喜悦地朝她伸出修长的手指。

    顾念轻轻在他的掌心拍了一下,一碰就逃脱了,脸上的笑很真实,“谢谢你。”

    郁昀眼里全是顾念带笑的容颜,感觉整个世界都灿烂了,看着她笑了,他便满足了。

    “怎么谢?”他笑着摆弄了一下顾念的刘海,动作中是自然而然流露出的亲切。

    顾念背着手后退一步和他保持距离,乖巧地说道:“今天天色已晚,等下次找个机会再感谢你好吗?”

    “好。”郁昀微弯着眼点头,十分好说话。

    顾念看着郁昀嘴角甜腻的笑,有些不自然地别过眼看向周围,虽她承认郁昀的笑冲击力太大了。

    “小骗子,你到底叫什么名字?”郁昀伸手敲了敲顾念的脑袋,佯作生气地问道。

    顾念立即捂着脑袋,转回了视线看着他,“为什么这么问?”

    “年小姐?你难道连自己的姓都要改了吗?”郁昀抿紧了唇严肃地看着她。

    顾念轻轻扯起嘴角,迟疑地问道:“你都知道了呀?”

    “你觉得呢?”郁昀眼尾轻挑,反问道。

    顾念不好意思地抿唇笑着,看着自己的脚尖不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这次可不许撒谎了。”郁昀垂下头,俊脸来到顾念的眼前,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

    顾念目光微微怔住,看着这仅仅隔着两三厘米的脸,黑色的瞳孔轻轻颤动着。

    郁昀轻笑着看着她,见她傻楞愣的样子,不由得好笑地用手刮了刮她的鼻梁,打趣道:“怎么还呆了呢?”

    顾念回过神快速地后退一步,匆匆地说道:“我叫顾念,顾是回顾的顾,念是念旧的念。”

    郁昀直起身,细细品味一下,笑问:“你是个念旧的人吗?”

    顾念脸色凝住,张了张嘴,在郁昀好奇的目光下,轻松地说道:“我不是。”

    郁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点评道:“那你活得还算通透,人就该往前看。”

    顾念嘴角轻勾,苦涩的笑。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她朝他挥挥手,没有一点不舍地离开。

    郁昀靠在车上看着她越走越远的身影,嘴角的弧度很是迷人,自言自语地说道:“顾念,你这下欠我人情了,看来我们的缘分不浅呢。”

    顾念一路溜溜达达地朝别墅走去,她私心不想回家,旁边路过了无数的出租车,她也没有想要拦下的欲.望。

    不知道还有多远,也不知道她还会花多少时间才走得到。

    半个小时之后,顾念来到了上次傅彦城出车祸的九江桥头,便再也走不动了,踩上台阶趴在护栏上看着脚下的滚滚江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