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如意小郎君 > 第五百七十一章 不,我想!
    连方鸿自己都想过这个问题,方淑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并没有显得多么震惊,想了想,开口道:“圆儿的年纪太小,无论是陛下还是朝臣,都不会同意他参与夺嫡的。”

    “年纪小是长处而非短处。”方哲道:“如今陛下身体康健,圆儿有足够的时间成长,他总会长大的,陛下也总会老的。”

    方鸿在官场多年,自然能看出来这一点。

    正值壮年的陛下,与康王,与端王,其实是对立的关系,康王和端王想要早点上位,陛下又何尝不想永远霸占着这个位置?

    而皇帝只有一个,陛下是康端二王上位的阻碍,二王同样也是陛下的威胁……

    年幼的润王对陛下产生不了这样的威胁,从某种程度上说,他比康王端王更有优势。

    而要论背后的力量,方家在京中,没有敌手。

    方淑妃看着方鸿,说道:“为了圆儿,也为了方家,这些事情,大哥要提前准备了。”

    方鸿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说完他又看向方淑妃,诧异道:“圆儿怎么忽然想要当皇帝了?”

    “这个不重要。”方淑妃看着他,问道:“结果比过程重要,不是吗?”

    ……

    方淑妃离开方家之后,方鸿倒了杯茶水,润润喉咙,叹道:“为了争夺皇位,端王康王你来我往,更不会容许别人插手,想要和他们争,无异于虎口夺食。”

    方哲站在他身旁,淡淡道:“怕是要争的,不止是端王和康王。”

    方鸿看着他,问道:“这是何意?”

    “怀王这个人,我看不透。”方哲双手环抱,摇了摇头,说道:“一个没有心机,也没有身份背景的人,凭什么成为除了端王和康王之外,唯一一个留在京师的成年皇子,陛下的成年皇子,可不止他一个……”

    “连圆儿留在京师都有危险,他怎么可能意识不到?”方哲自顾自的说了一句,随后便笑了笑,说道:“有点儿意思……”

    “怀王是装傻也好,真傻也罢,圆儿只有一条路可走,方家也只有一条路可走。”方鸿舒了口气,说道:“夺嫡的话,一个吏部侍郎,一个户部侍郎,还不太够……”

    他话音刚落,忽有又尖又细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圣旨到,吏部左侍郎方鸿接旨!”

    方鸿怔了怔,下一刻便快步走出去,只见两名宦官站在院内,一人手中持着圣旨,正微笑看着他。

    方鸿目中浮现出一丝疑色,却还是上前两步,整理了一下衣着,双膝跪地,大声道:“臣接旨。”

    ……

    吏部周尚书接替了冯相的位置,吏部尚书的位置便空了出来。

    除了宰相之外,吏部和户部尚书,算的上是朝中最有权势的两个位置,有无数双眼睛都盯在吏部,其中便包括康王和端王这两位夺嫡的皇子。

    吏部有两位侍郎,右侍郎孙迁刚刚上任不久,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升任侍郎,方鸿虽然在吏部的时间久了,但是资历上,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倒是朝中的其他几位官员,勉强能胜任这个位置。

    然而众人的目光盯着这个位子没多久,便有结果从宫里传了出来。

    周尚书离开之后,原吏部侍郎方鸿,接替了他的位置,成为了新的吏部尚书。

    周尚书在右相的位置上坐不了多久,但方鸿不一样,只要他当上吏部尚书,就很难再下来。

    从侍郎到尚书,看似是从二把手到一把手,似乎只迈出了一步,但尚书和侍郎的权力,却是天差地别。

    这代表着尚书吏部,已经完全掌握在了方家手里。

    当然,方鸿的际遇,别人是羡慕不来的,方淑妃正当圣宠,方家一门又能人辈出,圣眷自然浓厚。

    也有人为方家可惜,方家有如此权势,奈何润王年纪太小,若是润王再年长几岁,便能参与夺嫡,到时候,方家只需振臂一呼,便有无数拥簇者前仆后继,还有康王端王什么事情……

    吏部尚书这么重要的位置便宜了别人,康王和端王也没有什么举动,对他们来说,这个位置是不是自己的人不重要,不是对方的人才重要,便宜了润王,总比便宜了对方好,毕竟润王又不会和他们争皇位……

    ……

    皇宫,淑秀宫。

    方淑妃看着陈皇,说道:“陛下,这万万不可,大哥虽然在吏部多年,但他距离尚书的位置,还差着些资历,这样一来,不知朝中的其他大臣会怎么想……”

    “他们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陈皇看着她,说道:“朕用人向来只看能力,不看资历,纵观朝堂,吏部尚书的位置,没有人比他更适合了,朕若是不这么早决定,他们二人,岂不是又会争得头破血流,把朝堂搞得一片乌烟瘴气……,这个吏部尚书,就当做是朕送给你的礼物了。”

    事已至此,方淑妃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能欠了欠身,说道:“臣妾谢过陛下。”

    陈皇正要开口,一名小宦官从门外走进来,小声说道:“陛下,人到了。”

    陈皇看向方淑妃,说道:“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朕去去就来。”

    他出了淑秀宫,来到御书房,殿内已经有一人在等待了。

    那名利刃小队长见陈皇进来,立刻行礼道:“参见陛下。”

    “免礼。”陈皇挥了挥手,说道:“朕有件事情要你去做。”

    那小队长抱拳道:“请陛下吩咐!”

    陈皇取出一封信递给他,说道:“你再去江南一趟,将这封信亲手送到唐宁手上。”

    那小队长道:“遵命!”

    陈皇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说道:“让他派人回来的时候,动静小一点,不要声张……”

    那小队长离开之后,陈皇转过身,发现魏间正站在身后看着他。

    陈皇看向他,问道:“是不是觉得朕很爱财,作为皇帝,有些过于小气了?”

    魏间点头道:“陛下是爱才,要不然也不会对年轻的唐大人委以重任,更不会让方大人坐上吏部尚书的位置。”

    陈皇纠正道:“朕说的是钱财的财。”

    魏间想了想,说道:“这些银子,陛下取之于天下,用之于天下,何来爱财之说?”

    陈皇看了看他,许久才道:“冯相要是也能像你这样,现在已经是太傅了……”

    ……

    淑秀宫,淑妃没有等来陈皇,却先等来了润王。

    淑妃遣散了左右,命杜鹃守在门口,这才看着他,问道:“圆儿还记得前两天和母妃说的话吗?”

    赵圆疑惑道:“什么话?”

    淑妃看着他,问道:“圆儿还想当皇帝吗?”

    既然不当皇帝也能娶到王家妹妹白家妹妹张家姐姐,那当皇帝还有什么意思,赵圆摇了摇头,说道:“不……”

    淑妃捂住他的嘴,说道:“不,你想。”

    方淑妃看着赵圆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圆儿,你已经十二岁了,有些事情,也应该知道了。”

    赵圆苦着脸,说道:“可是母妃,我真的不想当皇帝,当皇帝就要像父皇那样,父皇卯时就起床了,我早上起不来的……”

    “不当皇帝就不能娶王家妹妹白家妹妹张家妹妹,你真的不想当皇帝吗?”

    赵圆看着她,坚定道:“不,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