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刀光所向纵横无敌(求订阅)
    刀光席卷好似匹练纵横!

    王子腾只见一片刀影纵横呼啸似乎要将自己彻底吞噬在那一片刀芒丛林之中心中升起死亡的无边恐惧。

    贾恩侯你竟想取我性命!

    下一刻几声清脆的叮当响声把王子腾从惊怒的情绪中拉回现实。

    看到脚下的几枚暗器心中一片寒凉没有丝毫惊喜之意。

    刀光有如匹练从身边呼啸而过带来一阵叫他心寒的凉风。

    大老爷策马奔驰手中大刀化作漫天刀影将隐藏暗中的杀手全部斩杀当场竟是没有一合之敌!

    强悍实在太强悍了!

    看着大老爷威风霸气的无敌风姿王子腾心情复杂之极脸上神色都跟着变幻莫测心中突然涌起万分不甘。

    他是京营节度使!

    更是四大家族新一带领袖!

    凭什么在这一刻大老爷成了众人的焦点?

    那一身不凡武艺么?

    就算武艺再高强又如何不登高位终究只是武夫而已。

    想到此处王子腾心中竟涌起一股莫名快意甚至连刚才的不卡都消散大半再看大老爷威风凛凛的摸样时已经没了丝毫不甘。

    “还愣着干什么跟老子一起往前冲!”

    大老爷一刀在手万夫莫挡隐藏在暗中或者已经暴露的杀手他们的实力放在寻常人之中自然算是高手可在大老爷跟前屁都不是。

    无论眼力还是出手速度又或者出手劲道的控制抱丹颠峰的大老爷都达到了人体所能达到的极限。

    挥出的每一刀无论速度力量还有劲道控制都比攻击目标还强上那么一点点就这么一点点的差距便足以秒杀了对手。

    境界上的巨大差距反应在实力上便是完全的碾压。

    策马所过之处刀光犹如匹练纵横每一刀都能夺走一位杀手的性命就跟杀鸡屠狗一般轻松简单。

    可是大老爷毕竟只是一人他也不想将自身实力全部暴露只是显露化劲手段便足以威慑全场。

    其余杀手一见大老爷如此厉害数十枚暗器如雨点般呼啸而至在刀光组成的墙壁面前全部失效顿时熄了跟大老爷拼命的心思。

    大老爷策马前行一时竟然寻不到大刀攻击区域内的杀手便回头冲一干呆愣了的京营将士招呼一声让他们配合作战。

    军队最是崇拜强者的地方大老爷展现出来的实力堪比话本说书人嘴里的传奇猛将一下子就叫周围的京营将士心服得了招呼后立即屁颠屁颠跟了上来甚至有好几位王子腾的亲卫都临时叛变了。

    有了京营将士配合大老爷策马当先一刀在手纵横无敌凡是所遇杀手全都一招砍翻然后被跟随军士拿下。

    就如此大老爷带着一票越聚越多的京营将士策马在杀手村子里来回走了一圈刀光所向无敌手亲手斩杀杀手六十位被他刻意砍翻饶了性命的杀手也有三十来位。

    小半天时间过去激烈的喊杀声逐渐减弱敢于明目张胆出手的杀手不是被大老爷砍翻就是被人数众多的京营将士围殴至死。

    到此杀手村子彻底落入京营将士之手!

    可王子腾和手下将校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这次攻打杀手村子的损失实在太过惨重了。

    直接战死的有四百人受了重伤的超过三百他们带来的三千骑兵竟然损失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人手。

    要不是这里就是京畿腹地又不是与关外大敌死咳的战场只怕三千京营骑兵已经崩溃了。

    就是如此此时的京营将士也是士气低糜同样没有多少胜利喜悦。

    所有将士心中清楚要不是大老爷突然出手大显神威一马一刀纵横无敌将村子里的所有杀手或杀或俘的话怕是伤亡要破千了。

    那些杀手的实力所有将士都看在眼里心中有数比起军中最强的猛将或许有所不如但一旦循机刺杀的话就连京营节度使王子腾都差点翻船更别说其余武将了。

    再大老爷的大关刀没有赶到之前被刺杀身亡的军中悍将已经死了差不多十几位京营这次的损失可是不小。

    此次出动的三千骑兵可是京营中战力最前的一股力量结果在一个由贼人组成的村子里碰得头破血流甚至战死数十位军中悍勇将校这样的损失当真不小。

    等局势彻底稳定后大老爷勒缰收刀。

    “贾大人好武艺不来军中效力真是可惜了!”

    立即有京营校尉上来表示感谢目光一直盯着那杆分量不轻的大关刀啧啧称奇感叹不已。

    “家传武艺算不得什么!”

    大老爷笑眯眯客气道:“军中高手如云比某强的可不在少数某这么点小手段还是不去献丑的好!”

    这一场大战大老爷杀得畅快淋漓对自己此时的实力已经有了明确认识。

    只要不遇到道佛两家的高手或者还有皇家隐藏得极深的强手以他此时的实力完全可以横行天下。

    当然只是遇到正常人类的时候如此要是不小心撞上了什么灵异事件的话事情还真不好说。

    “果然不愧是将门虎子!”

    那位校尉一脸赞叹眼中的羡慕怎么都掩饰不住。

    可惜了大老爷这么好的身手却是因为家中缘故没办法加入军中不然此时王子腾能不能安稳坐上京营老大之位还难说得很。

    说曹操曹操就到。

    王子腾脸黑如墨在手下亲卫的严密保护下走了过来见到大老爷眼睛一亮大笑道:“恩侯好本事啊还得感谢之前的救命之恩!”

    “用不着客气!”

    大老爷摆了摆手笑道:“你要是真出了事咱们几家在京中真的要被彻底边缘化了!”

    这话说得意味深长啊!

    王子腾神色微动心中恍然好象明白了大老爷这么一位通州知州为何老是在身边晃荡只是这厮心中真是这么想还有另有想法就不好说了。

    “大人最后的贼人全部退入此处院子中!”

    不等王子腾继续琢磨大老爷的心思用意有京营将领策马而来禀告道:“好象是贼人中的首领!”

    “是么?”

    王子腾顺着指引看到了不远处被数百将士围得水泄不通的一处院子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命令道:“让弟兄们加把劲抓住贼人首领重赏!”

    只是还没等京营将士有什么举动那处院子突然火光熊熊燃烧起来卷起滚滚青黑色的刺鼻浓烟周围将士吸入口中顿时只觉雄腹烦闷猛然倒地嘴角吐出白沫很快便没了声息。

    “不好烟雾有毒大家快快散开到上风处躲着!”

    眼见包围院子的京营将士成片倒下大老爷吸到了一点点烟雾脸色当即一变大吼出声同时一把拉住王子腾座下骏马缰绳直接跑到院子另一边的上风头这才放手。

    有了大老爷的提醒原本围住院子的京营将士一轰而散一个个面脸惊惧吓得脸色大白他们怎么也没料到贼子首脑竟然还有这么狠毒的招数。

    “丧心病狂一帮丧心病狂的混蛋!”

    王子腾气得脸色发青看到刚刚被毒死的数十将士只觉满嘴发苦郁闷得差点吐血。

    这狗日的混蛋杀手手段竟然如此狠毒看着汹汹焰火中升腾而起的滚滚浓烟只觉心头发寒手脚冰凉。

    遇到这样狠毒的亡命徒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他们还没有死透还有什么阴毒手段隐藏。

    “幸好这股毒烟必须大量吸入才会致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大老爷双眼眯缝看着那道带毒的青黑烟柱冷然道:“不过还是得听性外头的人马不要直接站在下风处免得出了什么意外!”

    王子腾一脸阴沉急忙招来手下亲卫把命令传达下去目光盯着那处熊熊燃烧的院子恨恨道:“便宜贼子首领了不然非得把他们千刀万能剐不可!”

    “他们怕是有可能逃出生天啊!”

    大老爷目光闪烁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朝王子腾提醒道:“快让村子外面的将士守住壕沟不许任何人离开!”

    “恩侯你的意思是……”

    王子腾脸色一变声音撕哑开口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小心无大错让人看着这边的火势不要叫旁边的屋子也点燃了!”

    大老爷掉转马头朝村子外慢慢奔驰而去声音却清晰传入王子腾耳中:“外面也不能放松警惕谁也不知地下到底有没有地道!”

    结果真被他猜中了不久后便有巡逻军士汇报就在村子外头田埂上的某处草垛下面发现了一个只容一人的深坑。

    派人进入深坑查探结果却从已经被大火烧成白地的院子地窖走了出来。

    看来杀手首领确实已经逃走!

    ”查给我狠狠的查!“

    王子腾闻讯暴跳如雷心中一片寒凉这次要是不能抓住杀手首领的话很难向当今交代啊。

    只是严密派查的结果却是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