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秦时小说家 > 第一百一十章 高徒韩非
    “哈哈荀夫子不愧是儒家一代宗师百年前商君虽死但其法遂行夫子所言均是商君法理与儒家精要不合。”

    “玄清再问夫子入关以来所得如何?”

    耳边回旋尽皆是溢美之词如果是普通秦人听此或许会觉得心神大悦就是秦王政在此或也是那般但儒家荀况乃一代宗师。

    所见所想所思岂非普通人能看到的那些周清轻轻摇摇头对于如今的大秦来说已经不需要赞美之词去装饰它的强大已经不需要装饰。

    星眸流转淡青色玄光涌动挥手一招便是将虚凡双手端来的精致玉壶卷至跟前其上纹理雕刻细腻价值不俗心随意转盛装美酒的酒壶顶盖而出。

    旋即便是一缕缕源至秦国的美酒清香而出秦人悍勇酒性亦是霸道、狂烈不复sd列国的温润尔雅劲力流转便是一股玉液流淌而出缓缓入荀况跟前一个崭新的玉盏之中。

    虚空中酒香越发的浓郁周清一边言语一边再次看向荀况刚才那一番话味同嚼蜡宛若鸡肋非有用之语。

    “大师年虽弱然念头通达妙理加身阴阳婉转看来要不多久你便可以达到另外一个境界了至于老夫刚才所言是所见也大观佚而治约而详不烦而功治之至也秦类之矣!”

    “然则有其諰矣兼是数具者而尽有之然而县之以王者之功名则倜倜然其不及远矣。是何也?则其殆无儒邪。故曰:粹而王驳而霸无一焉而亡此亦秦之所短也!”

    听面前这位道家年弱的玄清子而语儒家荀况心中诧异之一双道眸虽纯净无瑕但洞彻世事却是直入根本退繁华之表纳天地之道。

    数十年来自己虽一直在担任兰陵令但依靠儒家的渠道却也俯览列国诸事伴随着时间的流失诸夏诸侯愈少但诸侯之强愈显。

    魏国之强伴随着河西与河东之地的丢失俨然不存韩国之强伴随着上党之战亦是被秦军击垮赵国之强亦是被长平、邯郸而削。

    燕国之强被齐国与赵国击垮齐国之强又被燕国与列国击垮列国之中唯一有足够实力与秦争锋的楚国却伴随着春申君黄歇的逝世而陷入衰落。

    孔子著春秋战国分七雄自韩赵魏三家分晋以来已经过去两百多年如今一天下的大势而显入函谷关来秦国无疑有这个绝对的实力。

    老秦人朴实厚重尚武之风根植朝野商君变法后军功爵下一支攻必克战必胜的军队雄视列国尤其是昭襄王时代的武安君白起屠杀列国以生惧!

    司马错攻占巴蜀太守李冰整治短短数年间堪为秦国之大粮仓耕战之下民众纳粮以受爵府库充盈渭水汤汤在秦无险天赐佳水商君变法后坐拥鱼盐航运之利。

    数十年来秦国战争不断堪为列国之首然国势却逐渐增强据崤函之固山川形胜退攻无忧孝公以来列国叩关而入仅一次!

    人口众多农工兴旺府库充盈兵甲强盛民勇公战这些是法家精要之学才能够铸就此乃强国之道然强国之道非治国之道。

    时势变迁纵然一天下于秦若法令不变秦国终不得长久到时候复归战国纷乱思衬此荀况轻叹一声双手端起面前的秦酒玉盏一饮而下。

    “好酒颇合秦人秉性!”

    面上微微一笑言语弥漫扩散身侧数米区域数息之后余韵不显面前的道家玄清子亦是不语荀况无言自顾自斟倒了一杯。

    “荀夫子所言……实是长久远见!”

    “既然夫子能够指出秦国之短想必胸中已有块垒不如你我相伴入章台加快一天下之步也使民众免遭战乱之苦?”

    这才是儒家一代宗师的本色周清深深颔首自己随知晓未来大势但知道是一回事!如何应对是一回事!在真正的大势面前难道杀掉后面史册上的几个人就可以了?

    难道将所有敌秦者全部抹杀就可以了?

    周清从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作用故而一直以来于列国之势没有过多的关心想要改变这一切使得原有的历史痕迹偏离轨道非有根本的解决之路。

    而面前的荀况无疑是一个上佳之选不出意外以他现在的修为寿命过百不成问题助力秦国一天下变革法治施展道理绝对有可能令秦国焕然更为磅礴的生机。

    “大师说笑也老夫非大才此次吊唁老友出游列国心神皆寂日后当归于小圣贤庄研习儒家经典以期更进一步!”

    于周清之请荀况喟然一笑单手轻捋颔下短须苍老的面容上双眼为之缓缓眯起头颅摇动直接断绝周清进一步之言。

    “倒是玄清孟浪了道家所言天地自然未敢强求然夫子在《劝学》一篇中曾言: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

    “夫子如此而语想来高徒必然惊艳先前玄清入咸阳中曾从儒家弟子口中得知夫子似乎有一位颇为自得的弟子。”

    “若夫子愿意秦国不吝尊位!”

    荀子之才毋庸置疑既然对方不愿意而且修炼到如今的层次就算强求亦不可得且此人乃是儒家现存辈分最高之人更是不可强求。

    周清摇头亦是一笑举起手中白玉盏其内琥珀生光香气弥漫饮酒入喉热流而动筋脉真气运转顷刻间消失不见。

    既然荀况不愿意留在秦国如果对方愿意推荐弟子入秦愿意劝说弟子入秦成功率还是不小的尤其是其教导的韩国公子韩非。

    集法家之大成法、术、势三者一体将百年前卫鞅、申不害、慎到三人的理念精华汇聚一身又学贯儒家精治国之学。

    如此人物一人之力将儒家所言修身、治国、平天下发挥的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