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魔邪之主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娘亲,我可不可以将它存起来以后再吃
    云雾将菊供奉一笼罩只听一阵如同虫子咬肉一般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其中隐隐发出的惨叫都被这恐怖的声音所覆盖一旁的黑纱好奇地看着黑珍喷吐云雾也鼓了鼓肚子呼出同样的云雾吐在菊供奉身上只不过颜色比较淡。

    月生从葬生老祖记忆中翻了一会儿找到了这种云雾的信息叫做腐尸云雾是由被吞牤云妖吞进肚子中的强者尸体作为养料而形成具有强大的腐蚀作用是其常用的攻击手段之一吞牤云妖所生活的云层中一般都由这种云雾。

    虽说柳宫仁和菊供奉都被他封住了七魄之灵但月生倒不怕他们被许正和黑珍弄死即使锁人魂强者不是专修肉体也不是拘七魄之境的人能够杀死的除非是有什么神兵利刃否则根本破不了他们的肉体防御。

    “先停一停!”

    近半个时辰后月生才摆了摆手喊道许正和黑珍立马就收手即使连续输出这么长的时间他们依旧脸不红气不喘这种程度的攻击即使持续一个月对他们来说也不在话下。

    “你们两个现在知道该这么和月生大爷我说话了吧?”月生一脚踩在半死不活的菊供奉身上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

    “呸!乱臣贼子你将不得好死!”

    菊供奉艰难地睁开眼睛突然向着月生的脸吐了一口口水不过还没接近月生就被嗤的一声蒸发了。

    “哦吼!有血性月生大爷我就欣赏你这种有血性的人不然每个人都像他们两个一样月生大爷我怎么……变强呀!!!”

    月生一声狞笑右臂猛地插进菊供奉的胸口捏住她的心脏撕拉一下撤了出来连接心脏的血管在他巨大的力道下瞬间被扯断血液喷射数丈高。

    不过月生知道拥有七魄之灵的锁人魂强者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死掉只见他另一只手插入菊供奉脑袋击破她精神空间的屏障一把抓住那被一道道像铁锁一般的葬送之力锁住的七魄之灵将其拉了出来。

    “看看看看月生大爷我发现了什么一只活泼可爱又可口的气魄之灵。”

    月生狞笑着看着脸上流露出惊恐之色的菊供奉七魄之灵然后从腰间扯下沉睡中的小白狐。

    “小狐狸快起来月生大爷给你找零食吃了。”月生拎着小白狐的后颈晃了晃并且还输入一点葬送之力刺激了一下她的脑袋。

    “娘亲怎么呢?我好困……”小白狐耷拉着耳朵尾巴有气无力的声音更是又低又软一副颓靡的模样之前她吃了李公公这位锁人魂强者的七魄之灵和气血已经将她撑得不要不要的了需要大量的睡眠来消耗。

    “来给你吃点好东西让你补补身体快点长大。”月生将菊供奉的七魄之灵塞在小白狐的两只爪子之上让她突然蒙了一下话说这还是娘亲第一次主动拿东西给她吃以前都是她去找食物让她顿时两眼泪汪汪。

    当她看见手中的东西顿时眼睛一亮这不是和她之前捡到的那个东西一样吗?话说这个东西还挺好吃的她记得传承记忆中这东西是人类的七魄之灵。

    “娘亲我可不可以现在不吃它先将它存起来以后再吃。”小白狐有些恋恋不舍地看着手中菊供奉的七魄之灵这种好东西她想要慢慢吃。

    “那你存好了不要让它跑了。”月生古怪地看了一眼小白狐这小家伙怎么看都像是想要将好吃的留到后面来吃的小孩子倒是和他小时候有些像。

    小白狐一脸开心小心翼翼地用妖力将菊供奉的七魄之灵裹了一层又一层最后她的小爪子还蔓延出一大块寒冰将其封存起来然后丢进自己毛发中的空间折扇之中动作轻车熟路绝对不是一次两次了。

    然而月生和小白狐两人的行为在柳宫仁眼中看起来就如同恶魔一般他从未见过有人这么轻描淡写将人的七魄之灵当做食物一般就连黑珍和许正这两个妖都有些胆寒。

    他们能够看出月生不仅是在威吓柳宫仁更是在警告他们两个人尤其是许正虽然他还处于重伤之中就连妖魂都难以动用不过和人类的七魄之灵一般妖魂对于妖族来说也是大补之物。

    七魄之灵和妖魂都是人和妖的魂魄和力量精华所凝聚即使是肉体毁灭拥有七魄之灵和妖魂的强者也能凭借此转生虽说会暂时受限胎中之迷但随着时间推移或是力量增长总有一天会苏醒。

    就如同之前的夏薇一般如果不是月生的原因估计现在已经是一只强大的九生白羽了。

    唯有黑纱之前满眼渴望看着小白狐爪子中的折扇空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小白狐连忙用长长的尾巴护住空间折扇警惕的小眼睛看着黑纱道:“这是娘亲给我的才不会给你呢!”

    黑纱迈开两只小腿唰的一下跑到月生脚下两只小手直接抱住月生一只脚的小腿先是抬头讨好地看了月生一眼然后在转头看向柳宫仁顿时让他头皮发麻。

    “这是我的娘亲不准你抢!”就连月生都还没从状况中反应过来小白狐顿时像是一只炸毛的猫一般磅礴的妖力陡然爆出尾巴分成两条一条卷住空间折扇一条向着黑纱身体一卷然后唰的一下伸长松开直接将黑纱丢到了山下滚了几圈一气呵成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看得月生眼皮直抽。

    “我怎么感觉自己真成带孩子的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心中嘀咕道。

    “阁下你不杀我总归有原因的不妨说出来只要我能够办到的绝对不会推辞。”

    柳宫仁一声苦笑他感觉自己再不开口多半会变成这群妖的口中之食。

    “这样才对嘛!月生大爷也不是什么坏人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做了放过你也不是不可能。”月生拍了拍柳宫仁的肩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