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八五六章 望山禁地的由来
    闪电早已一跃而起一对漂亮的翅膀也闪动了一下这才大咧咧走到来人的面前上下打量着那眼光就好像在看一件货物一般。

    足足看了数分钟时间闪电这才咳嗽了一声用缓慢到极致的语调说道“你说对了我就是这里的老板你叫什么名字?来这里做什么的?”

    事实上闪电看了好半天它自己都不知道看什么只知道来这里的家伙是一个看起来很是漂亮的锦衣男修仅此而已。

    这锦衣男修似乎并不在意闪电的反问依然是带着笑意说道“我叫井惜花想要住店不知道行不行?”

    闪电坐了下来身体往后一靠学着狄九说话的方式说道“我们这个酒楼可不是什么人想住就住的现在里面住了几个人都是宇宙间第一等的强者……咦你受伤了?原来你是要来我这里避难啊。”

    闪电说话的时候已经看见了井惜花的伤势在他的腰部有血迹渗出。井惜花的修为在闪电眼里似乎不低好像不止混元境。这样一个修为高的家伙受了伤也无法自己疗伤可见这伤势很不简单啊。

    井惜花依然是没有半点局促笑吟吟的说道“是受了点小伤所以想要找个地方疗伤若是你同意的话我想要借助几天若是不同意的话我就换地方了。当然若是你担心我的仇人不借地方让我疗伤我也表示理解。”

    闪电呵呵一下:“说一下吧你的仇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和你打起来?”

    闪电长时间都找不人聊天谈性马上就浓了起来。井惜花对它用激将法算是对鸟弹琴。

    井惜花耐心似乎非常好他缓声说道“这个说起来就话长了要不我慢慢和你说?”

    “不对。”闪电又是一跃而起“好你个狡猾的家伙差点让你太爷不……是差点让你二太爷被骂。说说看吧你对望山禁地知道多少全部说出来知道的越多越好。”

    听到井惜花说说起来话长闪电这才反应过来。太爷是让他打听望山禁地的事情可不是让他在这里八卦的。若是说了半天太爷出来了知道它啥事都没干恐怕没有什么好下场。据太爷说了当年有一个叫树弟的对了还有一个叫黑火的因为做事不利索被太爷丢到低级界面自生自灭去了。它闪电可不能重蹈覆辙。

    井惜花呃了一声看着闪电问道“那老板你是让我说我受伤的经过呢还是让我说望山禁地呢?我的力气估计只能说一个说了后我就必须要休息了若是不休息的话我的伤势恶化恐怕会一命呜呼。”

    闪电摆摆手“直接说望山禁地我保证你不会一命呜呼的。说完了我就让你休息至于别的事情你休息好了再来和二太爷说说。你说的好听等会你二太爷赏你喝一杯茶。”

    井惜花一抱拳并没有将闪电说赏一杯茶的事情放在心上而是说道“望山禁地本来并不存在的当年造化大战之前这里是迦量山范围。造化大战开启后迦量山出现了大面积的坍塌加上无数绝世强者在这里混战迦量山被轰的乱七八糟。虽然迦量山还在却已经不复当初的态势了。”

    “不错不错好听。”闪电一边赞扬井惜花一边主动为井惜花倒了一杯茶。

    事实上井惜花对闪电的茶根本就没有在意可是那茶一泡开那种空宁的星空道韵气息散逸开来哪怕还没有喝心头已经是一片空灵。

    井惜花惊异不已的看着面前的这一杯茶有些忍不住的将茶杯端起来喝了一口。

    更为宁静的气息被他扑捉到这一刻他似乎处身于那没有任何喧嚣的安宁世界之中他感受到了修炼以来的最平静一刻。

    井惜花忍不住再喝了一口那一种道韵气息就算是他不去扑捉已经出现在他的意念之中。不仅如此那茶中还蕴含着淡淡的生机气息这种生机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

    他忍不住叹道“茶中有星空人静宇宙中!好茶真的是好茶。”

    仅仅是两口茶他甚至感受到自己伤口的道韵撕裂痛楚都弱了不少虽然无法止住那道韵斑驳的伤势却让他心情安静下来。

    闪电故作不屑的说道“这算是什么好茶我平常喝的都是比这好一万倍的茶这个茶勉勉强强来接待一些寻常的客人罢了。”

    井惜花再次一抱拳“请教一下这是什么茶?是谁能炼制出来这种茶?”

    对闪电说的有比这茶好一万倍的茶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他绝对不相信还有比这好一万倍的茶。他跟闪电说了几句话就知道这货有些不大靠谱。只是到现在为止主人不出来他也不好强行要求主人出现。

    能在这个地方开酒楼的岂能是寻常之辈?

    闪电嘿嘿一笑带着一种指教的口吻说道“虽然这茶我是天天喝一边喝一边扔但对你来说倒也是喝不起的。教你一下吧这茶叫着星空茶。至于是谁炼制的你的资格不够问。好了继续说你的故事吧。”

    “是。”井惜花语气中少了几分随意“造化大战的时候听说开启了造化之门无数的强者都进入了造化之门中。至于造化之门里面是什么情况没有人知道我也不知道。等大战过去造化之门关闭这里依然有很多修士莫名而来。他们来这里有几个目的感悟各种大战道韵之外还有就是想要寻找一些遗失的顶级法宝或者是了解一些什么是造化之战。”

    “那什么是造化之战?”闪电忍不住问了出来。

    井惜花手一摊“我也不知道。”

    闪电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那就说你知道的。”

    井惜花没有半分在意继续说道“后来来的人多了这里就形成了一个临时坊市。形成坊市后人越来越多这里也越来越热闹。那个时候只要说寻找好东西都必定是来望山。”

    “那为何会变成这样?”闪电也有些好奇起来。

    井惜花还是摇了摇头“这不知道只知道后来望山坊市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规则突兀混乱起来修为差一些的直接被绞杀修为强一点的也抵挡不了多久。听说当时在望山坊市的修士能逃出来的寥寥无几。再后来望山开始坍塌掉了这里渐渐没有修士敢来。因为任何修士一来这里就会被卷入混乱规则空间之中再也没有出来的可能性。

    因为这里的可怕少有修士来了。没有修士来以后这片规则混乱的地方反而形成了一个天然禁制这个禁制可以进去却从未见过有人出来。有强者来这里干脆在外面竖了一个望山禁地的牌子以警示后人。”

    闪电可不是白痴它听到这里不怀好意的看着井惜花“你逃到这里来说不定是打算逃入望山禁地的看样子你得罪的人来头不小啊。”